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拍卖会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676 2019.07.08 10:07

  快到中午的时候,曲江各地的石料商纷纷来到了伯伦楼。

  进来寒暄的寒暄,在外拴马的拴马,一时间好不热闹。

  之前白送了石头的几位石料商这会儿已然来到,各自捡了个僻静位置独自坐下,各怀鬼胎不知心底算计什么。

  一个身高七尺的红脸汉扬着马鞭从外走进,看见几位已经坐在里面的同行,哈哈笑着走了过来。

  “哎呦,这不是马掌柜、牛掌柜和杨掌柜吗?

  哈哈,听说前几日你们几个都做了桩好买卖,各自送了二十车石头给别人,都够大方的呀!

  只是有这好事,怎么就从来不知道照顾照顾兄弟们,反倒都便宜了那些外人?难不成这世上的胳膊肘,他就都是向外拐的?

  不行,改日挑个时候,你们也得给兄弟我送来几车好石头,兄弟我定会当面致谢,啊,哈哈!”

  几人被他一番调侃噎红了脸,都背转身假装喝茶,不想理他。

  那红脸汉子见他们不敢应承,更加得意,越发挖苦道:

  “我听说今日举办这个什么拍卖会的,就是你们几个白给送石头的那位?

  怎么,他这是讨便宜讨上了瘾,如今还想再问哥几个也白要几车石头不成?

  做他娘的春秋大梦去吧!

  你们几个孬,不代表我们曲江的兄弟们就都是孬种。任他再是高官达贵、富家商户,我们只卖我们的石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难不成还能指望着靠送几车石头,就让他给封个官去?

  哈哈,都别丧气,今天就看兄弟我的,定给你们讨回个公道!

  我倒要和这位高人也过过手,看看他究竟有何能耐,也能从我的手里再骗走几车石料。”

  其中一位牛掌柜再也听不下去,起身驳道:

  “我说石二狗子,你是个什么货色,还当哥哥们都不知道呢?

  那替天行道的事,也是你能干出来的?啊呸,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有那个德行没有?

  我们呀,也不敢指望你能替我们讨回什么公道,就只盼你待会儿若是见了好处,可千万别六亲不认,只给人家当孙子!”

  几句话说的满堂宾客哄然大笑,这个叫做石二狗子的红脸汉子也自觉被人戳着了痛处,咧着嘴说不出话。

  “我不与你一般见识,是好汉、是孬种,待会儿便知。看你们到时和我石二狗子,还有何话好说!”

  说完悻悻的坐了下去,低头不语,只顾抱着碗茶喝。

  不一会儿,又见两位客商走了进来。

  今日韶州境内的石料商基本都已来到,因为是同行,又都在一个地界上,所以从前多多少少总打过些交道,彼此也算相熟。

  可如今进来这两位,却都是生面孔,大家不曾见过。

  听其口音,也不像是韶州地界上的,因此众人不自觉都把目光投了过去。

  只见二位客商衣着华丽,走进来先朝在座的诸位拱拱手,算是见了礼数,随后便捡了张桌子随便坐下。

  马掌柜是个心细之人,见有二位陌生人来到,知他们必然也是为那机关而来,属于自己的潜在对手,因此笑着上来打探消息。

  “您二位,想必也是为那机关而来吧?”

  对方抬头诧异的望了他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看四周,这才轻声言道:

  “莫非仁兄也是……”

  马掌柜笑着点了点头,坐下身来。

  “何止是我,这些人都是。

  昨日我去送石头,有幸见过这机关,可将巨石轻易就运上山去,确实是个好东西!

  那日那位姓罗的老者,想让我出五百贯钱将他买下,我当时心下犹豫,一时就没答应,谁料他竟唱出了这一出。”

  马掌柜笑着摇了摇头。

  “我看这东西虽好,可最多也就值个五百贯。再多,只怕大家也就觉着不划算了。

  不知您二位意下如何,呵呵。”

  “这机关,我二人也是前几日才刚刚见过。

  千百十斤的大石头,没三五个身强力壮的好汉都别想抬起来。可若用此机关的话,只消一位中等身材的人,便可轻而易举将它运到高处,实在奇妙。

  这位仁兄,想必也是做石料生意的吧?干我们这行,谁不知道这其中最让人头疼的就是搬运石头。

  现在的客户们又都很难说话,买了石头就必然要求你给他运到指定的地方去,否则就不给结算。

  我二人不知在这上头吃过了多少亏!

  要是有了这东西,以后也就再不必为此事而烦恼了。再者说,人无我有,那不也是商机嘛。

  呵呵,原本这话也不该和你说。

  不过你既是韶州地界的,那咱们虽说是同行,可毕竟井水犯不着河水,因此我才敢直言不讳。

  依我看,今日只要这东西价钱不出八千贯,就值得买。”

  马掌柜呵呵两句,心想总算打探清了对方底数,还好他们也只是计划出八千贯,对自己而言还够不成威胁。

  于是又坐了会儿闲聊几句,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刚才悄悄跟过来的杨掌柜一直都坐在他们身后偷听,此时听到对方竟然要出价八千贯,急忙出门叫过伙计,让他立刻回家找自己的夫人再拿五千贯过来。

  等到了午时,拍卖会终于在一阵欢快的锣鼓声中拉开序幕。

  只见罗曼轻衣薄衫,迈着欢快的步伐掀帘而入,走到酒楼正中一张铺着红色布料的长桌前。

  九叔公紧随其后,为了展示山寨的威严,老人家拖着拐棍仰望苍天,差点被脚下的一张椅子绊倒。

  罗曼微笑着向诸位来宾点头致意,拱手言道:

  “让诸位久等了,在下云门寨寨主罗曼,见过各位掌柜。”

  下面的人见上台来的竟是位十几岁的孩子,顿时心中充满了轻视,胡乱朝上拱了拱手,便依旧各自闲话,只不睬他。

  九叔公见这群王八蛋们竟敢对自家大王如此不恭,就要发作,却被罗曼拦下。

  “诸位,今日能请到曲江石料行的各位掌柜光临此地,实乃有幸。

  今日前来,不为别事。

  只因前几日时,有几位石料商想从我山寨购买一件宝贝,我因考虑到此事事关重大,势必会影响到曲江整个石料行今后的格局走势,因此不敢专断。

  今日特邀各位前来,就是想公平的给各位一个机会,让各位自行决断。”

  坐在下面的石二狗子刚才被那牛掌柜骂的心里不顺畅,早就窝了一肚子火想要发作。

  如今听这乳臭未干的小子竟敢在台上大言不惭,心下早想拿他开涮,好给自己再撑回场面,于是迫不及待站起来道:

  “宝贝,什么宝贝?你不会是还想拿他们送你那八十车石头,再卖还给我们吧?

  嗬,我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学好,一心就想着要骗人呢?

  只是他们几个蠢,我们可不蠢!

  今天我石二狗子就当着大伙的面把话给你挑明了,我可是不会上当买你的什么破宝贝。

  留着那钱,还不如去春光楼找几个小娘子,能更让人快活。大伙说是也不是,啊,哈哈哈。”

  众商户听了,一个个挤眉弄眼的,成心要看这小子的笑话,也都附和着大笑起来。

  罗曼笑笑,也不理他,继续说道:

  “我这宝贝,只怕要比几个小娘子,更让各位垂涎。”

  下面听闻又是一堂哄笑。

  之前已经见过滑轮组的四位石料商,此刻却都笑不出来。

  他们鄙夷的看了众位同行一眼,然后十分谦恭的站起身,向着罗曼鞠躬施礼道:

  “罗寨主,既然他们不识货,您又何必与他们这些蠢人白费口舌?这样,东西我就不看了,我愿出八千贯将它买下!”

  “马掌柜,罗寨主这样的宝贝,你出八千贯就想拿走?呵呵,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罗寨主,牛某愿出一万贯!”

  “我说您二位还是都靠边歇歇吧,罗寨主这样的宝贝,你们凭这点钱,就想拿走?

  罗寨主,他二人不诚心,嘴里头虽喊得有多想买,可手里头却攥紧了钱不舍得出。

  在下愿出一万五千贯,您看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