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 铁姑娘的困惑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555 2019.07.21 20:00

  罗曼会游泳,可他却丝毫不敢暴露这项技艺。

  因为他怕万一要是对方发现他会水,会变态的再给他绑块石头扔进水里。

  到那时候,他可就真有溺水而亡的可能了。

  只好装作旱鸭子一般在水里起起伏伏、大声呼救,偶尔还要像金鱼一样露出水面吐个泡,表示自己确实喝了许多水,都撑得开始吐了,把铁姑娘吓得在岸边留着眼泪尖叫不止。

  在这项全凭演技的运动里,罗曼最终还是凭借精湛的技艺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

  当奄奄一息的他被两个会水的好汉捞上来扔到岸边时,人们发现他嘴里还在不停的向外吐水。

  为了防止铁姑娘一着急再上来给自己做人工呼吸,罗曼在恰到好处的时间里翻个白眼醒了过来。

  随后便被两个喽啰扔进了暗无天日的牢狱里,还说是不如此不足以抚平大王受伤的灵魂。

  罗曼自然知道他受伤在哪里,因此也不敢强辩,只好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接下来的坐牢生活中。

  他自问在这方面还是有着丰富经验的,毕竟自己初来乍到时,就住在韶州府的牢城营里,如今也算是回归故里了。

  因为有狄青和铁姑娘的暗中照拂,其实罗曼在地牢里的日子过得还算可以。

  每日除了吃肉就是喝酒,偶尔赶上好时候,还能观看一下真人版的酷刑逼供,生活过得丰富多彩。

  不过听到范文程要来审讯他的消息后,罗曼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先不说当日暗中协助赵蠡将他从西部茶市上排挤出去的事有多么遭人痛恨,就只说自己杀了他儿子范志和的事,就足以让范文程将自己挫骨扬灰了。

  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在地牢里接见了范文程,恍然发现他对自己的印象竟都停留在范志和写给他的书信之中。

  而对于真人版的罗曼,他到底是多高多胖、长什么样,范文程脑海里却并无实实在在的印象。

  发现这个秘密后,罗曼将之前所有的担心都抛诸脑后,仿佛一下子就从中找到了无限的发挥空间,兴奋的自编自导。

  然后尽情的将那个罗曼按照自己的反面教材编排一顿,反正脸不红心不跳,最后还信誓旦旦的告诉范文程,自己和罗曼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是完全可以承担起带领大伙去抓罗曼的重任的。

  范文程开心的走了,而罗曼也很快便被释放出了狱。

  这倒不是因为范文程在大王面前给他说了多少好话,而是被他救下的那个新娘子终于开了口,要求大王裘铁山立即释放罗曼。

  对于美女的意见男人一般都不忍拒绝,对于想得而尚未得到的美女意见,男人就只剩言听计从了。

  出狱后的罗曼被安排在铁姑娘的手下干活,主要是做一些洒扫庭院的体力劳动,时间上可以自由支配,倒并不需要每天顶着大太阳出来干活。

  铁姑娘虽然长了一副男人的面孔,内心里其实却是一副女人的心肠。

  情感细腻,多愁善感,每天除了喜欢照镜子,就喜欢独自一人坐在月亮下面自哀自怜。

  罗曼有时候也会被强迫叫过去被灌输些心里话。

  不知怎的,铁姑娘总觉得罗曼的思维和这个时代里的所有人都不一样,而且对自己有异于别人的想法,也总能给予更多的宽容和理解。

  其实罗曼上辈子对玻璃的事情早已见怪不怪,因此当铁姑娘告诉他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女人时,他表现出了一副风平浪静、毫无波澜的神情。

  “大佑,你真的觉得这样的想法没什么吗?”

  铁姑娘拢了拢额前垂下的头发,焦急的等待着罗曼的回答。

  “呃,真没什么。无论喜欢男人或是女人,那都是你的自由,只要对方也有和你一样的认知,那你们在一起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谁也无权反对。”

  “那你能告诉我,我为什么就会和别人不一样呢?”

  罗曼低头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太过复杂,只能凭借自己上一世从电脑里得来的一些讯息简单答道:

  “这个嘛……有点难解释,也许是你生来就如此,对异性……呃,也就是女人,天生就没有喜欢或冲动的情感,相反却对男人有着类似的这种欲望或冲动。

  也有可能是……和你从小生长的环境有关,比方说你的父亲从小就给了你许多的心理创伤,让你……”

  罗曼尽量用这个时代能听懂的名词来帮他作出解释,铁姑娘很认真的听着,不时点点头,不时又摇摇头。

  圆圆的月亮之下,二人就这么安静的坐在屋顶,在美丽的夜幕里留下两个单薄的身影,继续谈论这些奇怪的话题。

  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罗曼感觉自己都困得快要死了,可铁姑娘却好像依然兴致浓烈,不停向罗曼追问着没完没了的问题。

  天亮了。

  东边的山头已经渐露曙光,可月亮依旧奇怪的挂在天上。

  铁姑娘轻轻抱起靠在自己肩上已经睡着的罗曼走下屋顶,来到房间将他放在自己的床上,然后为他盖好被子,坐在床前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

  透过窗户看见外面的天光渐白,于是打开门走到屋外向四周瞧了瞧,发现没有人,于是就蹑手蹑脚走到了墙根下,拿起一把扫帚帮罗曼将庭院打扫干净。

  裘铁山最近一直计划着再去云门寨走一趟,上回损兵折将空手而归的事实,一直让他有些耿耿于怀。

  此番既有了罗大佑那小子可以带路,他决定亲自出马,好尽快将那个罗曼抓回来交付范文程,而后拿到自己该得的金子。

  山寨里这些年发展的不太顺当,以前此处是通往西部边市的必经之路,大批的商人每年都会从这里经过,将货物运往西部边市去售卖,以便赚取差价。

  可在他连番抢劫了几次之后,商户们知道这一带有匪寇扎寨,于是都绕开此处另外寻了出路,宁可舍近求远,也绝不再从龙阳山下经过。

  虽然自己也曾带人去破坏了几次他们新建的路,可一来是那些路大都偏僻崎岖、路途遥远,弄得自己人困马乏不说,还得不到多少实实在在的好处;二来也抵不过那些商人总能找到新路,每每都让自己竹篮打水、白费功夫。

  现在山寨已经是坐吃山空,快要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如果再没有银钱进项,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穷的连锅都揭不开了。

  山下倒是有两个村庄搬不走,可里面除了耿财主还算有些家底儿外,其余都是些穷的叮当响的农户人家,哪会有什么闲钱供养山寨?

  再说耿财主这些年也是不堪其扰,这回好不容易弄了个美娇娘给自己做压寨夫人,总不能刚收了人家的美人,反手就去将他再打劫一顿吧,那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前些时日就听范文程说过,那云门寨在罗曼的带领下好像发展的颇有成效,大把的银钱不知积攒了多少。

  此番若是能去那边将罗曼劫来,顺便再将他山寨里的银钱洗劫一空,估计让这边再快活个三两年的,还是不成什么问题。

  裘铁山心中如此计较,登上号令台擂响了聚令鼓。

  鼓声轰隆轰隆的远播到山寨各个角落,众位头领听到鼓声,纷纷前往聚义厅集结,准备参加山寨议事。

  罗曼正在被窝里做好梦,却被急急忙忙跑回家的铁姑娘叫起来带往聚义厅,说是大王让他过去参加会议。

  就这样,罗曼成为了这里第一个可以参加头领会议的小喽啰,并因此收获了许多小喽啰的惊羡与赞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