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 爱泡澡的呼延庆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539 2019.07.10 09:25

  罗曼的话不禁让老农人倒退数步。

  他吃惊的望着小东家,脑袋里既有些兴奋,又有些犹豫。

  “小东家,您的好意,老汉心领了。

  只是……这些人都各自有家中的田地要耕种,也就只有在农闲时候才能外出受佣。

  今年您这四百亩梯田刚刚建成,因为错过了早稻时节,所以还可勉强雇工为之。

  若是等到明年时候,田里各种粮食都得依时而种,不可稍错,到时……只怕大家会影响到您的收成啊。

  嗯,不妥,不妥,我等虽皆穷苦之人,但做人都讲忠义二字。像这般不忠不义、有损主家之事,虽有千金之赏,我等也万万不敢为啊。”

  听到老农人是在担心这个,罗曼宽慰他道:

  “老人家若是为这个,那便真是多虑了。依我之见,你们既肯来我这里种田,那家里的地,就完全可以不种了。”

  “啊?真……真是岂有起理!若是我们家里都不种田了,那岂不是要让我们一家人都活活饿死?

  罢了,就当老汉看错了小东家,没想到小东家竟如此……唉!”

  老农人听到对方竟然是让自己放弃自家的耕地而专心给他耕种,愤怒的拂袖就要离开,罗曼急忙扯住他的衣袖解释。

  “老人家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可好?

  我说不让你们种地,是因为地种得再多再好,也未必就能让您和您的家人过上好日子。

  您仔细想想您的祖辈和邻里乡亲,他们世世代代皆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所付出的辛勤劳作并不比任何人少,可即便如此辛劳一辈子,他们又有谁改变了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呢?

  难道您就从没想过,造成这一切的原由,到底是为什么?”

  老农人被他问的无言以对,心里也被这样的质问不断拷问着,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抬起头,看着罗曼。

  “这世上从来就是龙生龙、凤生凤,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我们农家人生来便是受苦受难的命,这是天注定。哪像小东家这般,家有良田、不愁吃穿,一心只需去读圣贤书。

  将来若是万一高中两榜,便是世代封荫,有着说不尽的荣华富贵等着您受用。

  唉,不能比,不能比啊,我们既然生而为农,那便是我们的命,认命便是、认命便是……”

  老农人神色悲伤的低下了头,其实他又何尝不想让自己的妻儿子孙去过上和自己不一样的生活?

  怎奈他的祖祖辈辈就都是这样过完了一生,轮到他时也是如此,就仿佛这一切都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让人无能为力。

  “老人家,只要您肯来我这里,以后您的租税全部由我负担。另外,每月我再给您十贯钱,您可愿意?”

  罗曼有些失声喊道。

  老农人诧异的回过头来,他明白每月十贯钱的工钱到底是个什么概念,更何况他还要为自己负担全年的租税。

  老人仔细看着罗曼久久不语,而后才终于苦笑一声道:

  “小东家玩笑了,您怎么可能负担的起这般开销?”

  “您看我在像和您开玩笑吗?”

  罗曼一本正经的说道:

  “既然我敢这么说,那就意味着我有能力这么办,怎么负担的事,您就别操心了。您只说我开出的这个条件,您是否能接受吧?”

  老农人抿着嘴重重点了点头。

  “老汉常听那些去过韶州的人说,在韶州府上务工所得最为丰厚,每月工钱差不多能达八九贯钱。

  可您现在不仅要每月要发给我们十贯钱,而且还要为我们负担全年的租税。这条件即便是在韶州府,条件也算得上是非常优厚了。

  老汉一个穷乡僻壤里的庄户人,即便从岁首忙到岁尾,又何曾能有这么多的收入,我又怎会不愿接受这样的好事?

  只是……如若您只是靠这四百亩地就想这样恩待我们,那恐怕到头来只会让您入不敷出,连累您倾家荡产啊!”

  “这点您放心好了,我既敢应承这样的话,那便是有这样的本事来养活你们。

  只是从此以后,你们自家的耕地就都不要种了,梯田里圈养牛羊不便,可你们的地应该都在平川上,没有这个顾虑。

  把你们的地一部分用来养牛,一部分用来专种豆料。至于牛犊,以及在豆子没成熟前所需的饲料,这些东西一应由我山寨出资购买,你们只消把牛养好便成。

  除了之前说的,我还会再另付你们一笔养牛费,等到来年若是牛卖的好,我会再给你们发一笔奖金。”

  老农人明显有些感动,眼圈红红的,轻轻拍着罗曼的手,半天说不出话来。

  说实话,像罗曼这种会主动关心他们这些农户人,并愿意带领他们发家致富的财主还真不多见。

  老农人有些庆幸自己的幸运,他没想到在有生之年竟还能遇到这样一位恩人,这让他在原本毫无希望可言的人生里,好似重新看到了一点朦胧的曙光。

  送走了来帮忙的农人们,罗曼便回到自己的竹楼里准备冲个凉水澡解乏。

  呼延庆最近一直都住在罗曼的竹楼里,自从那日他在罗曼屋里坐着上了一趟厕所,而后又借着罗曼的浴室洗了个澡后,他便再也没离开过这屋子。

  上个月的时候,呼延庆被边雄军指挥使石保吉叫回去挨了一顿鞭子,责他擅自带兵出营,说是军法不容半分践踏。

  但奇怪的是,老石很快就放了人,而且以奉令巡视的名义让呼延庆带了二百官兵再次赶往云门寨帮忙。

  如今四百亩的梯田早已建成,二百官兵也都全部奉命归营。只有呼延庆以身体不适为由,继续留在云门寨里疗养。

  说是疗养,其实就是吃喝拉撒不干活,都快把自己养成猪了。

  呼延庆这会儿正泡在浴缸里嗑着瓜子,听见罗曼从外进来,急忙热情招呼:

  “回来了,小曼?快,正好,赶紧过来跟哥哥搓搓背,正会儿正好痒得厉害。”

  呼延庆说着话把后背在浴缸上蹭了蹭,而后侧身转向里面,将后背和半个黑屁股露出了水面。

  罗曼看到这恶心的场景差点就吐了,赶忙将肩膀上的毛巾摔到他身上。

  “赶紧起来,一天泡在水里,也不怕把自己给泡发了。”

  “嘿嘿,这大热天的,躺在水里多舒坦。你别劝哥哥,我现在可一下也受不了外面的大太阳。”

  罗曼寻思老让这家伙赖在自己屋里也不是回事,现在屋里哪哪儿都是他的味,熏得人觉都睡不好。

  咕噜咕噜转了转眼睛,想他既然这么喜欢水,不如就让他给自己修建个游泳池吧,正好自己最近也好想游泳。

  亲热的过去推推呼延庆的胳膊。

  “我说,泡在这么点大的浴缸里有什么意思。你要是真喜欢水,兄弟给你出个主意?”

  呼延庆转身过来,肥胖的身体立刻就在浴缸里掀起了一股狂风巨浪,把水溅的到处都是。

  他把下巴搁在浴缸上好奇问道:

  “什么主意,先说出来给哥听听呗。”

  罗曼故作神秘,而后附耳言道:

  “哥哥是军中都虞侯,每日泡在浴缸里传到军营徒惹笑话。兄弟我之前曾见过一种大型水池,不仅可以泡在里面躲避酷暑,而且还能使身体浮于水上游走其间,沐浴天地之精华,不知哥哥可有兴趣?”

  呼延庆有点不相信的瞟了罗曼一眼,斜着眼睛道:

  “真有这事?你可别诓骗哥哥。”

  见罗曼面无表情无动于衷,哗的一声就从浴缸里跳了出来。

  “有这好事你不赶紧带哥哥瞧瞧去?别愣着了,赶紧给哥哥拿衣服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