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鹰嘴涧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839 2019.07.15 09:09

  雌雄双煞挟着罗曼赶往那边的山丘,准备与蒙虎等人会合,路上却碰到一人气喘吁吁从对面狼狈逃来。

  二人警觉的避进密林,待到来人逼近,正欲拔刃相向,却听那人忽然止步,向着这边慌急喊道:

  “别动手,别动手,我是蒙虎!前面可是雌雄双煞二位英雄?”

  后面犹有震天的喊杀声不断向着这边逼近,蒙虎确认了是双煞二人无疑后,脚下不敢稍作停留,只在匆忙间留下句话。

  “我等中了埋伏,大家快快各自逃命,子时三刻在鹰嘴涧会合,到时再议……”

  话音随着他的身形隐没在黑暗里,后面的话也因他的远去而显得微弱不清,令人难以听到。

  雌雄双煞听他如此说,不由同时惊呼了一声,但事急从权不容多虑,二人急忙夹起腋下的人向另一方向快速逃去。

  耳边的风声呼啸着犹如万马奔腾,身后弩箭连射的咻咻声不绝于耳。密密麻麻的弩箭不断的钉在身旁的树枝树干上,发出梆梆乱响。一支丈长的铁矛带着破风之声杀然而至,一连穿透了十几棵毛竹后才悍然插进前方一棵大树里,矛尾犹在空中嗡嗡颤抖。

  雌雄双煞被这神秘武器的真实杀伤力吓的面如纸色、冷汗直流,深深吞咽了口唾沫不敢放慢脚下步伐,施展出毕生功力向着密林之中撒丫子狂跑。

  直到再也听不到后面传来任何的追击声音,方才心下稍安,急忙找个隐蔽之处暂做休息。

  二人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庆幸自己终于逃过了此劫。

  说起来,这也算是他们杀手生涯中唯一一次被暗杀目标追着狂跑的事件。羞愧难当之情油然而生,二人不由自主有些哑然失笑,彼此相视着摇了摇头。

  等到体力渐渐有所恢复,二人这才有空细细打量腋下之人。

  只见他身穿一件堪堪只遮躯体的奇怪内衣和一条裁剪十分得当的短裤,看上去年纪不过十五六岁,与蒙虎所述的那个什么军师颇有不同。

  不过……此人倒好像与之前蒙虎曾向他们描述过的云门寨寨主罗曼,有几分神似。

  二人对视一眼,一种意外的收获让他们心头顿时燃起一阵莫名的狂喜。

  男子仔细打量着地上男子,皱了皱眉头,随后笑了起来。

  “师妹,莫非此人便是……哈哈,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女子过来蹲下身子,拨开地上男子的头发认真看了看。微锁柳眉沉思片刻,豁然一笑道:

  “师兄,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乱。如今我们既然得了这位云门寨主,何不……”

  男人凝神听他细述一番,然后摸着胡须了然笑道:

  “嘿嘿,还是师妹想得周全。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可以坐收两份金子?如此,又何乐而不为呢?哈哈!”

  “此事刻不容缓,师兄你即刻便带此人前往鹰嘴涧等待蒙虎,我定会于子时以前将那范公子带去,等他付过钱后,我们再将此人交付蒙虎,岂不两全其美?”

  二人议定,各自上路。

  深夜的风有点冷,至少罗曼是被冻的瑟瑟发抖。

  他恍惚中感觉到自己正骑在——哦不,是趴在一匹高头大马上,驰骋于一望无际的内猛古大草原里。

  草原上的风很大,这应该是从西伯利亚吹过来的,否则不会这么冷。

  半人高的草场被风吹得摇曳生姿,犹如在绿海之中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画面美不胜收。

  肥硕的牛羊正在低头享受着脚下美味的鲜草,草浪起伏间偶尔露出它们洁白的躯体,就好像天上正在飘过的云朵。

  自己……不对,为何自己会是倒趴在马背上呢?

  冷风随着奔驰的骏马从后面灌进自己的裤筒里,把裤叉鼓的跟风帆似的,里面的物件大概也已进入了真空状态,自己都能感觉到它在随风自由飘摆。

  罗曼感觉自己的肚子有点疼,应该是被冷风吹凉了肚的缘故。

  没事的,只要努力放几个屁就会好的……

  正扛着罗曼利用呼吸吐纳之法大步狂奔的男子,忽然被一股散发着奇特味道的不明气体侵入肺中,慌乱之下脚步登时变得凌乱无比,一头栽倒在路上,捂着胸腔大声的咳嗽。

  罗曼从他的肩膀翻落在前方滚了几圈后躺在地上,虽然他现在已经开始渐渐的恢复意识,但迷药的后劲依然作用在他的身体里,使他头晕目眩、四肢无力。

  轻微的咳嗽几声,罗曼想要努力坐起身子,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用结实的绳索绑在了身后。

  陡然意识到的危险让他瞬间清醒了许多,这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不是做梦,而是自己实实在在的遭人绑票了!

  卧槽啊!

  瞬间的反应让他很快便又假装晕了过去,躺在地上偷眼搜寻那个绑架自己的凶手。

  不远处一个男子一手撑着腰慢慢站了起来,然后从腰后抽出一把铜锤,连同地上掉着的另一把一起捡在手中,慢慢朝罗曼的方向走了过来。

  罗曼轻轻合上双眼,嘴巴里面微微喘着细微的呼吸之声。

  那男子过来蹲下身看看罗曼,然后伸手摸了摸他的鼻息,又是一阵忍不住的咳嗽。

  语气里有些气急败坏的恼怒道:

  “你他娘的竟敢对着老子的嘴巴放屁,不想活了是不是!若不是待会儿还要拿你去鹰嘴涧找他们俩换钱,老子现在就非生劈了你不可!

  哼,等着吧,反正你早晚都是个死,现在就让你再多活几个时辰,等到今夜老子收完了他们的钱,看他们怎么收拾你!”

  男子说着,再次把罗曼扔上了自己的肩膀,然后单手杵着铜锤,艰难的站了起来,继续向鹰嘴涧的方向行去。

  刚才男子的话语里虽然净是些不堪入耳的威胁与辱骂,不过在罗曼听来,自然已经过滤掉了那些无关紧要、仅仅是为了逞逞口强的语句,而把更多的关注力放在了那些虽然不多、却包含着极大信息量的词语上。

  “找他们俩去换钱……”

  这说明还有人想要买自己的性命,而自己在见到那两人之前,暂时还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手拿铜锤的家伙一路把自己扛到了这里,很显然他只是在谋财、并不急于会害我性命。那么也就是说,在没有拿到钱以前……就是自己干掉他的最好机会。

  “鹰嘴涧……”

  这名字听起来好耳熟啊,到底是在哪里听过呢……

  大概是由于鹰嘴涧地势过于阴森险峻的缘故,当夜风从幽长的峡谷中吹向这边时,男子不由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

  小溪边很快就生起了一堆篝火,男子从旁边的小河里打捞了两条肥美的活鱼上岸,穿在树枝上放入篝火里烧烤。

  罗曼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在地面寻找着什么,刚才一路上的不停思考,他此刻终于回忆起了“鹰嘴涧”这个地名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一带盛产硝石,张大彪就是从这个地方拉回去了满满两大车的硝石,然后让自己给他变冰块看。

  那么,硝石……硝石……

  罗曼借着月光在地面上仔细的寻找着这种白色或灰色的结晶体。

  没有木炭和硫磺,虽然只用硝石还制不出黑火药来,但硝石被加热到三百三十四摄氏度时会分解释放出大量的氧气,可以起到助燃的作用……

  罗曼回忆着这些曾经学过的化学知识,努力在四周地面上寻找着这种助燃之物。

  “好汉,你把我的手绑在前面,让我来给你烤鱼吧。”

  男子狐疑的看过来,然后放下已经困乏的手腕,把鱼从火堆里拿了出来,慢慢走过这边。

  “小子,你不会是在动什么歪脑筋吧?”

  “无非就是把手从后面绑到了前面而已,又有您这样的高手在旁守着,我能动出什么歪脑筋啊?

  呵呵,其实我就是也想吃条那样的烤鱼充充肚子。以前我在家乡的时候,曾跟随一个万州的烤鱼师傅专门学过这门手艺,别看一条小小的烤鱼,里面门道可多了去了。

  您看您刚才一路上扛了我这么久,现在就让我也为您服务一回吧,来而不往非礼也嘛,呵呵。”

  男子听了似有所动,嘴巴吧唧了两下道:

  “哦,万州烤鱼啊……这么说,你真会做?”

  似勾起了他的某些回忆,引得他嘴角馋虫大动。

  男子一眨不眨的盯着罗曼,见他眼底清澈单纯,随后点了点头。

  “好吧,你若果真烤的好,那我便将那条鱼送与你吃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