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失算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649 2019.07.05 14:11

  等到第二天早晨罗曼被寨门外的人马喧嚣声惊醒的时候,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床单上竟然留下了一滩不可名状之物。

  他对此感到恶心无比,因为他记得昨夜一晚上在梦中见到的,好像就只有呼延庆一人。

  一想到他那张奇丑无比的黑包子脸,罗曼就感到很委屈。话说自己回到大宋朝后的第一次梦遗,怎么就被他给夺去了呢?

  带着悔恨与不甘的心情起了床,罗曼下地洗了把脸,然后将内裤脱下,和床单一起卷起来扔进了水盆里,叫小瘦子端出去帮自己清洗。

  强打起精神走出山寨,带着复杂的心情准备迎接远道而来的呼延庆等人。

  不过他没想到,呼延庆毕竟是呼延庆,绝不可以常理推之。

  等他来到寨门口,好不容易挤出个笑脸准备欢迎这位都虞侯时,却发现这货居然躺在一辆马车里睡的哼哧哼哧的,完全没有信里所表达的那种对兄弟充满了无比思念之情。

  众军士见罗曼出来,一个个都急着要去吃过桥米线,却无论如何都叫不醒鼾声如雷的都虞侯大人。

  罗曼示意大伙儿安静,走上前来,只俯首在呼延庆的耳边轻轻说了句:“开饭了。”

  只见呼延庆腾地一声坐了起来,揉着眼睛四处寻觅。

  “过桥米线上来了?在哪呢,还不快给本大人端上来!”

  回头却见罗曼背着手没好气的站在眼前,众军士也都一个个捂着嘴在那儿偷笑。

  心下了然,顿感面上无趣,于是讪讪的嘿嘿笑两声,一巴掌拍在罗曼的肩膀上,以此化解尴尬的境地。

  “原来是兄弟来了,也不早说!快,赶紧的,把过桥米线给兄弟们端上来,这两天可把哥哥我给饿坏了。”

  罗曼只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被他拍散架了,不过想到呼延庆不惧军法来给自己帮忙,心中对他还是十分感激。

  “过桥米线昨夜便吩咐下去了,想必六婶已经为大家准备好。呼延兄弟、众位兄弟,你们为了罗曼的事星夜赶来,罗曼在此先谢过大家了。”

  说完深深的鞠躬下去。

  呼延庆急忙将他扶起。

  “兄弟这是作何?你有难处张了嘴,难道让哥哥和众兄弟看着不成?你也太小瞧了我军中男儿。

  闲言休道,只管带我等先去吃你那过桥米线,等填饱了肚子,兄弟们便开工干活。

  你是不知道,自打从你这儿吃了那过桥米线回去,兄弟我以后再吃军中饭食时,就怎么都觉得像是在吃猪食一样,难以下咽。

  好容易苦挨了一段时日,就盼着能再来你这里叨扰一顿。谁知你昨日就送去了书信,正好,今日带兄弟们过来顺便解解馋。

  快,快去叫厨娘给我把米线端上来,今天兄弟我非干他个三大碗不成!”

  呼延庆大剌剌往桌前一坐,其余军士也是连忙点头,深表认同。而后也都很自觉的齐刷刷坐到了餐桌前,吸着口水只等开饭。

  六婶系着花布围裙在厨房里高唱一声“来嘞”,就见她如仙女一般,踩着小碎步走了出来。

  每人一大碗油花花的鸡汤、连着三大碗米线一同摆在桌前,经过上回的惨痛教训,军士们如今早已都学会了如何吃米线。

  优雅的将一碗米线倒进汤里,然后夹着自己喜欢的小菜放进碗里,略等一二分钟,就开始了疯狂的大嚼之旅。

  六婶端着一碗酸笋走到呼延庆面前,陪着笑脸递过去,说道:

  “呼延兄弟,上次是我太莽撞了。有得罪之处,还望大兄弟大人大量,别与我一般见识。”

  呼延庆一边大嚼着嘴里的米线,一边毫不在意的说:

  “六婶说的哪里话,你既然是我兄弟的六婶,那以后也就是我呼延庆的六婶。

  日后要是有谁敢欺负你,只管报上我的名来,保证教他们闻风丧胆。唉,对了,”

  呼延庆忽然将头转向罗曼。

  “你说要给我打制一对新钢鞭的事,到底什么时候兑现?兄弟我可是着急等着用呢。

  你是不知道,哥哥我自从没了兵器,都快被军营里那帮王八蛋们欺负成什么样了。”

  罗曼笑道:

  “前些时日正赶上兄弟我翻修竹楼,托张铁匠给我新打制了一个马桶,因此没顾上给你打。

  这几天你正好在我这儿帮忙,等你回营时,保证给你制好便是。”

  “这还差不多。对了,我说兄弟,你叫我们来,到底是让帮你什么忙?”

  见呼延庆问起这事,罗曼就把前因后果给他讲了一遍,谁知呼延庆一听此话,立刻气的暴跳如雷。

  推开饭碗就要去为罗曼报仇雪恨。

  “他奶奶的,竟敢欺负到我兄弟头上了。兄弟,你只管前面带路,看哥哥我不一刀剁了那厮的鸟头给你解恨!”

  罗曼知他义薄云天,绝然不是卖嘴讨好之人,既敢这样说,那便意味着真要这样去做,急忙将他拦住。

  “哥哥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你今日能来,已经帮了我许多忙,若是再因我之事惹下祸端,反倒是做兄弟的害了哥哥。

  这种为了一己之私去害兄弟的事,罗曼绝不去为。”

  其实罗曼早就权衡过此事,只是大宋律法极严,如果武人杀了地方官吏,这绝对会遭到文官系统的集体弹劾与报复。

  到时若是因此害了呼延庆,让他成为朝堂之上文臣与武将们争锋的牺牲品,罗曼觉得自己一定会后悔死。

  况且自己现在最大的治寨理念,就是要坚定不移的发展山寨经济,因此和平的外界环境,就对山寨显得尤为重要。

  如若能在岭南落户,这无疑会给山寨的发展带来极大的便利。等到自己完全站住了脚根,再和他们秋后算账不迟。

  于是拦住呼延庆,只说自己也想趁此机会修造一批梯田,这样的话,就能确保山寨日后再无饥馑之忧。

  呼延庆听了,偏着脑袋想了想,发现自己好像还从没听过梯田这东西,于是问道:

  “小曼,你所说的梯田,到底是为何物?”

  在罗曼耐心解释一番后,呼延庆有些疑惑的点了点头。

  “种地这事,哥哥我没参与过。不过家里那几千亩的农田,我倒是见庄户们种过,可也从没听说这山地之上,还可种田啊。

  小曼,你这办法能成吗?

  要真能成的话,我这就禀报我们指挥使大人去。你是不知道,现在军营里想跟朝廷要几袋粮食有多难!

  那些文人充当的转运使们,仗着朝廷让他们措置军粮,就从商人手里尽买些掺沙子的稻米给我们。

  还说什么让我们体谅民间疾苦,说这粮食里面掺点沙子实属正常。他奶奶的,我看他们就是想中饱私囊!

  指挥使大人早就想垦荒种田,也省的每天都去看那些文官们的脸色。可无奈这地方他山多地少,实在没办法开垦啊。

  如果你这办法要是成了,正好解决了军中难题,到时候指挥使大人自然不会亏待于你。”

  罗曼听他如此说,心中也是悲叹,他没料到北宋的军人,竟会被文官压制到这步田地。

  “哥哥放心,这事我有把握。你也别心急,等咱们把梯田建起来了,你再请指挥使大人过来看看。

  亏待不亏待我的无关要紧,能帮弟兄们解决好军粮问题,才是大事。”

  罗曼本只是想谦虚几句,好展现自己的高风亮节。

  没想到呼延庆却当了真,过来紧紧握住罗曼的手,感动的差点都要哭出来。

  “兄弟胸怀博大、视名利如粪土,叫哥哥我真是汗颜无比。

  既然你不要奖赏,那哥哥也就不强人所难了。不过奖赏可以不要,但匾必须得送你一块,就这么定了。

  你要是再不要,哥哥我可就恼了。”

  “啊?”

  看到呼延庆并没有再继续强迫自己领赏,罗曼感觉有点失算。

  “这送匾……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

  “滚犊子!没看见哥哥我正用餐吗,一边玩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