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实在是高啊!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246 2019.06.04 08:38

  (求收藏、求推荐)

  罗曼低头看了看衣服上刚被他抠了半个人的“囚”字,表情有些愕然,不知该如何跟他解释。

  “呃,这个字嘛……要不你猜?”

  这回答也够雷人的。

  吴有用低头一哂,神情中颇有几分得意。

  “吴某自垂髫以来,勤学苦读已逾三十载。虽不敢妄称无字不识,但自负也是博闻强识。

  但这圈圈里一个‘×’,实乃吴某平生之所未见,还请少当家的不吝赐教。”

  这帮文人呢!

  你让我拿什么来拯救你们的咬文嚼字?

  罗曼偷偷擦了把头上的冷汗,信口胡诌道:

  “军师果然大才,这还真不是个字。此符乃我狱中时所遇一个高人所创,实则为一道排列组合题。”

  “排列组合……题……是为何意?”

  “○○里一个×,其实可以有三种排列方法。

  分别为○○×、×○○和○×○,至于会作出何种选择,那就见仁见智、因人而异了。

  高人曾说此题最是明心见性,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胸怀气度、品性高下。

  不同人会因自身学识和修养境界的不同,从而做出不同的选择,参悟不同的哲理,实在奥妙无穷啊!”

  罗曼在吴有用手上比划着○和×,说的煞有其事。

  吴有用已经深深地陷入到脑补之中而不可自拔,只见他嘴唇哆嗦,念念有词。

  “此符虽然看似极为简单,却深合天地阴阳造化之理。

  若非我早年就对河洛之说有过钻研,此时恐怕也难窥其奥。

  这位高人,还实在是高啊!”

  眼看吴有用已经渐入魔怔,罗曼不好意思地咧嘴笑笑,悄悄拉着张大彪溜之大吉。

  ********

  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下。

  罗曼吐得撕心裂肺。

  厨娘六婶做的鱼肉粥,实在堪比猪食。

  又或许真让猪吃了的话,它们又会觉得堪比砒霜。

  虽然觉得这种想法不太吉利,但罗曼还是有点情不自禁地怀念起了牢饭。

  张大彪口角的涎水还在不停的往下流淌,也不知这货的体内到底储存了多少的水分,始终都没见他有个断流的时候。

  “六婶,你说说,这一年下来你得糟蹋多少好粮食?

  刚才你给我端上来的那盘子青菜到底是什么,为何我吃了就感觉嘴唇发麻?”

  张大彪秃噜着嘴说。

  六婶不好意思地苦了一下脸。

  “我……也不知是什么,就是你们早上带回来的那堆绿瓜果……”

  老天爷呀!

  你都不知是什么,就敢给人下菜吃啊?

  看着眼前这个更像屠夫的伙夫,罗曼心中也是一声惨叫。

  张大彪的嘴巴已经渐渐的由薄变厚,呈现出了香肠的轮廓,这让罗曼看着很是恶心。

  不过想到六婶的烹不择食,又深为他的不幸感到庆幸。

  知足吧,张大彪,比起断肠草,槟榔果的味道简直好极了。

  再用看余则成的目光反复审视了六婶一番,想起了后世的国军就是这么被自己人玩完的,心中就不由为自己的前途命运感到担忧起来。

  张大彪求救的眼神投向罗曼。

  罗曼扭过头指了指旁边山下的小河。

  张大彪会意,四肢并用地奔跑起来,到了山边纵身一跃,就消失在了罗曼的视线里。

  山下传来一阵乒里乓啷的撞击声,也不知张大彪掉没掉进水里。

  六婶“呜”的嚎了一嗓子,就捂着脸跑回了厨房。

  见罗曼跟了进来,抹了把眼泪说:

  “奴家的手艺,少当家的也是曾见过的。

  那会儿在老家时,哪回奴家掌勺供应庄客们的面食,那些汉子们不吃个三四碗能舍得放下碗?

  可这岭南除了稻米便是鱼虾,别说是做,就是连名字,奴家现在都还没认全呢。”

  罗曼叹了口气,知道她这是典型的北人南渡、水土不服。

  如此下去,恐怕自己的胃,也终难逃脱她的魔爪。

  为了自己今后的口福和生命安全着想——

  那就只能屈尊了。

  二话不说来到灶前,撸起袖子给锅里重新加了水。

  “瞧好了,六婶,这生滚鱼片粥我可就只做一遍。至于学会学不会,那可就全在您了。”

  六婶如获赦免的频频点头,凑身上来,拧住眉头,一副学不会就成仁的模样,让罗曼很担心她会不会伤及无辜。

  果断的让六婶站的离自己稍微远点,并告诉她说,这叫“旁观者清”。

  俯身从旁边的水盆里捞一条草鱼上来,刮鳞、淘肚、洗净血水,从脊背处下刀,将鱼肉以脊椎为分水岭,片成两片。

  再将鱼腩处鱼骨去掉,然后从鱼尾处下刀,斜刀将鱼肉片薄片,切成鱼片。

  见灶台上放有姜片和黄酒,把姜切丝加少许盐和黄酒拌了,倒入鱼肉中拌匀腌制。

  接着从灶台下的米桶里舀出来一碗大米洗净,加几滴油备用。

  “六婶,等水烧开后,先将大米煮进。大约一刻之后转小火炖熬,三刻之后关火,再将腌好的鱼肉放入,加盐,加葱。”

  罗曼一边将之前淘好的米倒入沸水中,一边向站在旁边的六婶解释。

  “食鱼肉主要讲究一个鲜字,千万不要拿鱼肉当成猪肉的炖。那样肉煮老了,鲜味全无。

  所以切记要在关火后再将鱼肉倒入,让滚烫的粥将鱼肉自然烫熟即可。”

  六婶闻着渐渐香味扑鼻的粥,笑的眉弯眼眯。

  “嗯,果然很香呢!不过少当家的,您和奴家一样也是北边人呢,如何就对这南边的美食如此精通?

  嗯,不过这粥可真是好喝呀!少当家的,您也来尝尝。”

  六婶享受美食的呻吟声,让罗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上辈子在吃货女友的威逼色诱下成长为一代厨男的事,罗曼并不计划拿出来吓人,于是只好打起了哈哈。

  “呃……呵呵,其实是牢房里伙夫不够,我常去帮忙而已啦……

  对了,六婶,有句话我可得跟您当面说清楚。

  以后要想跟我学厨艺,那就得注重食材讲究,可千万不能再将那些连你都不认识的东西,胡乱炖了给人吃了。

  好了,待会您就照此方法多熬点出来,让大家伙都尝尝鲜吧。”

  罗曼摇着手走出厨房,此刻他最担心的是张大彪。

  按照重力势能的解释,质量越大的物体,具有的重力势能也便越大。

  那么以张大彪那样的大块头,如果不幸是从十米以上的高地落下……不幸是以头着地……不幸还没落在水里……

  正当罗曼以最大的不幸揣测张大彪时,一个破衣烂衫的叫花子,拖着一条血淋淋的腿走到了他的面前。

  “少当家的,还是您的办法管用啊!我用河水清洗嘴唇后,顿时就感觉舒爽了很多。

  嗅嗅,什么味道?

  好香啊……兀那婆娘,给我住嘴!”

  张大彪扔掉手里的棍,箭一样冲进了厨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