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挡路的鸡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280 2019.06.23 11:40

  到了第七天的时候,日头尚未崭露头角,云门寨的铁匠铺里就传来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吼。

  张铁匠手握一把菜刀冲出了铁匠铺,对着尚是星辰璀璨的天空下跪叩首,用颤抖的嗓音大声吼道:

  “老天爷啊,我们终于成功了,成功了!哈哈哈嗬嗬嗬……”

  张铁匠跪在地上喜极而泣,义子狗剩的心情此刻也同样是激动的不能自已,他紧紧的抱着父亲宽厚结实的肩膀,与他一起分享此刻内心的喜悦。

  “爹,我们成了,我们成了呀!”

  张铁匠将手里的菜刀递进狗剩的手里,让他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大王。

  狗剩红着眼睛接过父亲手里的菜刀,爬起身就向着大王所住的竹楼狂奔而去。

  手中的菜刀果真锋利无比,狗剩似乎都能听到面前吹来的风被刀切成两半而过的声音。

  他此刻的心情近乎狂躁,一只本打算出来打鸣的公鸡因为挡了狗剩的道,也不幸惨遭枭首的厄运。

  住在大王竹楼底层的小瘦子和小胖子还在睡梦中打盹,忽然听到公鸡的惨叫吓得浑身一哆嗦,尚未来得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阵疾风阵雨的脚步声就已横穿入耳。

  他二人原本除了负责大王的日常起居服务外,还担负着保卫大王安全的重任,此刻听到如此动静,心中早已惊的魂不守舍。

  急忙扯过床头的衣服匆匆穿好,顺手从墙上取下两把长刀在手,拔腿就往门外冲去。

  九叔公逼他们发下的不惜付出生命代价也要誓死保卫大王安全的毒誓犹在耳畔,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兑现诺言。

  正准备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歹人制服以泄心头之恨,刚开门就见一把明晃晃的菜刀闪着寒光劈到了眼前,急忙抬刀格挡,只听“铛铛”两声,手中的长刀顷刻间就被斩成了两段掉在地上。

  小胖子因为动作慢了一步,来不及向后闪躲的身体也被菜刀的边缘轻轻扫过,衣服上立刻就被撕开了一个口子,里面有鲜红的血液渗出来。

  “大王,宝刀制成了,宝刀制成了!”

  狗剩还在红着眼睛往里冲,小胖子和小瘦子听出来是狗剩的声音,急忙扔掉手里的刀将他拦腰抱住,合力夺过狗剩手里的菜刀后,小胖子转身一招泰山压顶,就将狗剩牢牢的压制在了腰下。

  “好你个狗剩,我看你是活腻歪了,竟敢手持兵刃夜闯王宅!说,你此刻提刀而来,是不是意欲行刺大王?”

  狗剩在小胖子身下拼命想要挣脱,这会儿听他二人竟然这样诬陷自己,一时间急的结结巴巴做出解释。

  “你、你们胡说!你们冤、冤枉好人!我才没有想要行刺大王呢,我是来给大王献刀的!

  你们快快放开我,我家爹爹吩咐过我,务必要将此刀立刻献给大王呢!”

  “好啊,原来你还有同伙,真是不打自招,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不是想去见大王吗?我们哥俩现在就带你上去,我们倒要看看,大王他到底会如何处置你这谋逆之人!”

  小胖子让小瘦子找来一条麻绳将狗剩浑身捆了个结实,从地上捡起带血的菜刀,一起押往竹楼之上大王的卧室。

  罗曼早被下面的动静吵醒了,此刻已然穿戴整齐准备下楼看看怎么回事,尚未出门就听到小瘦子和小胖子的声音从楼下传上来。

  “大王,抓着一个刺客,您猜猜是谁,竟是您给张铁匠找的干儿子!这个杀千刀没良心的,竟敢做出这种背信弃义的表子行径来!”

  话音刚落,罗曼就见二人已经押着狗剩走上楼来。

  “大王,就是这狗杂种,挨千刀的,可让我二人一顿好收拾!大王您发句话,要杀要剐但凭吩咐,我二人定教他父子两人生不如死!”

  罗曼绕着被绑的跟粽子似的狗剩上下打量,狗剩此刻嘴里被塞了一块布说不出话,只急得哼哼呀呀又摇脑袋又跺脚。

  小胖子和小瘦子二人怕大王不信,将手里带血的菜刀高高举起奉于大王面前。

  “喏,大王,这便是这小子行刺的物证,上面还带着血呢。”

  罗曼接过菜刀一看,只见刀身上闪着精钢所特有的美丽花纹。寒光之下,可见刀身上沾染着几块斑驳的红色血液,此刻早已凝固。

  看到这,罗曼心中已经基本明了,只是对这刀上的血迹还不甚明白,难不成老张还拿自己的胳膊和腿去试了试刀?

  缓缓回身坐到床沿上,挥了挥手笑道:

  “给他松绑吧。”

  “啥?大王,此人凶险万分,倘若松了绑再伤及大王,却叫我二人如何向九叔公交待?大王,求您体谅小人难处,还是绑着他吧。”

  “怎么,本王的话倒不如九叔公的话顶用了?”

  罗曼虽然觉得他二人忠心可表,不过对于他们害怕九叔公甚于害怕自己的事实,心中却非常不满。

  “松绑!再敢违令,军法处置!”

  小胖子与小瘦子二人见大王真的发了火,吓得悄悄吐了吐舌头,急忙不情愿的为狗剩松了绑。

  重获自由的狗剩来不及谢恩,先着急忙慌的把口中的那块布给掏了出来扔在地上。

  “你们两个狗杂种,竟敢将你们的裹脚布塞进老子嘴里!胖子,你说,这、这布子你是不是还用来擦腋窝了,不然它、它怎么就这么大一股馊味呢?啊呸!呸!”

  罗曼一拍桌子,怒道:

  “你们闹够了没有!成何体统,在本王的卧室里岂容你们如此喧哗?狗剩,本王问你,你天不亮就持刀来本王住处,到底所为何事?”

  “大、大王,宝刀成了!我是、是奉了我爹之命,特意前来为您献刀的呀。”

  三人吓得都跪在地上哆嗦成一团,狗剩向前膝行几步,口中急忙解释。

  “那这刀上的血迹又是从何而来?”

  “回大王的话,因我父子二人没日没夜整整打制了七个日夜才终于制成此刀,心中激动万分,爹爹吩咐让我立刻将此消息告知大王。

  因此在来的路上,我、我就斩杀了一只胆敢拦路的鸡,所以……所以……”

  “哼,没点规矩!”

  此刻罗曼已然对此事的前因后果了然于胸,知道这是张铁匠父子二人打制出了宝刀后,急于要让自己知道,因此才做下了这样冒失的事。

  不过他们的好意虽然可旌,但对这种没规矩的行为却不得不治。于是将手中的菜刀扔在地上,冷哼一声道:

  “鸡是山寨里的公共财物,杀了就一定要赔。

  至于你说这是宝刀,那也只有在勘验过后才知真假。倘若到时证明这刀是真,本王自然有奖;若只是徒有虚名、拿了来诓骗本王,那到时可要数罪并罚!

  传我的令,命山寨全体人员用过早饭后,齐聚议事厅验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