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感恩戴德的韩平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644 2019.06.18 09:34

  听了辛亮儿对虎妞充满善意的劝解,罗曼差点想上去踹死他。

  什么叫伺候猪和伺候大王都是同等重要的事?

  有这么拿大王和猪对比的吗?

  虎妞依然泪眼汪汪的站在地上看着罗曼。

  罗曼觉得自己可以不喜欢这个丑女孩,因为爱美嫌丑本就无可厚非,属于人的正常情感,不由自己掌控,所以也就无须自责。

  但若是要他去伤害一个丑女孩的尊严,他觉得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挥挥手示意银杏先下去,然后从怀里抽出一方手帕,递到了虎妞的面前。

  “嗯,擦擦吧。你是不是觉得本王让你去喂猪,心里感到很委屈?”

  虎妞没有伸手去接罗曼递过来的手帕,而是慌忙扭转头悄悄擦拭了一下眼角,而后低着头说道:

  “虎妞知道自己长得丑,不敢和银杏姐姐攀比。大王您能收留我,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别的奢求……虎妞不敢有,也不配有。

  大王您忙,我这就赶猪回去。”

  虎妞的话说的凄凄惨惨,言语之中很是充满了强烈的自卑心理,罗曼淡淡的点了点头。

  “嗯,希望你记得对本王的承诺。三个月后,本王会亲自去看你养猪的情况,但愿你别让本王失望。”

  虎妞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快到门口时,才停下脚步用一种近乎倔强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道:

  “大王放心,虎妞说过的话,决不抵赖!”

  罗曼露出一个充满深意的笑容,而后使劲瞪了旁边的辛亮儿一眼,便继续回到他的宝座去享受按摩服务了。

  辛亮儿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他还从未见过大王有如此可怕的眼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大王,竟让他老人家对自己有了如此深的仇恨。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挪到了门外,一出门就直奔九叔公的住处,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破点财送点礼,让九叔公务必赶紧过去找大王给自己美言几句,别让大王完了再找机会摧残他。

  作为一个具有典型晚睡晚起人格特征的现代人,罗曼觉得在古代的夜生活真是非常的难打发。

  在与众人打了一会儿牌后,他就百无聊赖的决定去找张大彪喝酒,顺便了解一下近来保安队里的情况。

  张大彪喝酒很是豪爽,只是酒量却有点出奇的小。

  罗曼原以为这样的好汉,起码应该和古装剧里的好汉们都是一个德行,不敢说千杯不醉吧,但是一斤两斤下肚,还是完全不成问题的。所以也就满心欢喜的抱了酒后吐真言的打算,有意多劝了他几杯。

  可谁知这货才只五碗酒下肚,脑袋便往面前的桌子上一磕,昏睡了过去。

  罗曼觉得自己已经快把满清十大酷刑都用完了,可张大彪却跟死了似的,任你怎么折磨他,他反正都不打算醒给你看。

  算了,今晚就注定了会是一个让人心情不畅的夜晚,还是赶紧回家收拾收拾睡吧,省的待会再有什么奇葩的事情发生。

  一个人抱了只酒坛边喝边走,快到家时,已经晃晃悠悠的有点醉了。

  正好,这种状态非常有利于睡觉。罗曼刚脱了衣服,躺下身子正准备睡觉,一只腿忽然从里面伸了过来,搭在了罗曼的肚皮上。

  罗曼瞬间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才沉酣的酒劲此刻也被吓得无影无踪,脑袋变得十分清醒。

  “谁!谁在我床上!”

  罗曼顺手掏出了随身携带的一把解腕尖刀,晃动着身形退到了门口。

  躺在床上的人经罗曼这么一吼,倒似也被吓醒了,爬起身来揉了揉眼睛,随后就连滚带爬的掉在了地上,朝着罗曼不住磕头。

  “小老儿该死,小老儿该死,还请大王饶命,饶命啊!”

  罗曼听这声音很是耳熟,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走到桌前抽出火折子点上了油灯,这才好奇的把灯凑上前来。

  “咦,是老韩啊,你、你大半夜的不好好在家睡觉,怎么跑我这里来了?”

  仔细回忆了这老头儿平时好像并无什么特殊的不良癖好,罗曼这才放心的收了刀,过去扶他起来,让他坐下说话。

  “大王,小老儿深受王恩,原本是想过来向您道声谢的,可谁知您不在,小老儿又左等右等的不见您回来。

  一时犯困……竟没忍住,竟然睡在了大王的龙榻之上,小老儿该死,还请大王责罚。”

  韩平又一次滚到了地上长跪不起,罗曼只好又一次跟着趴下去扶他起来。

  “老韩,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说话,你再这样,本王可就恼了。”

  那韩平却早已泪流满面,动情说道:

  “大王,小老儿之前不过是一介小小的茶农,即便祖上有些技艺,那也都不过是些入不了贵人眼的小技艺。

  上次,大王您就已将妙不可言的炒茶绝技传授给了我,我韩平尚未来得及报答您老人家……现在您又让我下山去负责制茶的事,您说我这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了,竟能换来您如此的厚爱……”

  看得出韩平对罗曼是真的感激,说到这里竟然已经哽咽不能成声,而后就见他摸摸索索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包东西,递给了罗曼。

  “大王,这是我老韩家祖传下来的一把金夜壶,这些年来不管多么艰难,小老儿始终都把他带在身边,轻易不敢拿出来示人。

  大王待我恩重如下,小老儿无法报答,想来想去,就这有这件东西还拿得出手,请大王笑纳!”

  韩平的感情无疑是真挚的,但他的礼物却是令人尴尬的,罗曼笑着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拿回去。不管它是金是银,别人用过的尿壶,罗曼可没那个勇气和嗜好再去使用。

  “老韩,你怎么也和本王说起见外的话了?你什么时候见本王给山寨里的人分配任务还收人家的礼物了?

  老韩,你既然已经成了山寨里的一员,那我就已经把你看成了自家人。传授自家人一点吃饭的本领,让自家人去帮山寨干点活计,这些有必要谢来谢去的吗。

  好了,赶紧收起你的礼物,本王就权当你没来过。至于下山制茶的事,那是因为本王觉得让你去完成这个工作再合适不过。

  你下去了好好干,就是对本王最大的感谢。”

  “这……大王,小老儿可是真的感激您啊,您、您……”

  “好了,老韩,咱们也别再继续说这个话题了。我问你,你近来可是在按我教你的那些办法,训练下面的茶农吗?”

  韩平听大王问话,急忙把头点点。

  “大王,您吩咐下来的话,小老儿岂敢违背。

  自从您教会了我那炒茶大法后,我就按照您说的,把茶农分成了若干小组,分别授之以生锅、二青锅和熟锅的炒茶技巧,不让他们互相观摩,并严令禁止他们互相泄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最后一道熟锅的工序上,我只挑选了很少几位我十分信得过的人传授技艺,这样便能最大限度的保证大王的绝技不会外传。”

  罗曼听了点点头。

  “嗯,这样很好。

  其实倒也不是本王吝啬,不想教他们学会这些技巧,实在是因为兹事体大,关系到了我们山寨今后的生意成败,所以必须要慎之又慎。

  对了,老韩,你觉得依照你们几个现有的制茶速度,一个月能炒出多少新茶?”

  “呃,这个嘛,且容小老儿给您算算。

  现在山寨里的园户们共有十二人,若依着以前的办法,一人全部包揽了整个炒茶程序,一个人每天最多也就是炒茶四五斤的样子。

  自从大王教授了这分工合作后,小老儿将这十二人依着炒茶的三个步骤对应分成了三组,也就是每组四人。

  现在这四人每天都可炒茶十五至二十斤,效率比之前整整提高了三至四倍啊。

  这样算下来,一个月我们最多可以制出二百四十斤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