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 轿子里的新娘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921 2019.07.20 20:00

  既然对方给自己蒙上头套,罗曼也就索性在路上呼噜大睡。

  等到有人将他从马车上赶起,这才发现自己已被他们绑住手脚。

  翻身滚下马车,有人过来解开了他脚上的绳索,然后就拖着他走进了一座凉气森然的山寨。

  走了很久的路还在继续走,看来这个山寨远比自己的云门寨要大上许多。

  罗曼一路盘算,感觉自己被人带着走过了一段木桥,然后就听到右前方有个声音喊道:

  “铁头领回来啦!哟,您这么快就将云门寨主给抓回来了?可喜可贺呀。待会儿大王回来,一定会重重嘉赏您的!”

  那位被他称作铁头领的人没有答话,等到走近了时,方才在那人头上敲一榔头:

  “就你嘴多。怎么,大王他出去了?”

  “嘿嘿,听说是耿家庄那位财主给大王找了个压寨夫人,这不,大王一大早就迫不及待下山去了。”

  铁头领长叹口气。

  “大王什么都好,就是在女色一道上,有失风范。”

  “嘿嘿,哪能跟您铁头领比呀,谁不知道您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

  对面的话里颇带些揶揄的味道,身边被称作铁头领的人冷哼了一声,倒也并无不悦的感觉。

  “滚蛋,臭小子,别总踅摸着拿本头领取笑,小心哪回揭了你的皮。”

  说完笑呵呵带了罗曼,径往前面的房间里走去。

  从刚才那番含义满满的对白里,罗曼大致已经猜出这位被人称作铁头领的人,就是那个走路喜欢扭屁股的男匪徒。

  等到进入房间,罗曼的头套终于被人摘了下来。

  久处黑暗的眼睛被突然照进的阳光刺的有些发痛,罗曼急忙闭上眼睛,等到完全适应了外面的光亮,这才缓缓再次将眼睁开。

  眼前的木屋恢弘阔大,高耸的屋顶确保了阳光能够充分照入,因此虽然屋里面积广阔,但采光却极好,几乎没有被阳光遮蔽的地方。

  罗曼站在地上,抬头向脚下道路的尽头望去,只见几级台阶之上,横摆着一把宽大的铜椅,上面铺一张电视里常见的金黄色虎皮,标准的土匪精装房。

  正通过房间里两旁摆放的椅子数量判断这里是不是匪才济济,被突然传来的话语打断思路。

  “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吧?”

  罗曼顺着话语的方向转过头去,这才第一次看清了对方面目。

  说话的人坐在右边一张椅子里,黑色的长发并未束起在头顶,而是用一根发圈箍住,向两边自然垂下。

  面色还算白净,只是胡须重了点,虽然看得出他每天都在用心清理这些男人的痕迹,但还是有些抹不掉的荷尔蒙留在脸上。

  想必他便是那个被称作铁头领的人了,罗曼如是想。

  铁头领翘起二郎腿好奇打量他,似在等他回话。

  罗曼轻咳了一声,笑道:

  “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家境尚算可以,如今见到这房子,才知道自己原来只不过一直是在坐井观天,夜郎自大罢了。”

  铁头领听了嘿嘿的笑起来。

  “你这话不假,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世上的事,哪有什么真正的高下之分,不过都是看和谁比较罢了。

  我看你小小年纪,能有此见识,也算不俗了。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因何会落在那两个老婆娘的手里?”

  罗曼刚才在屋外已经听那个守卫说起过,他们前往云门寨的目标正是想要捉拿自己,因此急忙改头换面,信口胡诌道:

  “小子罗大佑,本是十八里铺一户布商人家,因之前父亲生意周转不开,就向云门寨主借了两百贯钱,约定本月连本带息一并偿还。

  谁知我父亲在运送布料前往杭州时,途中遭遇了海浪,所有货物都连人带船沉到了海里。

  云门寨主见我还有几分学识,他又正好缺个侍读童子,因此就要我去山寨里陪他读书抵债。

  谁知今日正被两位奶奶带往山寨,路上便遇到了你们……”

  罗曼的话音越说越低,脑袋也渐渐垂落在了胸前,两行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满了脸庞。

  一个因为家庭不幸,小小年纪便被逼迫出来承担事务,以为父亲偿还债务的苦命少年形象,跃然眼前。

  铁头领哀叹了口气,两个眼圈竟也有些发红,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去给罗曼解开绳索,轻轻拍了几下椅子的扶手道:

  “没想到你和我一样,也是个可怜孩子……算了,这些伤心的事,咱以后就不提了。

  你若愿意,从今往后就随我一起跟着我家大王干吧。虽说山寨里如今不比往常了,可混个肚饱身暖,还是不成问题的。”

  罗曼正欲抱个大腿先保命再说,却听外面守卫一声高喝,尖锐的声音振聋发聩。

  “大王回山,全体跪迎!”

  坐在屋里的铁头领急忙起身,三两步跑到门外,谦卑的跪在台阶上恭迎大王回山。

  罗曼好奇的跑到门口,躲在门扇后悄悄看这大王到底长的啥样。

  一阵爽朗的笑声从湖对面一直传过这边依然清晰可闻,可见此人肺活量还算不错。

  罗曼如此剖析着,只见一个身高八尺,面带一条黑布的独眼龙汉子大踏步向这边走来。

  此人约摸四十岁往上年纪,生得膀大腰圆,宽脸高鼻,凶狠的面貌看上去就不似个善人。

  他一边迈步跨下木桥,一边将手里一把燕翅银环刀扔给了门旁守卫的喽啰,张开手大笑着走了过来。

  “哈哈,铁姑娘,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快看看本王今日给你们带回了什么?”

  独眼龙大王过来抱了抱铁头领的肩头,说完伸出一只大手向身后指去,只见一顶红轿子随后而至,被四个轿夫抬过木桥后停放在了地上。

  “嗯,都有赏!”

  独眼龙大王高叫着大笑几声,随即便有一位头领上来给四个轿夫每人发了一贯铜钱,打发他们下山去了。

  铁姑娘捏着兰花指扭了扭头,阴阳怪气的不屑道:

  “怕不又是一位压寨夫人吧,可别再像上次那样,再让我们白白的空欢喜一场。”

  独眼龙大王扬起胳膊向他一挥:

  “唉,不会,今天这位娇娘子,可是心甘情愿随我上山的!”

  说完大笑着走到花轿前,低头就要去掀轿帘,好将里面的新娘引荐给大家瞧瞧。

  轿前随之传来了“腾”的一声,一只纤纤玉腿陡然从轿帘后伸出,正好踹在独眼龙大王的心窝上。

  独眼龙大王本是怀着激动的心情要去迎迓新娘的,不料竟会先迎来了一记窝心脚。

  猝不及防之下,也没有意识到要去格挡,因此怀中结结实实挨了一脚,不由向后倒退几步。

  不过花轿里终究坐的只是一位弱女子,腿力不济之下,那一脚踹过来,倒更像是一只温柔的小拳头轻轻锤在了大王的胸口,让他更加心痒难耐。

  独眼龙大王哈哈大笑着拍了拍新衣上的泥土,准备再次上去请她下轿。

  这回倒是毫无波澜就轻易掀开了轿帘子,低头却见里面的新娘握把剪刀顶在了她白皙滑嫩的颈脖上。

  看到里面的美娇娘泪眼涟涟的望向他,一双媚眼在仇恨之中越发显得楚楚可人,惹人遐想。

  心里一万个舍不得的忍心退后,手摇风车般劝慰她千万别干傻事。

  “哎呀,我的娘子,你这是作何?之前不是都说好了的吗,你若是反悔,我也不强求你,只求你千万别做傻事。万一划破了脸,那可不是耍的!”

  新娘抵着自己的喉咙从花轿里一步步走了出来,弱柳扶风之下更显娇形媚态,倍感担心的独眼龙大王只好踩着猫步连连后退。

  罗曼偷眼在门缝里瞧时,那新娘恰好也对这边惊鸿一瞥。

  四目相对之下,罗曼不确定对方是否也同样看到了自己,但可以肯定的是,女子的容颜的确具有惊世之美。

  新娘不断退到湖边之上,温柔却不失坚定的向着对面的独眼龙大王喊道:

  “我说过,要等你为我报仇之后,我才会嫁给你!如果你想食言,我就死给你看!”

  对方的美貌让此刻所有见到她的人都无不为之动颜,即便是连铁姑娘这样只对男人感兴趣的男人,也忍不住想再多看她几眼。

  独眼龙大王更是酥软的犹如一滩烂泥,看着对面的美人却可望不可得,这让他死的心都有了。

  “别,别,千万别!我答应会帮你复仇的事,绝不会食言。只是……只是这复仇并非一朝一夕的事,却叫我、却叫我如何忍得了那么久……”

  哼!

  女子对男子充满鄙夷的冷哼一声,转身毫不犹豫就跳进了深不见底的湖水里,激起好大的浪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