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按劳分配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563 2019.06.20 10:06

  罗曼说着,把桌上的两锭金子向前推了推。

  “这里有二十两金子,是今日山寨分给我的那份,你拿去给族人们分了吧。”

  “这、这如何使得!大王,这是您的体己钱啊,族人们就算心里再委屈,也万万不能动用您的钱呢!”

  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如今听完大王讲话的九叔公,心中就有这种感觉。

  之前的那些个不快早已烟消云散,此刻心中所剩的,就只有对大王的无限景仰。

  他无论如何也没料到,眼前这个只有十五岁年纪的大王,竟然会拥有如此深邃之城府。

  还有那七八个不知什么王净给自家皇上捣乱的事,这算什么嘛,一个个还王呢,比猪都蠢,把好好的一份家业硬是给败的人财两空,自己可不能学他们。

  也不知道大王这故事是从哪听来的,记得之前,自己好像也从未向他传授过有关这方面的知识呀,更何况自己压根也就不知道这些事,对,肯定是没传授过。

  可那就奇了怪了,按说这么些年大王一直都被关在牢里,是不可能有什么机会读书的。

  难不成是在牢里遇到了什么高人,所以才从他那儿学来了这么多高深的学问?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因祸得福了。

  另外就是这有学问的人,他看待问题的水平就是不一样,见事明白、说理透彻,讲出来的话总能给人以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可那吴有用按理说也算是个读书人呢,可怎么他说出来的话,就那么让人硌的慌!

  嗯,看来这是个水平问题,吴有用说到底,其实也就是个掺杂在读书人里的败类玩意儿。

  俗言道不怕货比货,就怕人比人。

  要是将吴有用和自家孙儿这么一比较,自己这孙儿,那还真是高,实在是高啊!

  解开了心结的九叔公伏在地上,屁股撅的更高了,仿佛非如此不足以表达他此刻内心对大王充满的无限崇拜之情。

  罗曼急忙上前扶他起身,替他拍了拍裤腿上的泥土,搀他到自己身边坐下,将桌上的两锭金子拿来放到他的手里。

  “叔公,听我的,拿着。

  其实这钱在我这儿也没什么用处,您说现在整个山寨都是本王的,那府库里的钱说是归公,其实还不是和装在孙儿口袋里一样?

  呵呵,您只管听我的,把这钱拿去都给族人分了,只要他们能够理解我、支持我,这点钱财又算得了什么?”

  九叔公热泪盈眶的接过罗曼手里的钱,欣慰的对他点了点头。

  “曼儿,是叔公目光短浅,今日错怪了你,你可千万别怪叔公啊。

  这些钱我收了,我一定会一分不少的分发到族人们的手里,今后他们要是有谁还敢对大王有半点的不满意,我保证活剥了他!”

  寂静的夜里,万物皆已沉睡,只有吴军师还在屋里秉烛夜书。

  今天大王所说的话曾让他一头雾水,可作为山寨里的宰执大臣,如果连王意都难以揣测明白,那还如何上传下达、领导属下?

  今日回到家里,他已将大王所说的那番话翻来覆去的琢磨了好几遍。如今这会儿,心中才总算对大王话里的深刻涵义有了些浅显的理解。

  按劳分配、多劳多得。

  这样的话乍听起来,确实是给人一种突兀的感觉,让人十分费解。毕竟在这个时代里,不患寡而患不均,才是令天下所有人都能接受的普世道理。

  像按劳分配这样的说法,不说是自己,哪怕就是全天下人,恐怕也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过一旦当你把其中的深意参透之后,便会神奇的发现,原来这话语里面所蕴含的意味,竟是如此的博大精深和直指人心。

  干的多的、干的好的,那便多拿;干的少的、干的差的,那便少拿;谁对山寨之发展贡献最大,便让谁成为山寨里拿的最多的那个人。

  这不正好暗合了司马迁公那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论断吗?

  这种基于人心与人性的考量之下而制定出的分配方法,确实有着激励人心的强大功效。

  不说别人听到会怎样,至少现在自己就觉得浑身热血沸腾、充满了使不完的干劲,恨不得立刻就投入到山寨里的事业建设中去,好将自己的聪明才智贡献出去,赢他个功成名就。

  况且说到底,山寨里如今也确实是有一部分人存在着好逸恶劳、混吃等死的心态的。

  脏活累活不愿干、巧活能活干不了,可是到了分金称银的时候,又都一个个站出来,和其他人同等的待遇。

  分同样多的银钱,吃同样多的酒肉,而且还不会因为在做事中犯了些错误而遭受责罚。

  对于这种约定俗成的事,其他人自然是无话好说的。但谁又能保证,在他们的心里头,就从来都不会有哪怕一丁点的委屈呢?

  吴有用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觉得这样的事平时不去想,还不觉得有什么。如今突然仔细去想了,倒越发觉得兹事体大、不可不改。

  对着窗外沉默了片刻,心中好似又有所了悟,赞叹的点了点头。

  低头将手中宣纸上的内容从头至尾再看一遍,觉得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做修改,这才重新提起笔,在砚台里蘸饱了墨,抿圆了笔尖,然后用漂亮的楷体在封面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谏按劳分配疏》六个字,满意的把头点点,然后吹熄蜡烛、上床睡觉。

  到了第二天,大王要“按劳分配”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山寨。

  先是闹闹哄哄的吵嚷了一个上午。

  到了下午的时候,就有人三五成群的陆续跑到大王门前请愿。

  “大王,俺叫刘能。俺可有力气嘞,二百斤的粮食左肩膀一袋、右肩膀一袋,那都不叫事!

  大王,有啥活您尽管吩咐俺就是,俺有力气,绝对一个顶俩,便宜又实惠!”

  “大王,我曾阿牛之前就是开油作坊的,这您也是晓得的。只要您能给我再分配几个兄弟,我保管能把咱们的油作坊开得又大又好!

  您之前教我用油茶籽榨油的事,嘿,那油可好着咧。到时候再通过那个赵大官人往西边一送,那肯定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呀!

  大王,您就放心吧,只要您老肯点头,别的事就都不用您老操心了,小人定能做的让您满意!”

  “大王,小人不是吹……”

  “大王,小人也从不说大话的……”

  众人跪在下面七嘴八舌叨叨个不停,罗曼站在楼上,觉得头都快被他们给吵炸了。

  “好了,好了,你们的心意本王都知道了。

  这些事啊,你们也都不必来找我,本王一向是不管这些细琐之事的,你们只去找吴军师和九叔公他们几个商量就成。

  本王就只给大家做好后勤保障,保证让你们每个愿意为山寨建设而付出辛劳努力的人,都能获得相应的报酬和奖励。

  你们看,如何?”

  下面先是片刻的安静,随即又吵成一片。曾阿牛抬头看见大王一脸不悦的样子,站起身向着人群里喊道:

  “有大王这句话,我等还在这里聒噪什么?吵的大王他老人家不得安生,像个什么话。

  依我看呀,既然大王他老人家都这样说了,那我们这就去找吴军师他们几个商量去。

  只要大家好好干活,大王是必不会亏待我们的。走吧,都随我去找吴军师去!”

  看着曾阿牛带着大伙离去的背影,罗曼满意的把头点点。

  觉得这个叫曾阿牛的小伙子还算是个明白人,能够体察王心、帮领导排忧解难,像这样的人,自己倒是乐意多给他点机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