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托孤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429 2019.06.04 08:39

  等到罗曼和张大彪过去时,大王罗圈圈的房间里已经挤满了人。

  罗圈圈正躺在床上,看见罗曼进来,努力伸着手想要坐起来。

  “曼儿,是你吗?快,快到爹爹身边来,让爹爹再好好看看你!”

  “爹!”

  罗曼哀嚎了一声就扑了过去,心中努力酝酿着即将丧父的悲伤情绪。

  “爹,您、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一个人,就成了这个样子?”

  “我的儿,爹爹受点罪何足道哉!倒是你,这些年,你在狱中受了不少苦吧?都怪爹爹,是爹爹害了你呀!”

  罗圈圈搂着投怀送抱来的罗曼嚎啕大哭,整个屋里的气氛也随之变的悲怆起来。

  过得片刻,罗圈圈努力擦掉了眼泪,拍了拍罗曼的头,示意他起来,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为父只是不幸挨的刀多了一些,整整十八刀而已!”

  一个“而已”,道尽了贼老爹的英雄气概。

  罗曼看着被纱布裹得跟木乃伊似的贼老爹,急忙用泣不成声来掩饰内心憋不住的笑意。

  罗圈圈却急不可耐地似有要事决定,四处寻觅后,喊道:

  “吴军师呢,如何不见他来?”

  “启禀大王,吴军师正在院中……”

  一个小喽啰进来跪着禀道。

  “他在院中干什么,你倒是说呀!”

  “小的也不知,只看见他在地上画了两个圈圈,然后拿着木棍不停地插……”

  “噢?”

  罗圈圈有些莫名其妙,渐渐陷入了沉思。

  “我早说过,这些外姓人就没一个靠得住的!

  大王名讳叫圈圈,他就拿个木棍插圈圈。这是什么意思,这还用得着我说吗?

  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大王这伤一直不好,我看十有八九,就是被他给咒的。”

  站出来说话的是九叔公,他是罗氏族人里的族长。

  现在山寨里的人员比例以外姓人居多,又以外姓人最为年轻和强壮,这让只剩了一堆弱势群体的罗氏族人很是担忧。

  罗圈圈听罢闭上眼睛,沉思良久后,才缓缓言道:

  “去叫吴军师回来吧。”

  那个小喽啰领命,起身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吴军师快步走了进来。

  罗圈圈挣扎着探起上身,努力伸手去握住吴军师伸过来的手,攥得很紧,热泪盈眶。

  “先生这些年跟着我鞍前马后,辛苦你了!”

  吴军师也是颇为动情,垂泪满面。

  “大王何出此言?若无大王,吴某只是区区一介书生,何有如此精彩之人生?”

  “先生大才,当可有更高之成就,只恨在下无能,耽搁先生至今。

  如今,我大限将至。曼儿年幼,先生若观他可辅则辅;不可辅,彼可取而代之。

  我这就让兄弟们拜你为王。”

  哇塞!

  刘备托孤啊!

  罗曼开始对这个贼老爹有点刮目相看了。

  九叔公带领着罗氏族里的老头老太们集体怒目圆睁,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都在等吴军师看他如何回话。

  吴军师诚惶诚恐,长跪不起,用袖子擦了把脸上的鼻涕眼泪和汗后,嘴唇颤抖道:

  “大王何出此言!

  大王待我恩重如山,吴某日夜思报犹恐不及,又安敢生此非分之想?

  吴某对天起誓,他日若有异心,就如此棍!”

  吴军师夺过九叔公的拐棍就要折断,可折了半天也没折断,只好从桌子上捡了根筷子在手,一折两段。

  看着吴军师赌咒发誓的样子,罗圈圈满意的点了点头,手在吴军师的肩上重重按了一下,流泪感慨。

  “我知先生有大义,必不负我!”

  吴军师伏在地上,早已泣不成声。

  罗圈圈继而把眼光扫向九叔公,示意有话要向他老人家交代。

  九叔公夺过吴军师手里的拐棍,打着摆子走上前,凑过耳朵去低头聆听。

  “叔公,您是我罗氏族人里的长辈,也是我罗圈圈最敬重的人。我打小就是您看着长大的,小时候就属您最疼我。

  现在我要走了,就将曼儿托付给您,只盼您能和当初教诲我一样,教诲他。

  辅佐他把咱们山寨发扬壮大了,能让兄弟们都过上好日子,我也就瞑目了。”

  “放心,放心……”

  九叔公用力拍了拍罗圈圈握住自己的手,含着眼泪徐徐退下。

  “曼儿,曼儿……”

  一出土匪版的《白帝城托孤》,看的罗曼也是醉了。

  正沉浸在贼老爹的高明手段中而不可自拔,却没察觉到他老人家因为喊他喊不应,已经背过气去了好几回。

  后面一个好心人怀着激动的心情想要提醒罗曼,手落在他腰间使劲拧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圈。

  罗曼顿觉自己的肾都快被他拧碎了,手捂腰子惨嚎一声就站了起来。

  “我了个妈——”

  妈字尚未出口,脑袋里忽觉不对,赶紧喉咙里那么一转,变成了“爹哎……”

  两行眼泪扑簌簌的流下了面颊。

  听到他发自内心的哀嚎声,屋里的人无不对这个孝子投去了嘉许的目光。

  躺在床上刚缓过气来的贼老爹,更是感动的不能自已。

  声音又高了一个八度的炫耀道:

  “有子如此,死又何憾,死又何憾呀!”

  ……

  也不知这帮人到底哭了多久。

  反正当罗曼睡醒时,屋里就已经只剩了他和罗圈圈父子两人。

  贼老爹还在昏迷之中。

  罗曼费了好大劲,才解开他系了死扣的手,把自己从他的怀里解放出来。

  站起来伸一下懒腰舒展筋骨。

  身体立马发出嘎嘎的声响,这是骨关节长久被束缚的反抗声。

  看来这打发人的事,自古就是一件苦差呀。

  只是不知为何人们总爱把红、白这两件都能把人累个半死的事,全都称作“喜事”?

  日头已经偏西了。

  看时节应该已经过了中午。

  窗外飘来阵阵浓香,这是罗曼再熟悉不过的生滚鱼片粥的味道。

  从这葱花洋溢的香味中可以判断,六婶这粥熬得还算不错。

  不争气的肚子已经在咕噜咕噜的叫着向美食投降。

  罗曼拍了拍肚皮,自言自语:“别急,本王这就带你解馋去。”

  脚还没迈出门槛。

  身后就传来咣的一声。

  回头看时,贼老爹已经直挺挺的坐起在床榻上,两眼放光似的像在寻找什么宝贝。

  罗曼被贼老爹突如其来的精神焕发吓的不轻。

  “爹,您这、这是咋的了?”

  嗅嗅!

  贼老爹开始向四处伸鼻子。

  “这是哪里飘来的香味?”

  罗曼抬手向窗外指了指:“应该是六婶做好了粥的味道。”

  贼老爹一副根本不可能的表情,贼目烁烁地向四周瞅了瞅。

  见没有人,这才语重心长的对罗曼说道:

  “现在你六婶不在,爹不妨跟你说句心里话。

  有时为父都怀疑,自己这个伤久不见愈,会不会就是被你六婶的猪食给喂的?

  孩子,你是不知道啊。吃你六婶做的饭,有时候比造反更需要胆量啊!

  为父现在想起来,脊背上还一阵阵的发凉呢!”

  说完还擦了把额头的汗,真像刚吃了一碗猪食似的。

  “曼儿,快,扶爹起来,去看看到底是哪里做出了这样的美食?若能在临死之前饱餐一顿,爹也就了无遗恨了。”

  罗曼赶紧把贼老爹摁回床上,让他躺下休养身体。

  “这样的小事何劳爹爹亲为,孩儿去给您端一碗来便是。”

  “记得给我盛满点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