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大王万岁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698 2019.06.14 20:00

  天还未亮的时候,九叔公就已经拄着拐棍,一个人颤颤悠悠的来到了寨门前,独自望着山下的那条大路发呆。

  从云门寨到十八里铺,算起来也不过三十里远的路程,可大王他们却走了一天一夜还没有回来。

  如今天色已经快亮了,可路上却依然冷冷清清的不见他们身影,怕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吧?

  九叔公的脸上明显有了几分担忧的神色,老黄历上的那句“不宜出行”从昨晚上开始,就一直在他的心头萦绕作祟。

  他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为何就没有对大王说实话,难道自己的这张老脸,能比大王的人身安全还要重要?

  想到这里,九叔公叹息着摇了摇头。

  眼看东方的天际已经渐渐泛起了白色,起身走到山寨门前竹林下的那块大青石板上坐下。

  整个云门寨,除了瞭望塔,就属这个地方的视野最为开阔。

  坐在这里,山下道路上的状况就可尽收眼底,简直就是个迎来送往的绝佳圣地。

  九叔公静静的坐在石板上,望着山下那条上山的必经之路,等候着大王回家。

  ********

  罗曼睡得香极了。

  昨晚上他困了就让张大彪背着他睡觉,可谁知弟兄们却都不答应。

  说什么这样的睡姿实在不利于大王安然入睡,而且还会严重的影响到大王的睡眠质量,没准也会给大王的人生成长留下一些抹不去的阴影,实在害莫大焉。

  大王是金枝玉叶,是山寨里的金饽饽,必须用全世间最顶级的睡姿方能诠释他的伟大。

  不行,必须得想个办法出来,绝不可委屈了大王。

  罗曼被他们喋喋不休的争论吵的无法入睡,他发现这帮忠心的下属们就是一群只会出难题,却毫无解决难题能力的人。

  他们的办法始终都围绕在如何把大王摆平了的话题上展开,甚至还有一个二百五提出了要用倒攒猪蹄的手法,将大王捆在一根竹竿上,然后由大家抬着走。

  据他说,这还是他在经过了对生活的观察和总结后才发现的真理,因为猪就是这么被抬着走的时候,睡得才最安稳。

  罗曼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在沉默中爆发,那就真要变成猪了。

  于是亲自指导着他们用路边的竹子和衣服做成了一副担架后,就舒舒服服的躺了上去。

  担架做好了,可十几个人却都傻了眼。

  这他娘的简直就是出门打劫的必备良器啊!

  既可以装运大量的财宝而不受累,又可以抬着伤员逃跑如飞,关键是它还能在必要的时候哄老大睡觉。

  生气这么简单的玩意儿自己怎么就没想出来过,还害大王因为这点小事伤神费脑的,一个个垂着脑袋在那里自怨自艾。

  岭南的气候本就潮湿多雨,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天空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吴军师灵机一动就出了个馊主意,让大家照着这副担架的样子,又做了几副担架出来,然后把大王包围在中间。

  这样既遮风又挡雨,岂不妙哉?

  吴军师为自己的触类旁通喜不自胜,而罗曼却因为躺进了“棺材”里而有些心下凄然。

  当张大彪等人抬着这副“棺材”,终于出现在上山必经的那条大道上时,九叔公腾地一声就站了起来。

  眨巴了好几下老花眼,手搭凉棚就跟他长了一副千里眼似的望向山下的大路。

  再三确认了张大彪他们抬的是一具棺材,而大王又确实不在人群里时,九叔公就嗷的嚎了一嗓子,扔掉了拐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下了山去。

  见九叔公以骇人的速度冲了下来,张大彪等人都为之一惊。

  吴有用正要炫耀自己的杰作,却不期九叔公根本就不给他机会,通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扳着“棺材板”嚎嚎的哭了起来。

  “我的大王啊,叔公有愧啊!昨日其实老黄历上写的是‘不宜出行’,都怪我一时被猪油蒙了心,要脸要得上了头啊!如今你这一走,可教这族里的人以后还怎么活啊……”

  九叔公伏在“棺材”上,深刻的检讨了自己所犯下的滔天罪恶,并对自己有瑕疵的人性进行了刨祖坟似的批判,力度之深、之广、之厚、之大,令闻者无不侧目。

  吴有用等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们万万没想到,一向德高望重的九叔公,居然还有这么多不堪回首的历史往事。

  心里对这个老前辈的人品道德,都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罗曼睡在“棺材”里不堪其扰,气愤的一掌掀开了“棺材盖”正要发飙,却见是九叔公跪在地上哭的死去活来。

  连忙下来扶他老人家起来,却把九叔公吓得差点又跑回山上去。

  “叔公,别跑呀,是我,我是罗曼!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哭得跟如丧考妣似的?”

  “曼儿?曼儿!真的是你,你没死啊?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罗曼有点莫名其妙,实在不知道九叔公唱的这是哪一出。

  “叔公,有您亲自给本王挑选的这十几个死士护侍左右,我就是想死也难啊!”

  九叔公回过神来,知道自己是误会了,还因此出了许多的洋相。

  立刻板下脸来开始查找元凶,问这棺材板到底是谁做的,因何要把大王放在棺材里面吓唬他这个年高德劭、身体不好的老人家?

  大伙一致把眼神友好的投向了吴军师。

  吴军师讪讪的摆了摆手,表示他也是有冤情的。

  “九叔公,在下这么做,纯粹是为了能帮大王遮风挡雨,完全是出自一片赤诚之心啊!”

  九叔公毕竟刚才激动之余有些忘情,当着他们的面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这会儿醒过神来,正担心他们几个会出去乱说,败坏了自己的名声,以后在山寨里就不好混了。

  于是借题发挥,冷哼了一声后,刚柔相济道:

  “既然你等已经护送大王安全回来,也算大功一件。

  将功抵罪,今日之事,老夫也就不再追究了。

  但有一件,谁要胆敢把刚才的事说出去半个字,传到老夫的耳朵里……哼哼,那就别怪老夫到时候翻脸无情了!”

  吴军师当下就拍着胸脯庄严承诺,表示绝不会对今天的事——尤其是九叔公忏悔的事,向外透露半个字。

  九叔公在逼着大家与他歃血相盟后,这才满意的带领他们上了山。

  听说大王回来了,云门寨里的男女老少们都到寨门口来迎接。

  几位罗氏族里的老奶奶含着泪水走上前来,颤颤巍巍的摸着罗曼的脑袋泣道:

  “昨晚上奶奶们等了你一宿都不见回来,你都不知把奶奶们都急成什么样了!

  俗话说,平安就是福,如今大王总算安全回来了,这对我们而言就是最大的喜事。

  以后这样的事就不必亲去了,也该放手让手下的人去历练历练才是。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可不能白喂养了他们!”

  罗曼虚心的接受了奶奶们的教导,从怀里掏出许多的金银财宝交到他们的手上,笑道:

  “奶奶你们看,这就是曼儿此次下山带回来的收获。

  有了这些,以后咱们就可以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穿什么穿什么了,咱们山寨里的人,就再也不用为生活而发愁了。”

  随后另外的十三人也同时解掉了裤子,吓得老奶奶们大笑着捂住了脸,嘴里骂着“臭不要脸”,眼睛却在指头缝里瞪圆了看。

  当看到从他们身上掉下来的金银财宝时,人堆里顿时就是一阵山呼万岁,罗氏族人更是欢喜的都围了上来。

  一个个很自觉的当起了维护秩序的管理员,防止大家一哄而上哄抢财宝。

  同时还很大方的从地上捡起一把铜板,每人一个铜板的分发给外姓人,嘴里还唠叨。

  “呐,拿好喽!

  都记住了,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

  这些都是大王给你们的好处,以后你们都必须忠心耿耿的侍奉大王。

  只要跟着大王好好干,我保你们不缺吃、不缺穿,有花不完的银钱享用。

  来,拿了钱的都跟我喊。

  大王万岁!”

  “大王万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