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九叔公的烦恼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361 2019.06.19 09:37

  “够了!”

  眼见二人间的火药味是越来越浓,罗曼腾地一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变了脸色厉声斥道: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谈史,那本王倒要向你们讨教讨教,这‘君前咆哮’四个字,到底作何解释,你们也不妨讲来给本王听听!”

  九叔公和吴有用心中一凛,急忙双膝打弯的跪在了地上,诚惶诚恐的齐声说道:

  “属下知错,请大王责罚。”

  见大王余怒未消,张大彪虎头虎脑的往前一站,双手叉腰,亮了一嗓子:

  “来人哪!”

  “来你个头啊,你是还嫌不够乱是怎么着?”

  罗曼没好气的踹了一脚这个只会添堵的家伙,刚刚听令进来的两个小喽啰见状,急忙吓得又退了出去。

  罗曼背对着三人站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回转身来,言道:

  “吴军师说得对,山寨本就是上下一体,不该再分出个什么亲疏远近来,这样只会寒了众兄弟的心,不利于我山寨之团结。

  这钱,我看还是分成三份为妥。一份给我,一份给你们几个中层领袖平分,剩下的一份,就给山上所有的兄弟均分吧。

  但我有言在先,你们也要把我今日的意思务必都传达下去,好教众人知晓。

  以后我山寨之所得,要实行按劳分配的政策,谁干的多、谁干的好,谁对我们山寨之发展贡献最大,我就给谁分的钱最多。

  至于那些还抱着少干事、均得利的懒汉们,本王不会饿死他们,这个他们可以放心。

  但他们要想过上富裕的好日子,除了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辛劳与努力外,那是再无他法的。

  就这样,都散了吧。”

  说完这些话,罗曼已经拂袖而去,只留下九叔公和吴军师、张大彪三个人面面相觑。

  吴有用伏在地上回味了一下刚才大王所说的那些话,感觉心中似已了然,但又好像还不太了然,一时自己也难以说清这种复杂的情绪,只是拂了拂衣袖站起身来,恍恍惚惚的向外走去。

  张大彪对于这种十分耗费脑力的事,自然是不去多想的。不过刚才大王说的那句“山寨本就一体,不该再分出个什么亲疏远近”的话,还是令他印象深刻。心中只感到这大王对待属下们真是一视同仁,叫人心头很是暖和。

  九叔公则有些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神情显得十分沮丧。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一切都是为了大王好,可大王怎么他就一点都不理解自己呢?

  如今带着这样的结果回去,可让他向那些族人们作何解释啊?

  这岂不是要寒了那些族人们的心,让他们从今以后再也不拥护自己的这个孙儿为王吗?

  不行,自家的问题总归还属于家族内部矛盾,一旦要是因此而影响到了族人一致对外的团结局势,那只会让罗氏族人们都彻底玩完,谁都讨不了好的。

  哎,算了,有什么苦处难处,还是让自己这个九叔公担着吧。谁让自己是大王的叔公,又是罗氏族人里的族长呢?

  九叔公摇着脑袋慢慢从地上爬起,独自一人迈着蹒跚的步伐消失在了外面的小道上。

  晚上的时候,月亮悄悄的爬上了树梢,山寨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欢乐与喧嚣。

  罗曼带了今日分到手的钱,径自往九叔公的住处走去。

  九叔公很早就上了床,他今日实在没有什么心思再去和人打牌,因为无论他怎么解释,总会有一些族人对大王的行径表示不理解。

  是啊,大王的作为确实超出了他们所能理解的范畴。这历朝历代里,又会有哪个王对待外姓人比对待他的亲戚们还好呢?

  大王也许还是太年轻了,他还不知道这世间法则的残酷性,他还没见过这些道貌岸然的外姓人在危险与利益的逼迫下背叛旧主的丑恶嘴脸,因此他也自然不会知道笼络自己的族人们,在危险到来的时刻到底会有多么的重要。

  哎,算了,也许一个人的成长总是要经过错误的洗礼的,自己那会儿不也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吗,大王他又何能例外呢?

  先王临死时将大王托付给了自己,还不就是要让自己替大王多担待着点,多替他分点忧吗?

  现在这样的时刻到了,那自己就得拿出点长辈的胸怀来,如果连自己这个九叔公都不替大王担着,那又还指望着谁,去替他老人家担着呢?

  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谁啊?老夫已经睡下了,有事你明日再来说吧。”

  “咚咚咚。”

  “这到底是谁啊,老夫已把话说的如此明了,你却为何还如此执着不依呢?”

  九叔公没好气的爬起身拿了件衣服披在身上,靸着鞋下了地,准备看看到底是哪个没眼色的一直敲门不走,计划开了门好好训斥他一番。

  开了门正要骂他,抬头一看却是大王笑容满面的站在门外,“啊”的惊讶一声,随即又想起白天里的事,心中不快,于是垂下了头,扯了扯披在身上的衣服,黯然转身回到屋里,苍老忧伤的音调从里面传了出来。

  “不知大王深夜而来,找老夫还有何事啊?”

  “叔公还在生孙儿的气呢?”

  罗曼笑着走了进来。

  “哼,不敢,大王是一寨之尊,老夫不过一介老朽,人微言轻的,哪里敢生您的气呀。”

  “呵呵,看来叔公还是在生我的气呀,那叔公可知我今日为何要那样说?”

  罗曼将怀里那两锭十两的金子掏了出来,放在九叔公的桌上。

  “王朝更替、君死臣辱,那都是戏文里的话。实际上江山迭代,最惨烈的不过是君王的身首异处罢了。至于大臣们,他们还会是大臣,无非只是从唐朝的大臣变成了宋朝的大臣而已。”

  见九叔公瞠目结舌的望着自己一言不发,罗曼过去拉了九叔公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

  “叔公,其实我又何尝不知关键时刻还是亲人最可靠的道理?要不然这历朝历代的君王们,又为何总对自己的亲人们予以特别的优待呢?

  刘邦分封子弟,酿成了后来的七王之乱;晋武帝大封同宗子弟为王,致使西晋经历了十六年之久的八王之乱,最终导致了整个王朝的覆灭。

  有了这些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可后世的帝王却好像对此视而不见,依然乐此不疲的‘分王子弟,以为屏藩’,难道是这些人傻吗?

  不,我想绝对不是的。

  这其中一定是有许多让他们不得已而为之的道理的。

  可是叔公,族人虽然可靠,但他们却未必都有能力啊!

  我们山寨现在正值发展之际,需要的是各种各样的贤才来为我们山寨出谋献策、贡献智慧,只有这样,我们的事业才能够蒸蒸日上,我们的钱也才能越赚越多啊!

  族人们的利益,我自然是要去维护的,只是这些事情一定是不能做在表面的,因为那样只会让那些非我族类的有识之士对我们敬而远之,使我们孤立无援,最终一败涂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