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简直屈才了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814 2019.06.15 09:06

  九叔公满腹狐疑的看着一地金银,隐约觉得此事十分蹊跷。

  那赵蠡不过是个破落的小茶商,即便大王的炒茶大法再玄妙,恐怕他一时半会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况且从山寨到十八里铺,不过三十里远的路程,大王他们因何就走了一天一夜,直到今天早晨才回到山寨?

  作为一群有着成熟经验的贼,大王他们是势必不会犯在赵蠡家过夜这样的低级错误的。

  那么就可以断定,这其中必然是另有玄机了。

  只是这玄机到底是什么呢?

  九叔公挠着头,觉得此事还不好直接去找大王盘问。

  虽然自己是他的叔公不假,可毕竟罗曼才是这山寨里至高无上的王。

  要是再因此弄出个以下犯上的罪名来,那自己这颗老头,说不定就可以光荣下岗了。

  看来突破口还得从张大彪身上找,这孩子老实,是个下手的好苗子。

  九叔公看看不远处坐着的张大彪,抬脚走了过去。

  而此刻的张大彪,正勾引了一群没有下山的小喽啰,坐在地上拍着身边一个小伙子的肩膀,海吹昨日下山时的经历。

  “唉,兄弟,你就是个没福的呀。这回没能跟着哥哥我一起陪大王下山,那实在是你此生最大的遗憾!

  哥哥我自诩也曾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了,以前跟着先王的时候,什么样的人家没去打劫过?

  可直到昨日见了大王他老人家的手段,那才让哥哥我开了眼啊!”

  张大彪摇着头欲言又止,听得大伙心痒难耐,急忙催促:

  “张队率,大王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打劫的,你就给兄弟们说说呗。兄弟们虽说没福气和大王一起下山,可听了也一样能长个见识不是,就全当是也跟随大王下了一趟山了。”

  “兄弟你一看就是个有上进心的人呢!

  这样吧,哥哥我今天也不占你们便宜,就一人一个铜板,权当是给哥哥我买酒润嗓子了,如何?”

  大家伙一听说这臭不要脸的居然还想要钱,心中都对他的无耻行径唾骂不已。

  可怎奈又十分的想听这个故事,最后踌躇了半天,还是十分不舍的把钱付给了他。

  张大彪收过一枚枚的铜板直接丢进了裤裆里,然后拍了拍手说道:

  “兄弟们,说起大王的打劫本事,那可真是叫哥哥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这么跟你们说吧,以咱们大王那样的打劫手段,在咱们这样一个小小的山头当个大王,那简直就是屈才了!”

  众人都把耳朵伸的老长,谁都不敢言语,生怕错过其中的细节,让自己掏的那一文钱白打了水漂。

  只听张大彪继续往下说道:

  “那赵胜何许人也?那他娘的就是个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人精呢!

  我们刚去十八里铺,就被这小子给我们摆了一道。

  哎呀,那场面你们是没见呢。

  浑家老小那是大的哭、小的闹,那赵胜为了多给孩子吃半个窝窝,硬是都准备要出去要饭了呀!

  说出来也不怕众兄弟们笑话,哥哥我,当时就上当了。

  还他娘的差点把自己压裆底的几文钱给捐了出去,现在想起来老子都觉得害臊啊!

  可你们猜大王怎么着?

  隔墙只看了一眼,就愣是从那小孩嘴边残留的一点猪油识破了他!

  那赵胜对此也是佩服的不行啊,挨了一顿揍还笑嘻嘻的端出了一百贯钱,说是先给大王压压惊。

  哥哥我当时眼睛就直了,你们想啊,以前咱们跟着先王的时候,何曾一次打劫过这么多的钱?

  还他娘的是被打劫的自己乐呵呵的奉上来!

  原以为这回大王总算心满意足了吧,拿了钱赶紧带兄弟们回山寨,也够咱们快活几日了。

  可你们猜怎么着?

  大王那是纹丝未动啊!

  笑呵呵的从怀里掏出一包茶叶直接就拍在了桌子上,说这是爷爷新制的茶,味道还不错。

  你们想不想与爷爷做生意?

  想的话,爷爷我只负责制茶,剩下的一应杂事都归你们管,利润四六分,我六你四!

  那赵胜登时就转回了屋里,翻箱倒柜的,又踅摸出了整整五十贯钱献给大王。

  大王不收还不高兴,腾的一声就跪在地上,求大王赶快赏脸收下,不然立刻就要撞墙。

  你们也都知道,咱们大王那就是个心软的活菩萨。见他这样,岂还有不收的道理?最后也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哎呀呀,天下竟还有这等事!”

  人群里顿时发出一阵惊喜与赞叹的啧啧声,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原来打劫,有时候还可以这么简单。

  九叔公一听,就知道张大彪这是在吹牛了。

  不过想到这是一个树立大王威信的绝好机会,就凑着脑袋在旁插话。

  “这话我信,咱们大王向来做事就是不走寻常路,总能出奇以制胜,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彪子,有一事我就不明白了。

  按你所说,这前前后后,赵胜给你们的钱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一百五十贯,可刚才光只就你裤裆里掉出来的那些金银,也不止这么多,这又作何解释?

  再说这十八里铺,距离咱们山寨不过三十里远,你们怎么就到了今天早上才回来,这里面怕还有什么事瞒着大伙吧?”

  “叔公,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呀,就您眼睛最毒啊!

  来来来,请到这里坐,彪子给您好好念叨念叨。”

  张大彪见自己的故事连九叔公都感兴趣,很高兴的就把老人家搀到了身旁坐下。

  “说起这事啊,哥哥我本来不想说。为什么呢,就怕兄弟们听了以后会妒忌,会影响到咱们兄弟之间今后的情分。

  不过现在既然九叔公这么问,那哥哥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其实昨晚上吧,我们从赵胜家出来的时候尚早。

  后来我就和吴军师我们俩商量,你说既然咱们好不容易才下山一趟,山上平时又没个什么乐子,何不就拿这一百五十贯钱,到离十八里寨不远的安远镇市上去快活快活?

  弟兄们,说到这事,兄弟我还不得不再夸咱们大王一句,咱们大王那可真是个盖世无双的好大王啊!

  能效命在他老人家的麾下,算我张大彪祖上积了八辈子德了。

  大王当时一眼就看出了兄弟们想去逛窑子,可他竟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还说这是什么人体的正常生理欲望……”

  “你说啥!你们居然带着大王去逛窑子了?”

  九叔公听到这帮挨千刀的竟然敢骗着年纪轻轻的大王去逛窑子,立刻就火冒三丈,脱下鞋子就要往张大彪的脑袋上拍。

  “好你们这帮畜生!

  我几次三番交代你们要好好保护大王周全,你们就带他去干这种事?

  我说呢,怎么就一夜都没回来,原来是去嫖婊.子去了!

  还有那个吴有用,他在哪?

  下山前我是怎么交代他的,他都忘记了吗!”

  吴军师摇着羽扇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慢慢走了过来。

  “叔公先莫要动怒,且先听在下一言,再打不迟。

  昨晚上张大彪是想带大王去嫖.妓不假,可在下也是对大王百般劝戒啊。

  大王当时就已经答应了在下,要励精图治,好好发展山寨,绝不干这些蝇营狗苟的买卖。

  可谁知他转眼就自己走进了青楼里,我们一个做下属的,又如何敢再去拦他?”

  人群里有几个昨日一起下了山的兄弟,连忙点头,表示吴军师的话所言非虚。

  九叔公怒气稍减,只捡他最关心的重点部位穷根问底。

  “那大王后来到底进去了没有?”

  吴有用笑道:

  “进去了,进去了。只不过进去把一个欺侮兄弟们的少年公子给打成了猪头。这些金银之物,就都是从那青楼里劫来的。”

  人群里有人忍不住叫了声好,说有这样一个肯为弟兄们出手的大王,那做贼才算做的有了尊严。

  “那这么说,大王压根就没碰那些不干不净的女人?”

  九叔公依然表示十分关切。

  “叔公,别说是大王,就是我们哥几个,也都他娘的守身如玉啊!”

  张大彪一句话逗笑了在场的所有人,连九叔公都忍不住的张口大笑起来。

  罗曼刚安顿好了几位奶奶,看到这边笑的热闹,也踱着步走了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啊这么开心,也说出来让本王乐乐。”

  正说着,只听后面瞭望塔上的人喊道:

  “报告大王,山下有一伙人正推着几辆满载货物的马车,直奔山寨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