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真正的目标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08 2019.07.06 09:00

  杨子牧此举,其实并无必要。

  至少,作为一名赊刀人,似乎并无必要。

  毕竟,赊刀人的核心目的,终究是向王朝复仇……就算杨子牧,改善了周遭关系,也终将毁于一旦。

  不过,就算如此,杨子牧也依然这样做了。

  因为,他毕竟不是复仇者。

  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更加想要,彻底脱离这群疯子。

  “必须搭线于,当今真正的掌权者。”

  毫无疑问,能彻底压制赊刀人的,只能是当今皇帝。而杨子牧要投靠对方,途径也并不算多。

  值得庆幸的是……刚好就有一条途径,正摆在他的面前!

  “办妥此案,才有望成功觐见。”

  杨子牧心中,无疑已经将此案,给当做逃离虎口的契机。

  自然是,半点儿也不怠慢。

  而在此前提下,见杨子牧自己,也全力于这份任务。负责监视的老白,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甚至,对于他公然宴请,也并不打算阻止。

  这很好,很符合杨子牧的预期。

  归根结底,通过赊刀人获得的东西,其实都是虚的,随时都可能被夺取,甚至反而成为其要害。

  杨子牧真正需要的,乃是他自己建立的关系。

  打好人际基础,无疑正是第一步。

  ……

  一夜无事。

  第二日的杨宅,反倒是异样的平静。

  各自收到杨子牧的回帖,无论是邀约的哪一方,都接受了这份结局。

  毕竟,大多数人,其实只是需要扭转僵局,并不是真正对他看重……至于谢三公子,想必在日后,还将再度宴请。

  不过,关于这些,杨子牧却并不关心。

  他真正在意的,却是另一桩。

  “大人,一应调派许可,下官已经处理完毕。”

  “如今,本旗共计五十人,已全部自司衙中独立,归入您的麾下……自此以后,全凭大人调遣。”

  名为徐畅的总旗官,倒是比杨子牧想象中,办事要更加利落。

  一旦无路可退,却也丝毫不再拖延。

  竟然是,在第二日中午,便已经来访于杨宅,并于侧堂中禀报着。

  杨子牧闻声,自然颇为满意。

  “辛苦徐总旗。”

  “日后这些人手,依然由你一手管辖,我不会插手其中。不过,你本人,今后却要听命于我,成为我的利刃。”

  这话,已然足够直白。

  关于徐畅的权力,杨子牧不但不会动,甚至也不会过于在意。

  但徐畅自己,却必须保证忠诚。

  “那个叫许思杰的人,此后我将让他,同你们一并行动……他不会加入你们,也不会干涉你们,只作为我的私人态度存在。”

  说是态度,其实却是监视。

  不过这一点,也不用说的太分明,大家都并非不懂分寸。

  甚至,闻言之后的徐畅,也不但没有异议,更是话锋一转,竟对此次行动,给出了预先的判断:

  “正如言官所奏,本次运河垮堤,确乃污吏作祟。”

  “贯通南北之运河,乃是基于前朝旧道疏浚,河道本就为古道,主要的工程,也不过是清理河道、加固堤坝。”

  “然则,时至今日,堤坝刚刚加固数月,便已经决堤垮塌……若非有人克扣银钱,缩减了材耗,断不至于此。”

  说到这儿,徐畅的眼神,也变得凛然起来。

  毕竟,一旦堤坝垮塌,那便是无数的良田被毁。

  就算运河之水,远不及黄淮迅猛,并不至于闹出人命……但百姓本身,若是少了一年粮产,却也是要命的灾难。

  大多数锦衣卫,虽是择身世清白者而纳。

  但终究,也是些平民之后。

  对于民生疾苦,他们自然也感同身受。

  此案,眼前的徐总旗,倒是比杨子牧本身,都要更加的愤慨。

  ……

  “依你之见,此案主要涉及哪些衙门?”

  既然徐畅,早有准备。

  杨子牧也不含蓄,直接便问起了怀疑。

  “禀大人,疏浚运河一事,乃是由工部所理。而具体的执行部衙,则是其下辖的都市清吏司。”

  “地方流官,无权管辖运河事宜,只能单方面被调遣。而六部乃至朝堂,恐怕也难有精力,时时注意具体的执筑。”

  “也就是说,如果这其中,必有某个环节溃烂。那么最大的可能,正是在于……都水清吏司这一层!”

  这番推论,无疑并无问题。

  换做是杨子牧,大约也是这般结论。

  不过,有些麻烦的是:

  若真是这一层,出现了所谓贪腐,则杨子牧最需要彻查的,便不仅仅是京师衙门……反而该是,远驻运河辖地的监理处。

  或者,更直白一点儿说,其实就是……必须得离京详查!

  并且,想及此处,杨子牧更是兀然再道:

  “你确定,只是这一层?”

  这话,就值得深思了。如果都水清吏司,也并非唯一的溃烂,则最有可能的……

  “大人的意思是,工部衙门本身,也有问题?”

  徐畅心头一惊。

  其实这一点,杨子牧也并不确定。

  然而,基于赊刀人的态度,杨子牧却不得不怀疑……仅仅一个都水清吏司,如何能离间于皇室?

  除非是,还有更大的矛盾点。

  “主理都水清吏司的,是工部哪一位要员?”

  杨子牧直白问道。

  徐畅的准备,倒不可谓不充分。纵使他此前,从未有过怀疑,但对于这位要员,却早也做了了解:

  “回大人,辖理此事的,乃是工部右侍郎、薛仁守。”

  “此人与杨士奇、蹇义、黄淮等学士交好,算半个东宫近臣,其过往的德行,也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却不知……”

  徐畅疑惑的,自然是怀疑他的理由。

  但杨子牧如今,也根本就没法回答,只能搪塞道:

  “此事你暂且记下,如果没有问题,自然最好不过。而一旦发现问题,你必须第一时间,向我汇禀状况。”

  杨子牧嘴里,虽然说着无碍。

  然而他的心里,却已经确认了七八成……此事,就是针对薛仁守而来!

  一名与东宫密切的要臣。

  一份自北方而来的秘令。

  这其中,能做出怎样的文章,其实已经显而易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