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呼延庆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603 2019.06.26 14:54

  边雄军是北宋少数驻扎南方的禁军之一。

  宋朝禁军多从地方军勇招募而来,选拔条件极为严格苛刻。

  所选兵士除要身材高大壮硕外,步兵需开得一石五斗弓;骑兵六十步射,六箭三中者方为合格,没有三中者即要降入步兵使用。

  加之有宋一代奉行的是强干弱枝的政策,全国禁军不仅在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而且大多驻扎在京畿附近,以备不测。

  只是自宋开国以来,北方边患就伴随始终,所以这时的禁军多有征戍守边之任,只有极少数战力次等的禁军才会驻扎南方。

  边雄军属军级建制,军士多由南人组建。此时南边还算太平,因此也并无他事,只是奉令为前方战线制些兵器备用。

  这会儿的边雄军都指挥使名唤石保吉,乃北宋开国大将、归德军节度使石守信的次子,因迎娶的是宋太祖的次女延庆公主,官拜驸马都尉。

  只因他如今上了年纪,官家便不再着他去奉守北方重镇,而是特命他来驻守这相对无事的广南西路。

  待到三年后更戍轮换,便准备将他调回京城、安享晚年了。

  他手下有一都虞侯名唤呼延庆,乃是敕封靠山王的开国将领双鞭呼延赞的后人。

  今年虽只有十七八岁年纪,但生的豹头环眼、虎背熊腰,看上去威风凛凛、器宇轩昂。

  呼延庆本也属将人之后,只是因宋朝实行的是崇文抑武的国策,到他这代恩荫下来,已与其他地方小官等差无异。

  如今他也是刚刚调任边雄军不久,石老爷子安排他主要负责从附近的利国监运送铁矿回营,以供军士打制军器使用。

  这勾当平日里倒也无事,只需每到月底时,前往利国监那边去运趟铁矿回来,其余时候便是与士伍们一处放鹰打猎,日子过得逍遥快活。

  今日恰逢月末,因边雄军驻地在韶关以西,距离利国监路途遥远,因此呼延庆提前几日便已带了数十名军士拉了几辆马车动身前往利国监。

  在利国监停留了三日,上上下下打点一番。

  直到今日时分,他才赶着几辆装的满满的马车悠哉悠哉地走在回营的路上。

  现下节令刚过谷雨,若在北方正是花开草绿、凉爽宜人的季节,只是这岭南的气候与北方不同,此时已是渐趋炎热。

  呼延庆虽说是将门出身,但爷爷辈的征戍之苦早与他命中无缘,因此也是从小养尊处优惯了的纨绔习性,何曾感受过这般劳苦?

  躺在马车上,抬头看看红日已经渐至头顶,空气里到处弥漫着热浪袭来的沉闷感觉。

  呼延庆不耐烦的从马车上坐起身,车上的铁矿也被这日头晒得滚烫,偶尔贴在手上便仿佛握了块烧红的烙铁一般。

  他烦躁的推开一块碰到他手的铁矿石,手搭凉棚看看前面依旧是山高路远,心中就是一阵叫苦。

  四处寻觅一番后,用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一片枝叶浓密的树林子。

  “众军士听令,速速前往那片树林歇息,待这狗曰的太阳落山以后,再行远路不迟。”

  众军士得令,对呼延大人的体慰人心一片赞颂,迫不及待赶了马车就钻进了那片阴凉的树林子。

  众军士纷纷解下衣衫坐在林中歇凉,有人拿出干粮和水递给都虞侯大人。

  呼延庆迫不及待接过水壶先自灌了几大口,而后将剩余的水全都浇在了头上身上,顿感凉爽无比。

  拿过军士手里的干粮塞进嘴里,嚼过几口之后呸的一声吐了出来。

  “这他娘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难吃!”

  军士急忙回道:

  “禀都虞侯大人,此乃杂粮包,是标准的军粮啊!”

  “哼,让人出来受苦,还不给预备些好吃食。真是既让马儿跑,又不给吃草。这他娘的过得都是些什么日子!”

  呼延庆怒气冲冲的将手中的杂粮包狠狠摔在地上,长出一口气道:

  “你几个,去前面打探打探,看看可有人家。若寻着了,便花些钱向他买些饭菜回来。

  呃,有酒有肉最好,若没有那便将就拉倒。这军粮,老子是一口都咽不下去。去吧!”

  “是!”

  三五名军士抱拳应诺,不一会儿功夫便消失在了林深之处。

  呼延庆脱下披在身上的步人甲,敞开里面的衣衫,露出黑森森的一片胸毛来。

  从地上拽根草啜嘴里,而后双手交叉脑后躺在地上,甩掉了脚上的两只鞋子,晃着二郎腿闭目小憩。

  过了一会儿,只见几名军士陆陆续续从林中跑了回来。

  听到前面几个说附近荒无人烟,竟没一处人家可去买饭时,呼延庆气的把嘴里的草嚼了个粉碎。

  直等到最后一名军士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手指着后面说道:

  “都……都虞侯,那边山上隐约可见有座寨子,不如我们就去那里讨杯酒喝。”

  呼延庆这才嘿嘿的笑着站起身,着急忙慌的捡了鞋子穿在脚上,提过扔在一旁地上的铠甲胡乱披在身上,大手一挥道:

  “走,就去他家吃碗酒去!”

  刚走出没几步,忽然停下脚来摸着下巴寻思:

  不对,这荒山野岭的到处没个人家,怎么偏就在这处山上立了一座山寨?

  不会是让老子无意间撞到了一处贼窝吧?

  正好,老子正愁来了这荒蛮之地无处建功立业,这要真是一座贼窝,老子正好顺道剿了他!

  想到这里,回身对众军士说道:

  “都给我听了!

  从马身上把铁矿车卸下来,都给老子推进林子里用草覆了。各军士身披甲、手着刃,全副武装后与我一同上山。

  老子怀疑这里极有可能是一处贼窝,尔等届时只看我手令。只要本大人一声令下,尔等务必齐力向前,将这山寨里的人都给老子统统拿下!

  听明白没有?”

  “诺!”

  ********

  云门寨里如今正是午饭时候。

  六婶今日特意为大家做了新学的过桥米线以供品尝。

  偌大的瓷碗摆了一桌子,众人学着六婶的样,先将一小碗嫩白色的米线倒进了鸡油覆盖的汤汁里,然后再将一堆肉菜蛋之类的食物统统倒进碗里。

  滚烫的汤汁立刻与其他食材发出相互交融渗透的滋滋声,食堂里随之便响起了混乱的碗筷交响乐,随后便是大家被烫到后嘴里拼命吹气的声音。

  滋滋复哧哧。

  滋滋复哧哧。

  再配上黑坛子里六婶早就腌制好的酸笋,那味道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过桥米线罗曼前一世时不知已经吃过了多少回,因此自然不会再犯大家所犯的那些低级错误。

  只见他慢条斯理的先将米线倒入碗里,而后挑几样自己喜欢的菜类夹进汤里,最后还倒了一枚小小的生鸽子蛋进去。

  等到过了两三分钟,这才拿起筷子慢慢搅动汤面,从容的吃起了米线。

  张大彪看大王吃的无比香甜,也学着他的样子将米线倒入汤里,却因倒米线时太过着急而溅了自己一脸的油汤,烫的龇牙咧嘴的乱蹦乱跳。

  九叔公鄙夷的看了一眼张大彪,脖子里早就学着大王的模样,把一块餐布塞了进去,端着大碗慢条斯理的吃米线。

  吴军师现在无论走到哪里都随身带着那把折扇,以供他不时的研究学习大王无与伦比的书法艺术。

  等到低头准备吃饭时,却发现自己碗里的米线早已不翼而飞,着急的四处寻找。

  九叔公一边抓紧吃自己碗里多出来的米线,一边用筷子偷偷指了指旁边正在专心致志吃米线的张大彪。

  吴军师会意,立刻起身走到张大彪面前摆出一副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的脸色。

  正要对他发飙,却听门外忽然传来一声高叫,一个小喽啰迈着错乱的步伐跌跌撞撞跑了进来。

  “报!大、大王,山下发现一队官兵,正向我山寨围拢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