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夜杀(下)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3268 2019.07.16 11:20

  罗曼坐起身,轻轻抖落手脚上的绳索。

  然后两手用力拖住雌大煞的手臂,将她慢慢拉到了大青石后。

  那边范志和听到这边的哭声和喊声,心头不妙,转身就欲回到马车逃跑。

  可怎奈肿胀的眼睛使他无法看清周围境况,只能借着流入眼内的一点微弱火光辨别路径。

  夜空里云层开始翻滚着从头顶飘过,从山涧里吹来的风,此刻也渐渐变得冷冽无比。

  罗曼蹲在大青石后,好容易才绑紧了雌大煞的手脚。抬头看看天,见星光已被遮的不知去向,只留下无际的黑暗蔓延伸向远方。

  看来是要下雨了,罗曼不禁怀抱着双臂揉搓两下。跳着脚走过范志和的身后,朝他屁股上踢了一脚。

  “哎呦,我、我是恰巧路过的,我、我什么都没干!”

  腾!

  又是一脚。

  范志和被踢的趴倒在地上,又急忙转过身来向后爬行几步,对着逼向前来的罗曼泪流满面。

  “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啊,你别打我了。”

  “你不是刚刚还要来买我的命吗?我之前还在纳闷,这世上除了蒙虎,究竟还有什么人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的命,原来却是你这个瘪三!就你这副德行,你也配杀人?”

  腾腾腾!

  罗曼对着地下的范志和又是猛踏几脚,然后提起右脚重重的踩在他的脸上,用力搓捻两下。

  “说!蒙虎呢?”

  范志和抓着罗曼的脚拼命的嚎叫。

  他的脸本就有些浮肿,如今被这么踩着使劲摩擦,简直到了痛不欲生的地步,嚎啕大哭着挺直了身体,想要推开罗曼的脚。

  “他先前只说等抓了你以后再来找我处置,可后来却来了雌雄双煞,说你被他们抓着了,想要的话就让我,就让我……拿钱。

  我、我付了他们十两金子,所以才被带到了这儿,呜呜~

  罗爷爷,求你大人大量,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那十两金子我也不要了,就当是喂了狗、或是丢了也行。我保证、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了,躲你躲得远远的。

  呜呜~饶命啊,罗爷爷、罗祖宗,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罗曼没心情听他罗里吧嗦的,脚下又用劲捻了几下。

  “你到底他娘的在说些什么,老子是在问你蒙虎,蒙虎去哪儿了?”

  “我真不知道呀,他傍晚的时候就带人去了你们山寨再没回来,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呀,呜呜,别杀我呀!”

  罗曼知他真不知道蒙虎下落,于是冷笑几声,蹲下身来横过手中的尖刀,只在他的颈动脉上轻轻一割,一股殷红的鲜血便带着泡沫沿着伤口冒了出来,发出汩汩的声响。

  范志和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口中不断吐出鲜血,将他的嘴巴、脖子以及双手都染成了深沉的红色。

  身体一抽一抽的蹬着脚下的石头,嘴里尤在念叨“别杀我……别杀我……”的话语,随后渐渐停止了抽动,一动不动的定格在了血泊里。

  罗曼用力将范志和拖到了篝火旁,先脱下他的书生衫穿在自己身上御寒,随后将地上烂成一滩的雄大煞也挪了过来。

  坐在地上望着两具尸体想了想,然后开始扭曲身体,借用一些树枝和石头的力量,将二人摆出了一个“武松打虎”的造型。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淌,眼看已经进入了子时。

  罗曼坐在地上看着天空渐渐飘落的细雨,从怀中掏出药瓶撒在刚才从范志和身上找到的手帕上,小心的折叠起来,揣入怀中。

  而后望着天空长叹口气道:

  “但愿待会儿可别下大了……”

  随即似又想到了什么,起身走到大青石后的雌大煞身旁坐下,从旁捡过那两片薄薄的鸳鸯钺塞进她的手中,然后把手慢慢伸向了她的衣衫……

  还是马车过来的那个路口,马蹄得得的声音渐行渐近。

  罗曼坐在篝火旁无聊的拨弄着里面的柴火,还趁着刚才的一点空闲,将之前剩下的半截烤鱼给啃了。

  远处传来人喊马嘶的声音。

  “吁——”

  一匹枣红色的大马前蹄扬起在半空中虚蹬几下,然后嘶鸣一声,落在地上,激起了许多尘土。

  蒙虎牵着缰绳控制住马匹,而后横刀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倒转刀把藏于身后,朝这边慢步踱来。

  罗曼略微抬头向这边望了一眼,紫红色的火光倒映在他的脸上,显得异常冷峻。

  雄大煞和范志和的打虎造型雕塑般立在地上,蒙虎被这情境遮蔽了目光,所以到了此时还未发现罗曼就坐在篝火边。

  “你可听说过‘武松打虎’的故事?”

  篝火处突然有人声传来,蒙虎警觉的后退一步,立刀向前驻足观察。

  “呵呵,别紧张啊。”

  罗曼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用手指了指面前的那尊雕塑,继续说道:

  “武松这个人物,你大概是不认识了。不过打虎……你应该知道是做什么了吧?”

  蒙虎轻蔑的狞笑一声,转了转刀把,刀尖指在地上,而后继续往前行进。

  直到来到雕塑前看到了罗曼,才远远的停住步伐,向往雕塑的方向冷笑一声。

  “一群废物!”

  而后转头面向罗曼,充满不屑与蔑视的笑道:

  “你还真是个不怕死的人呢!呵呵,你若是一直躲在你的山寨里,说实话,我还真是有点拿你没办法。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自己走了出来。”

  蒙虎提刀向前靠近几步。

  “如此也好,反正我们之间的事,迟早都要有个解决的。与其拖到了以后,倒不如现在就解决的干净。

  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看在我和你爹也算交往一场的份上,这个要求,我倒是可以考虑。”

  罗曼挑着嘴角笑道:

  “呵呵,怎么个死法,暂且先别说的那么早。因为其实直到现在我都不确定,到底会用哪种办法杀你。

  其实从九叔公说你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要来杀我。呵呵,是不是有些意外?”

  罗曼慢条斯理的从怀中掏出一方叠的整齐的手帕,然后很自然的把它举到下风口,自己则扭转脸庞,以恰到好处的角度毫无别扭的避开了手帕。

  清风吹来,当宽大的书生衫被风吹起而露出他光滑圆溜的大腿时,罗曼感觉自己就像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

  “其实啊,我父亲在临死的时候就曾对我下过一道密旨。密旨上说,如果有一天你蒙虎回来,我就必须要禅位于你,以全他当日立下的誓言之约。”

  罗曼轻轻抖动一下手中的方帕,以便引起对方的注意。

  蒙虎果然为之所动,之前眯着的眼睛此刻也突然变得睁圆起来。

  一眨不眨的盯着罗曼手里那块写了密旨的方帕,仿佛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为他正名的宝贝,手下不由握了握刀。

  罗曼轻笑一声,继续言道:

  “不过,可惜啊……谁又会让已经到了手中的权力,就这样白白的送给别人?

  呵,我爹也真是老糊涂了,放着我这个亲生儿子他不给,却偏要传位给你这么一个外人。

  还说什么以全他当日誓言,狗屁!这世上的誓言到底能值几个钱?难道誓言能比自己子孙的福祉还要重要吗?”

  天空猛的划过一道闪电,将蒙虎充满希望与期盼的面容照亮。紧接着一声闷雷响起,雨点就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罗曼紧握着手帕闭上了眼睛,如线的雨水瞬间就淋湿了他的头发,沿着他的面颊流下。

  来的不是时候的大雨让罗曼顿生一种天公不作美的遗憾,这样一场雨过后,手帕上的迷药到底还能发挥几成作用,他已变得十分不确定。

  心头此时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无奈的叹息一声,只好启动了相对更加稳妥的B计划。

  “咳!你想要吗?”

  “哪那么多废话,你以为今日你还逃得掉吗?识相的话,赶紧把密旨交给我,或许我还可以给你留条活命。如若不然,嘿嘿,定叫你生死两难!”

  蒙虎说着,已经露出了狰狞的面容举刀向前。

  罗曼“啊”的一声,转身就往大青石边逃去。后面蒙虎哈哈大笑着踢腿腾空,几个跟头就翻了过来。

  “拿命来吧,哈哈!”

  蒙虎双手握定钢刀,一个跃起从空中劈着雨珠向罗曼的脑袋用力砍下。

  罗曼抱着脑袋躺向大青石下缩身躺倒,与此同时将手中的方帕向大青石后扔了出去。

  “去死吧!”

  蒙虎眼见罗曼将方帕向大青石后扔了过去,情急之下急忙抽出只手变成爪,单脚落在罗曼头顶向上一踩,身体变向朝方帕抓了过去。

  “淫贼,去死!”

  大青石后陡然传来嗤、嗤两声,一蓬黑红的鲜血随之飚射出来,洒在前面的大青石板上,很快便被大雨冲刷的无影无踪。

  “你他娘的……也去死吧。”

  大青石后再次传来一声如同砍瓜切菜的声音,只是这回倒没有鲜血溅出来,只有一股淡黄色的液体沿着大青石底的缝隙,随着雨水冲流而出。

  一个男人的脑袋轰然倒在地上,瞪着一双黑森森的眼睛望向罗曼,嘴唇里不断有鲜血渗出。

  罗曼在湿滑的地上摔了一个趔趄爬起身,拿出小刀紧紧攥在手里,转到大青石后查看情况。

  雌大煞袒露着兄脯倒在血泊里,手里犹在抓着那把薄薄的兵刃插进了蒙虎的喉咙。

  蒙虎深情的趴在她的身上,一只手里的大刀将女子的脑袋一切为二,另一只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方手帕落在女子的胸上,脑袋以奇怪的角度耷拉向一边。

  罗曼长长呼一口气,此刻才觉浑身无力,倒身坐在了满是泥泞的地上。

  休息了好一阵子,罗曼缓缓挣扎起身,在大雨中依次拖动四个人的尸体,全部扔进了流淌的河水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