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7章 应该不难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569 2019.07.25 20:00

  罗曼的房间里不时传来一阵热烈的欢笑声。

  从被推上牌桌的那一刻起,裘铁山和铁姑娘就将之前的所有不快都抛诸脑后,一门心思用在了打麻将上。

  罗曼第一次发现,麻将这项国粹运动,除了具有开发智力、延缓衰老等功能外,还兼备化干戈为玉帛、一笑泯恩仇的奇特功效,确实不失为一种调节气氛和缓和关系的交友利器。

  铁姑娘这会儿正笑得见牙不见眼,自从来到罗曼屋里后,他就一直都沉浸在这种令人遐想的喜悦之中。

  其实罗曼明白,在这个单纯的可怜人心里,只要大王不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就感到十分高兴。

  尤其像现在这种,能被三个纯爷们儿围着他一人打转的情景,就更令他心花怒放了。

  想到这里,罗曼不由为自己伟大的献身精神哀叹了一声。不过好在桌前摆放的铜钱越来越多,这多少抚平了他受伤的心灵。

  打麻将不是他的强项,这从上辈子的经历中就得到了证实。

  虽说此项运动门槛极低,任何人不分性别、也不论学历,只要想学都很容易上手,但要想真正做到百战不殆、被人奉为“雀圣”的地步,那还是相当困难的。

  俗话说,十赌九输,罗曼在后世几个友人悲惨的赌博之路上,就对此有过深刻的体验。

  如今他终于打破了这条颠扑不破的真理,他用事实证明,牌场上的常胜将军绝对和牌技无关,而是完全仗着麻将背后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罗曼扫视了一圈牌桌,通过麻将牌背后的特殊标记,他发现裘铁山牌里有两个七条和一个八条等着对碰或上摸六九条,而自己现在只缺对碰一个八条就可听牌,于是就把手里的七条打了出去。

  “碰!哈哈,还是大佑兄弟体贴人呢,知道我缺什么。吃了这子,再上一子我就可以听牌了,大佑兄弟到时可别忘了给我点胡啊,哈哈,八条!”

  “碰,听牌!”

  还没来得及高兴的裘铁山被突如其来的听牌刺激的有点懊恼,急忙想要反悔收回打出的八条,却被罗曼死死攥进手里不肯放松,只好无奈叹息一声,涨红了脸缩回手去。

  罗曼捡回八条,和自己手里的两个八条一起推倒放到边上,然后扔出一个红中。

  坐在裘铁山下手的山寨医师梁悬壶,缩回自己刚要摸牌的手,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对裘铁山狠狠咬了咬牙齿。

  对场中在座之人,属罗曼的牌技最让他佩服,尤其是他不用看牌就能靠手指摸出牌面的本事,更是令他崇拜的五体投地。

  至于大王嘛,那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二百五。这一会儿功夫他已经连续放了三个碰了,满以为自己很厉害,其实笨的跟头蠢驴一样,害自己已经有三圈都没摸到牌了。

  铁姑娘一脸惬意的神情,伸手摸过一张麻将放进自己的牌阵里,然后斜睨下手的裘铁山,故意抽出张牌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又重新插了回去。

  “这牌可有人要?算了,不打这张了,发财。”

  只要能和大王单独相处,铁姑娘的脸上就永远都绽放着青春的活力。

  四个人正打的不可开交,门外一个小喽啰进来禀报。

  “大王,范文程来了,看样子好像很不高兴,此刻正在聚义厅外等着要见您呢。”

  裘铁山学着罗曼的模样搬起张牌暗摸一阵,摸了半天始终猜不出是张什么牌来,只好沮丧的翻起牌看了看,而后说道:

  “嗯,知道了,先让他在那边等会儿吧,等本王玩完了这圈麻将再去见他……四饼。”

  罗曼笑道:

  “大王,范文程此来不为别事,一定是来催促我们赶快进攻云门寨,好尽快为他报仇雪恨。那样,他也就不用经常过来给我们送金条了。”

  “想得美!他不送金条过来,我们山寨这么多兄弟吃什么、喝什么?一万。”

  裘铁山抽出一张牌扔进中间的牌池里,明显对范文程的小气行为十分不齿。

  梁悬壶兴奋的摸过自打换分后搬来的第一张牌,凝神屏气放回牌阵里,慢吞吞道:

  “就为他送来的那几根金条,就想让我山寨兄弟都去为他送死?哼,简直丧心病狂!

  那云门寨绝非一般小山小寨可比,从上次逃回来几位伤员伤口上看,他们所使用的防城弩箭,箭头都是带有倒刺和血槽的三棱状,杀伤力极强,而且拥有很强的破甲能力。

  除非我们能够避开他们的弩箭,否则一旦中箭,即便不是要害部位,短时间内也会因为流血过多而丧失战力。倘若再加上送医不及时,只恐性命堪忧。

  之前那几名伤员之所以能够侥幸不死,全因只是被箭头划破了皮肤而已,不然早就命丧黄泉了。

  不过……此箭头制作工艺十分复杂,造价也绝不便宜,不知他们究竟是有何高人指点,又哪里弄来了这么多钱,竟能够造出这样厉害的箭来。”

  九姑娘想起上回大王回来时的惨状,心里不由一阵提心吊胆,头上的冷汗也在不察觉间渗了出来,这会儿索性顺着梁医师的话奉劝大王。

  “大王,现在我们有大佑这样的好兄弟给我们赚钱,又何必再去冒那样大的风险?俗话说,刀剑无眼,倘若您……您和那些兄弟们再为此有个三长两短,岂不叫人心痛?”

  “我又何尝不想这样天天的打麻将快活,可是如果我们不去攻打云门寨,那范文程又如何肯再付给我们银钱?到那时候,难不成要让我的兄弟们都跟着我喝西北风去!”

  裘铁山一想到这些事心情就烦躁。

  他作为山寨领袖,平时拥有令人羡慕的无上权力,对人可以呼来喝去,众人对他也无不尊重。可与此同时,他肩负的责任也同样重大。就说养活这么多手下要吃要喝的问题,就足以让他头大如斗。

  现在山寨经营困难,除了范文程这单生意外基本再无来财之项。虽说山寨里这些年为了预防不测,也攒下些应急粮食以备急用。

  但毕竟坐吃山空,也非长久之道。倘若要是真把这单给黄了,那山寨马上就要面临无钱可用的地步,日后能不能继续存在下去,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像以往的造反者一样去周边侵州掠县,他又自问实在没有那份胆量。

  不说山寨实力根本就不允许他这么做,就只说朝廷对历来造反者的镇压态势,就足以让他冷汗直流。

  “钱的事倒是不愁,就看大王能对我信任到什么程度了?”

  看到大王裘铁山在为钱的事发愁,罗曼觉得自己一直期盼的那个机会终于来到。

  于是用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态度说出了上面那句话,令在场的其余三位牌友都对他无不侧目。

  “罗头领,你真有办法能让山寨发财?”

  首先发话的是医师梁悬壶,他虽然已是位历尽沧桑的老头子,可自从这小子出现后,就一次又一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这是个无所不能的小子。

  他这样认为。

  此刻他的问话里就毫无怀疑语气,更多只是想就此事再次得到他的肯定罢了。

  “如果大王肯放权给我的话……应该不难。”

  应该不难……

  裘铁山思量着这句话。

  这个让他头疼了足有半年之久的问题,竟然被这小子视为应该不难……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个小子,看他并无丝毫说谎时的忐忑神情,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咳,如果大佑兄弟真能带领我山寨发财致富的话,等我百年之后,愿将山寨之位传给兄弟,决不食言!”

  “呵呵,谁稀罕你的王位,我只对赚钱感兴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