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过桥米线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931 2019.06.28 14:30

  罗曼紧随其后走进来。

  一面帮着六婶端下托盘里的碗筷,一面向坐在桌前的呼延庆介绍菜肴。

  “大人,此乃我山寨刚刚研发之过桥米线,请您品尝。”

  “啥玩意儿?”

  呼延庆显然对这稀奇古怪的名字感到困惑,掏着耳朵回头问道。

  “呃,是过桥米线。”

  罗曼重复一次。

  “过桥……米线?”

  呼延庆低头看了看桌上摆着的一碗面和一碗汤,还有前面一堆乱七八糟的各种各样菜。

  觉得除了这碗面还能勉强叫得上是线外,这米……他娘的到底在哪?

  还有这一堆不长腿的玩意儿,难道还能过桥?

  一时捉摸不透,心想这帮酸腐文人除了整日会故弄玄虚、蛊惑人心外,简直就是一无用处。

  心里鄙视,嘴里冷哼一声道:

  “且尝过了再说。”

  说完端起那碗面,不由分说就夹着眼前一堆菜大吃起来,边吃边还嘀咕:

  “这他娘的猪里脊都是生的,却叫老子如何下咽。”

  罗曼看见这货竟然是在这么吃米线,心中就对这位呼延大人的勇敢尝试行为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过想到他态度傲慢且目中无人,也就没打算告诉他正确吃法,索性任他胡吃海塞,只当是君子报仇了。

  刚从外面安排了其他官兵饭食的六婶回来,看见呼延庆正端着一碗生米线大嚼,不由觉得好笑又好气,上前说道:

  “官爷,如果您要是这么吃过桥米线,那可真就是糟践美食、暴殄天物了。”

  呼延庆一听这厨娘竟敢教训自己,刚才压在肚里的那堆火顷刻间就爆发出来,筷子重重砸在桌上叫道:

  “本官就这样吃了,那又如何!

  不说是你们只会故弄玄虚、厨艺不精,净给老子吃猪食,还敢拿什么过桥米线的名字来糊弄老子。

  我且问你,这米呢,那桥呢,都在哪儿?

  这会儿反倒怪起老子的吃法来了,真是岂有此理!难不成就你这些破玩意儿,还能让老子给吃出花来?”

  六婶听了不由哈哈大笑,劈手夺过他手里的那碗米线倒进汤里,然后又将碟子里的猪里脊、豆腐皮,以及各色菜肴挨个都夹了点进去,最后将一叠酸笋推到他眼前。

  “喏,吃吧,看看到底能不能吃出花来,呵呵。”

  呼延庆没好气接过六婶手中的筷子,骂骂咧咧夹了一筷子米线放进嘴里。

  “咦?”

  嘴巴里的滋味不由让他放慢了吃速,眼珠子在眼圈里咕噜噜转几下,随即又夹了碗里的菜放进嘴巴嚼起来,之后便一句话都不说的只顾吃了。

  “如何啊,大官人,是不是当真吃出花来了?

  呵呵,您慢点吃,后面还有好酒好肉没上呢,您可千万给自个儿留些肚子。”

  六婶笑着调侃眼前这个年纪不过十七八的大将军。

  呼延庆倒也是个妙人,也不搭话,一鼓作气扒拉完碗中米线,大喊一声把外面一个伙头兵叫了进来。

  “这过桥米线,你可吃过了?”

  伙头兵跪在地上答道:

  “回大人的话,小人刚才吃过了。”

  “嗯,那你觉得味道如何啊?”

  “大人,这过桥米线味道实在爽口,小人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吃到这么好吃的食物。”

  “既如此,那本大人也就可以放心的打你了。来人啊,将他给我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伙头兵一头雾水,鼻涕横流求饶道:

  “大人,不知小的所犯何错,您要打我?”

  “所犯何错?”呼延庆剔着牙说道:“同样都是粮食,人家怎么就能做出这么好的食物来,你就天天的,呃,糟蹋军粮,这还不该打?”

  伙头兵满肚子的委屈却没地方说,只好自认倒霉,哭丧着脸被拉了出去。

  呼延庆这才眉弯眼笑的转过脸来,对着六婶赔罪道:

  “厨娘勿怪,刚才是我莽撞,错怪了厨娘。

  在下虽说自幼长在京城,天下美食不知吃了多少。可像今日这样的美味,却是生平头一次尝到。

  这过桥米线滋味鲜香滑爽,味道奇妙无比,实乃天下一绝。

  刚才如有冒犯之处,还请海涵。见谅,见谅。

  另外……这酒和肉,就都不要啦。

  我看你们山寨也并不富裕,能够如此招待我们,在下已经感激不尽。我等身为官军,叨扰百姓已属不该,岂能再给你们农家人添负担?

  要我说,这过桥米线就挺好,好吃还管饱。要是还有的话,就再给本官来几碗呗。

  嘿嘿,实不相瞒,这一碗……他实在是不够本官吃啊。”

  罗曼见呼延庆已被眼前的美食彻底征服,之前的傲慢无礼也随之一扫不见。

  于是拿出自己见缝插针、蹬鼻子上脸的本事,登时变了脸色恼道:

  “大人,要吃米线可以,不过咱可得把话说前头。我们山寨并不富裕,这点您刚才也看出来了。

  六婶的米线得来不易,皆是用上好的稻米碎磨而成,给你们这么多人一人一碗,已不知让我们山寨赔进了多少。

  我是这里的族长,不能让族人们因为我的大方,就让他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忍饥挨饿。

  如果您和您的弟兄们还想再吃,那咱们可就得明算账了。”

  雅间门外不知何时已经挤满了军士,一个个都用极端渴望的眼神望着呼延庆。

  “大人,您就再给小的们来一碗吧。实在不行,您就从小人们下个月的军饷里扣,小人们刚才……实在是没吃饱啊!”

  看着门外一双双渴求的眼睛,呼延庆有些犹豫。

  自己身为堂堂的边雄军都虞侯,请大伙吃个饭难不成还真要让他们自掏腰包?

  这话要说出去,自己日后也就没脸在军营做人了,更别提军中那帮同僚们本就喜欢鸡蛋里面挑骨头,到时候岂不要恶心死自己?

  可要是真让自己请的话,这么多兄弟,那得花多少钱啊。

  自己来边雄军任职不过一月有余,每月俸禄六十贯钱。头月的俸禄早被自己拿去买了土特产送回老家尽孝,这第二个月的俸禄又要到月底才发……

  关键是自己来这边雄军任职时候,偏偏又跟家里立下了军令状,说以后保证不会再向家里要一文钱。

  如今发誓时的豪言壮语犹在耳畔,自己如何能再向家里伸手要钱?

  哎呀,这可真是为难死我老呼了。

  心情忐忑,说话也就瞬间没了底气,用笑堆圆了脸问罗曼。

  “兄弟,不知你这过桥米线,多……多少钱一碗啊?”

  罗曼见他一脸大便不畅的样子,知道这小子是在心疼钱,故意激他:

  “不贵,一贯钱一碗。”

  “啥?一贯钱!你这又不是天鹅肉,如何就卖一贯钱一碗?嗯,太贵,太贵!”

  众军士也急忙附和:

  “是呀,小族长,一碗米线而已,任他是什么做成的,也不该如此之贵啊!

  即便是京城樊楼里一碗阳春白雪面,那也只不过才三百文钱啊!

  您就行行好,卖便宜点吧。我们都是当兵的,军饷也发不了几个,这么贵,我们如何吃得起?”

  “贵?那好,那我便将这价钱算给你们听,让大家都看看,我这价钱到底定的是贵、还是不贵。”

  罗曼拂起长衫坐在椅上,慢条斯理道:

  “这过桥米线乃是用上好之稻米精磨而成,我们山寨不种粮食,所以这稻米都得从百里以外的韶关运进,路上马要嚼料、人要吃饭,还有住宿,以及车轮之磨损……

  这一碗过桥米线,光配菜就有十几种之多。像这猪里脊和豆腐皮还算寻常之物,较为易得。

  可要说到象牙菜、鱿鱼片等其余几味配菜,却就难得的紧了。

  除此以外,你们可知这过桥米线,只这碗汤就要用掉整整十几只五年以上的老母鸡,熬制七七四十九天方可制成。

  ……”

  众军士听到这里,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吐着舌头啧啧称奇。

  “哎呀我的妈,就这么一碗饭,原来需经过这么多道工序方能制成啊!”

  “如此说来,这一碗米线卖一贯钱,倒也的确不贵。”

  “何止不贵,简直已算便宜了。若换作是我,没两贯钱,你们味都别想闻。”

  一时间人群里议论不止,呼延庆眼珠子滑溜溜一转,拍着大腿道:

  “既然价格公道,那就不需再理论了。这样,小族长,你就按这些军士的人数,一人再来一碗,今天本大人请了!”

  众军士听了无不欢呼雀跃,对呼延大人的豪爽大度感激万分。

  罗曼笑道:“大人德行高尚,小弟佩服。那是现在结账,还是吃完再结?”

  看着这位小族长诡异的笑容,呼延庆的嘴角抽搐一下。

  “吃完结,吃完结,军中兵士饭量大,万一有吃了不够的,再来几碗也说不得。

  你现在只管上过桥米线便是,等众军士都吃完,本官一并算与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