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9章 龙阳寨收费站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991 2019.07.26 20:00

  堂堂龙阳寨的山匪们居然下山修路了,这让住在山下的村民们心中一阵慌乱。

  纷纷躲到家里不敢出来,等到确定此事无疑后,这才不敢相信的揉搓着自己的眼睛,站在路边喋喋不休的议论不停。

  在他们的印象中,山匪就是这个世上专为打劫而生的存在,像这样造福一方的山匪,他们还是平生头一次见。

  心中有点不敢相信,可毕竟眼睛不会骗人。也不敢站的太近观看,生怕万一被他们抓去当了壮丁。

  罗曼站在土匪群里,不停指挥部下将秸秆铺在有软土的地方,然后把掺了石灰的土壤用重锤夯实。

  平整的路面一截截向前延伸出去,犹如一条漂亮的玉带绵延大地。不到一个月功夫,山匪们就已经在罗曼的带领下修了差不多有五里的路。

  所用材料基本都是就近取材,加上这时代修路总归不算太过复杂,虽没有后世那么多的大型机械做辅助工具,但胜在程序简单,因此速度倒也并不算太慢。

  山匪们每到闲下来坐到旁边林地里休息的时候,也总会对这样亘古未有的事情发表议论。

  “哎,你说这大王到底怎么想的?放着打家劫舍的正经营生不干,反倒天天的让我们下山来修路。这不是把我们当长工的使吗?”

  “嗨,还不都是罗头领想出来的法子。现在大王对罗头领可谓是言听计从,只要是罗头领想干的事,那就没有干不成的。

  不过也难怪,罗头领在处理范文程一事上确实表现的可圈可点,不说别人,就咱俩,因为去云门寨出差的事,领了多少好处?”

  一个小喽啰双手环抱肩膀,斜靠在背后一棵树上准备小憩。

  “你说的没错,可我就是觉得,咱们现在这样下山修路,实在有点……太不像山贼的作风了,倒更像是被官府拉来服徭役的苦力。”

  二人正说着,隐约听到远处传来“弟兄们好……罗头领好……”的声音。

  一个喽啰急忙站了起来,迅速整理了一下着装,然后踢了踢靠在树上的同伴,身体笔直的说道:

  “快起来跟着喊,能加工分呢,回头可是不少钱的进项。”

  “弟兄们辛苦啦!”

  罗曼的声音已经渐渐临近。

  “为人民服务!”

  两人高举拳头,面朝渐渐走来的罗曼高声呼喊。

  两个月的时间倏忽而过,以龙阳寨山下的收费站为中心,罗曼已将道路向两头各延伸出去了五里地。

  为了一个月后即将到来的通路典礼,罗曼必须从现在就开始张罗各项前期准备事务。

  比方说,为了重新获得客商们的认同,罗曼采用类似于商鞅立木取信的方式,派人向东边各个州县张贴布告。声明只要在随后一个月内从龙阳山下前往西市的客商,非但分文不取,还给予一定的奖励。

  随后罗曼又亲往客商们新开辟出的几条道路去调研考察,以此估量他们在走这些路时所要花销的各种费用,从而决定在一个月后龙阳寨收费站正式通车时,该按照什么样的标准收取费用。

  铁姑娘专门负责对收费人员进行培训,按照罗曼的吩咐,他要求学员们务必做到“保持微笑、和颜悦色、以及不耐其烦”等要求。

  商户们在见到龙阳寨发来各地的公告时,心里还自犹疑不定。

  他们当中有不少都是在龙阳寨吃过苦头的人,如今贸然得到这样一个令人疑窦丛生的消息,心中既惊又怕,不知此消息到底是真是假,生怕是龙阳寨专门为他们设下的诱惑陷阱。

  可现在他们想要前往西市销售货物,又确实是十分的艰难无比。需要翻过几座大山和几条山谷暂且不说,只那条陡峭的让人闭眼的崎岖道路就让他们讳莫如深。

  费时费力还在其次,大幅增长的运输成本对他们利润造成的损害才最为巨大,只这点就足以让他们心痛无比了。

  他们也曾期盼官府能将龙阳山上那群匪寇一举剿灭,好还他们一个畅通无阻的行商之路。

  可官府那群衙役们,只有在对自己这些商户们收税的时候才显得虎胆龙威。一旦让他们去剿匪,那就都变成了缩头乌龟。

  所以龙阳山下那条路如果真的能够对外开放,倒不失为一件非比寻常的好事。

  退一步讲,即便就是龙阳寨要问他们收取点费用,只要数额不过分,他们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为了验证这则公告的真假,他们商量可以先派一只队伍运送小批不太值钱的货物通过。倘若能够证明此消息为真,他们再大量的从这里走货。

  于是过了几日后,一支由商户们的家仆组成的运输队,就出现在了通往龙阳寨的路上。

  道路之上还有人在继续修整路面,看他们汗流浃背的样子,应该是准备继续将路的尽头向更远处延伸。

  新修好的路面十分平整,马车行走其上非但没有任何颠簸,甚至还产生了速度加快的感觉。

  道路看上去也很宽阔,两辆马车并行其间应该绰绰有余。

  路两旁全是从别处移栽过来的大柳树,即便在如今日这般毒辣的日头下,道路中间始终都能被茂密的树荫所遮蔽,给人异常凉爽与舒适的感觉。

  赶车的马夫不由放慢了脚步,这条舒适的道路让他不舍那么快就走出。

  马车继续往前走,不远处的道路中间出现了两根细长的栏杆遮挡路途。

  栏杆两旁,各有一座新修的竹亭矗立路旁。

  竹亭并不宽敞,四面也都被竹竿包裹,只在面向道路的一旁留有一个很小的窗口,有个人正坐在里面耐心等待马车到来。

  几位家仆心里七上八下的把马车慢慢赶了过去,不知前方等待他们的到底会是什么。

  只见竹亭里端坐的人向他们微笑着望了过来,然后探出头笑容可掬的说道:

  “今日尚处于优惠期间,所以你们的货物可以免费通过。请收好这张卡片,按照我们罗头领的吩咐,本月内从此路过的商户,还将获得一次返回时的免费通行机会。”

  说着将一张印有字迹的竹卡片双手交到了家仆手上。

  家仆不敢相信的接过卡片,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免费通行一次——龙阳寨制作”的字样,向竹亭里的人点头致意,继而问道:

  “那请问一个月后,倘若有其他商户再从这里经过时,可要缴费?”

  竹亭里的人依然笑得满面春风,耐心解答道:

  “现在我们尚处于试运行阶段,所以才有这样的优惠活动。一个月后,我们龙阳寨收费站就要开始正式营业了。届时所有通行车辆,都需按照一定比例缴纳费用,方可通过。”

  说完单手向着竹亭外的墙壁上指去,“具体收费标准,请参考墙外挂着的《龙阳寨收费站过往车辆收费标准》,我们将严格按照上面的规定向过往商户收取费用。”

  见对方不再询问,竹亭里的人再次露出了只有八颗牙齿的笑容。

  “客官,请问还有其他什么问题需要解答吗?”

  家仆急忙摇了摇手,拱手致谢,“没什么问题了,多谢,多谢。”

  随后打发手下将车辆飞快的赶过了收费站,自己则拿了纸墨跳下马车,把墙壁上悬挂的《龙阳寨收费站过往车辆收费标准》一字不落的抄写下来。

  随后的一个月里,罗曼除了要求部下将道路继续向两边延伸外,还不断完善了龙阳寨收费站的各项管理办法。主要是用以防止个别人员不按规章办事,存在吃拿卡要,或以公肥私等现象。

  伴随第一拨实验者的成功归来,商户们无不喜出望外,纷纷开始将前往西市的路线重新调整到龙阳山下。

  而龙阳寨收费站因为实行了将工资和效益挂钩的严格管理制度,因此广大工作人员总能以一种饱满的热情迎接过往客商,如沐春风的服务态度令所有客商赞不绝口。

  随着商人们之间的口口相传,龙阳寨收费站正规有序、服务优良的名声越来越大,于是也就有了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从这里经过。

  等到龙阳寨收费站正式通车剪彩的日子,从远方专程赶来捧场的商户们人头攒动、掌声不断。

  被手下们簇拥着走向前来准备剪彩的裘铁山,第一次感到自己从遭人唾弃的匪界大佬,变成了万人景仰的商界大亨。心中十分高兴,做好人真好的感觉,也随之弥漫心间。

  其他山匪们现在的心情也是别样复杂。

  以前他们总是习惯不劳而获,满以为只有那样的日子才叫快乐。

  直到跟随罗头领辛苦劳作了三个月,亲眼看着脚下原本破旧的道路在自己的手中一天天变得宽阔平坦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让他们瞬间热泪盈眶。

  看着远处两座漂亮大方的收费站矗立道旁,面对这么多商户和百姓的由衷赞叹与感谢,山匪们的心头感到无比的满足快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