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 失落的头领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590 2019.07.26 20:00

  对于裘铁山举办的庆功宴,罗曼可没什么兴趣参与。

  在喝几杯酒权作应酬后,罗曼便以不胜酒力告辞诸位,独自回到住下。

  狄青早已等候在门口,看到罗曼形单影只的样子,笑道:

  “怎么,庆功宴不合你的口味?”

  罗曼笑向狄青摆摆手。

  “与其和那群人喝无聊的酒,不如回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更有意义的事情?”

  狄青不怀好意的笑道:

  “继续带着龙阳寨里的土匪去为人民服务吗?”

  “嗯,”罗曼表示赞赏的耸了耸肩膀,勾起嘴角:“是个不错的主意。”

  坐到桌前拿出两个杯子,从床下掏出一坛酒为自己和狄青各斟一杯。

  “酒逢知己才会感觉喝的有趣,来,干杯。”

  狄青碰一下罗曼手中的酒杯,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你对那位穆姑娘感兴趣?”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罗曼将嘴里的酒喷了一地,咳嗽了好一会儿才问道:

  “谁说我对穆姑娘感兴趣了?狄青,这种话你可别乱说啊!”

  “真不感兴趣?”

  狄青用一种玩味的眼神审视罗曼,罗曼咽口唾沫,“没兴趣”,大大灌了口酒下肚。

  “本来还想把近来打探到的一些消息告诉你……算了,现在好像没这个必要了。”

  狄青接过罗曼手中的酒坛,为自己斟满一杯,然后抿了口,轻轻旋转杯中余酒。

  罗曼最近都在忙收费站的事,对于山寨里发生的事的确没有太过在意。现在听他如此说,才恍然意识到,好像确实有很长时间没在山寨里见到狄青了。

  “你最近下山了?是裘铁山派你去打探穆姑娘的事了?”

  狄青笑着点点头。

  “没错,我最近一直都在象州打听有关她的故事。顺便……你老丈人的事也打听到一些。”

  “我老丈人——不是,他爹到底是怎么死的?”

  “默认了?呵呵,喜欢人家就是喜欢,干嘛遮遮掩掩的,口是心非……”

  罗曼急忙掩住他的嘴,像四周小心看看。

  “别胡说成吗,小心隔墙有耳。这事要让大王知道了,我以后在龙阳寨还能继续混吗?”

  狄青拨开他的手,终于抓到口实似的用指头点点罗曼。

  “噢,终于承认了……呵呵,放心吧,这一带我早就检查过了,除了你我,再无别人。”

  狄青笑过之后,表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

  “穆姑娘这些年确实吃了不少苦头,不过品行还是没问题的。她几次三番到官府想为父亲伸冤,最终也都无果而反。这次大概也是被逼急了,所以才想出这样的办法。”

  说着叹了口气,

  “他父亲倒也和她说的无二,确实是个爱民亲民的好官,百姓对他赞誉很高。

  只可惜当年死的不明不白,又恰巧赶上宜州发生叛乱,朝廷派来的征讨大军急需借他立威,于是便做了替罪羔羊,害得一家人都跟他在岭南受罪。”

  “这些穆姑娘那天都已经跟我说了,你能说点有价值的情报吗?”

  对于狄青打探来的消息,罗曼明显有些不满,夺过他手里的酒坛问道。

  狄青撇撇嘴抱怨道:

  “喂,毕竟是时隔十年的事了,我能打听到这么多已算很多了好不好?

  你老丈人——哦,不,现在还不能这么叫,应该说是穆姑娘他爹,当时是在家里被害的,整个过程就只有穆姑娘一人亲眼所见,其他人证物证全都没有,这却叫我怎么查?”

  罗曼思索着狄青的话,摩挲下巴道:

  “征讨大军来到是在城破以后的事,穆姑娘的爹死于城破前……那么,应该会有仵作先验尸吧。如果能找到这名仵作的话,或许会提供一些别的线索。”

  “人海茫茫,那么大一个象州城,却叫我去哪里找那名仵作?况且时隔多年,那名仵作还否在世都是两说,我看这办法难。”

  “难不难的试过了才知道,再说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罗曼的问题让狄青无法回答,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

  “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结识了你这么一位难缠的朋友?”

  狄青冲罗曼眨了眨眼睛,然后表情认真的注视着对方道:

  “好吧,就当是我自认倒霉好了,那就勉为其难,帮你跑一趟吧。”

  说完从罗曼怀里重新夺过酒坛,就到嘴边做出要喝的动作。

  “这下我总能喝了吧?一坛酒都对朋友这么小气,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哪里吸引我。”

  “你有听说过个人魅力这个词吗?”

  “……”

  ********

  龙阳寨收费站的成功运营,大大刺激了裘铁山的发财欲望。

  为将龙阳寨的盈利事业进行到底,裘铁山又强迫罗曼继续开发更多项目,务必要使龙阳寨人员都不闲着,集体投入到为山寨创收的事业中去。

  罗曼只好又接连拟定了物流存储仓库和中转服务站两个建设项目,同时还为过往行商提供安保物流服务。

  沿路百姓也在巨大的商流量中觅到商机,许多人一大早就肩挑做好的凉茶、鸡蛋以及各类饮食日用物品沿路售卖,收入比种田还好。

  范文程为复仇的事又来过好几回,可有了稳定收入的裘铁山底气很硬,表示要想让龙阳寨的兄弟为他复仇,就必须继续提供金条,而且还不保证什么时候能拿下云门寨。

  面对这种丧权辱身的无理条件,范文程自然严词拒绝,吵过一架后,怏怏不快的离开了山寨。

  龙阳寨近来都是普寨同庆的气氛,到处都沉浸在一份不可言喻的欢乐之中。

  可正如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完美,到处总会有不和谐的景色依然存在。

  在龙阳寨西南角上的一间房屋里,就有这样一个人与山寨里的气氛格格不入,几乎整日都将自己关在屋里沉沦酒海。

  方桌上到处散落着吃剩的鸡骨头和鸭脖子,空酒坛和剩菜碟凌乱的摆满桌子。

  一只黑猫翘着尾巴在桌下舔舐掉落的饭菜与骨头,空气里到处弥漫着腥臭味道。

  一个醉汉仰卧在并不比饭桌整齐多少的木床上,蓬乱的头发和许久未刮的胡须遮住了他的面庞,令人难以看清他的长相。

  “杜头领,杜头领?大王叫你过去一起饮酒呢,大家都去了,这会儿就等您呢!”

  窗外传来一个小喽啰的传唤声,随即就听到远处一个细弱的声音向这边小声嘀咕。

  “叫过他就是了,还真当自己还是什么头领呢。这会儿大王最看重的是罗头领,日后这龙阳寨上说话算数的人,想必也是罗头领无疑了,你还巴结这个过气的头领做什么……”

  杜松半眯眼睛听完外面的话,打个酒嗝坐了起来,听那两人还在窗外嘀嘀咕咕小声议论着他,站起来目视满桌的糟粕冷笑一声,然后愤然将杯盘酒坛掀落在地上,嘴里大声怒骂。

  “罗大佑他算个什么东西?爷爷我上龙阳寨的时候,他还在娘肚子里怀胎呢!不过才来这里几天,仗着为大王出了几条馊主意得了宠幸,就不把爷爷我放在眼里了,狗仗人势的东西!

  拿酒来,快给爷爷我拿酒过来!我杜松今夜还要再痛饮三百杯!”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头领要酒,也不把他放在眼里,只说道:

  “大王有令,今夜所有人只许在聚义厅内喝酒,别处都须禁饮。杜头领,您也别怪小的们,小的们也是有令难违啊,您多担待些吧。”

  说完也不理他,径直往聚义厅那边寻欢去了。

  外面的喽啰传达过大王的指令,便都跑的无影无踪,只留杜松一人还在对着窗外乱撒酒疯。

  “酒,酒,给我拿酒来呀!”

  他站在地上踉跄两步,然后仰身倒在床上发出一阵渗人的惨笑,随后在自伤自怜的哀嚎中沉沉睡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