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惊刀绣春凛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133 2019.06.21 13:04

  (上一章重写了一遍,大体剧情一致,各位酌情选择)

  夜也沉默,月也沉默。

  第一个落足内院的黑影,同样无比的沉默。

  虽然,下一刻,他便只能沉默。

  今夜的杨子牧,无疑再无练手的打算,也毫无半分的容情。

  所有行动,皆乃最冰冷的计算。

  当森寒的匕首,骤然划破了那人喉咙……杨子牧此时,却是看都不多看他一眼,已然逆射向了身后某处。

  下一刻,一道迅猛的刀芒,已坠落于杨子牧先前的轨迹。

  而真正的杨子牧,却已经欺身于第二人。

  没有任何犹豫,又是一道疾刺。

  锋利的短匕,直接扎入了此人心口,稳稳的没入心脏位置。

  纵使旁人,已经挥刀相逼。

  但此时此刻,杨子牧却连匕首也舍弃……直接再度闪身,从一个分外诡异的角度,又一次逃离刀光。

  并且,也就在此时。

  就在杨子牧,再度闪身的同时。

  其中一名黑影,似乎是擅长身法,已然从纷乱中,觅得了杨子牧的行迹,悍然挡在了他的去向上。

  眼看着……杨子牧便将自投罗网!

  然而,他显然是低估了,杨子牧对他的了解。

  所以,在他等待的地点,紧随而来的,却并非是杨子牧自己,反而是……一柄疾射而来的利刃!

  对于投掷,杨子牧其实也并不擅长。

  但就算这样,对方早早横挡的身影,却无疑是定桩木靶。

  杨子牧根本无法射空。

  瞬息之间,三人毙命……而作为杀戮者的杨子牧,却是半点儿未曾受伤!

  这份战绩,已然足够惊人。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对于杨子牧来说:

  这一切,还并不足够!

  所以下一刻,杨子牧的身形,却也诡异的顿止……于安全的距离上,略显挑衅的,逼视着剩下四人,讥诮道:

  “你们那处衙门,而今已如此窘迫?”

  “便只能派来你们几个?”

  ……

  毫无疑问,杨子牧就是在装逼。

  用辛苦积累的优势,化作这一句……看似无关的讥谑!

  此前数日,杨子牧也不是没尝试过,从对方的口中,套出点什么讯息。

  但遗憾的是,心性坚定的众人,根本无动于衷。

  所以,杨子牧才必须装逼。

  用居高临下的嘲弄,来击碎对方的心防。

  然后……

  下一刻,杨子牧也不待对方回答,却再度化作残影,又一次向某人突去。

  似乎,丝毫不在意对方的回答。

  而面对他再次来袭,余下的四人,也当然不敢小觑……已然飞速横刀侧身,相互警戒着同伴的后背。

  但遗憾的是,杨子牧此时,却根本没打算进攻。

  至少,没打算立刻进攻。

  又是一声讥嘲,再度从黑暗中响起:

  “久闻大名,却没想到,你们杀人的本领鄙陋,但做乌龟的本事却不错……大明养你们这群人,也真算是浪费粮食!”

  其实事已至此,杨子牧纵使无法确定对方身份。

  但最起码的猜测,却也早已有之。

  并且,如果那份猜测,真的便是事实……那就算是杨子牧,心中也颇为复杂!

  所以,下一个瞬间。

  杨子牧他,却是默然来到尸首旁。

  轻轻的捡起了,尸体所携的那柄制式长刀。

  然后,才愈发不屑道:

  “所谓官制雁翎刀,却也不过尔尔……不过也对,就你们这些校尉缇骑,终究只是杂鱼罢了,哪有资格持握绣春刀?”

  ……

  随着杨子牧的话音,凌厉又轻屑的落下。

  眼前四人,心中却是惊涛奔涌。

  因为,杨子牧猜对了。

  所谓绣春刀,自然便是锦衣卫的佩刀。

  不过,不同于常规认知的是,杨子牧刚好看过考据……其实,仅有锦衣卫高层,才有资格被赐予绣春刀。

  至于寻常锦衣卫,使用的依旧是制式官刀。

  故而,杨子牧此言,却无疑是戳穿了……对方不但是锦衣卫,甚至也仅仅只是,最底层的缇骑校尉!

  “大胆贼子,休要猖狂!”

  见杨子牧,早已知晓了众人身份。

  四人中的为首者,则已然是厉声低斥。

  但也就在此刻,就在为首的缇骑,才刚刚低喝出声。

  一柄雪利的长刀,却是赫然飞旋而至……杨子牧捡起长刀,竟完全不试图使用,反而是转手便抛掷而出。

  雁翎刀的重量,当然不是短匕所能娉美。

  哪怕是毫无技巧的瞎扔,也具有足够恐怖的锋锐。

  四人见状,当然不敢硬悍锋芒,只能纷纷四散避退,躲开了飞来的旋刃。

  然而,如此一来。

  四人间的相互守护,却也随之溃散。

  杨子牧此时,更是再度化作疾风,锐利的突袭向最近者。

  又一次,从愈发刁钻的角度。

  送出了,毒牙般的匕刃!

  ……

  事实上,经过无数次的演练。

  如今的杨子牧,已然能相对稳定的,必杀来者中的六人。

  而今日,亦是如此。

  于淡薄的月影下,五道身影再度厮缠……杨子牧却总能找到空隙,对其中的某人,发起致命的锐刺。

  虽然这样的杀意,并非每每都能得手。

  但基于对对方的了解,杨子牧自身,却是总能化险为夷……在刀锋间不断起舞,于星辉下左右腾挪。

  以至于,仅仅数息之间。

  已再有两人倒下。

  而杨子牧手中利刃,更是清晰又笔直的,插入了第三人的心口。

  眼看着……便只有一人尚存活!

  挑战……也即将通关!

  ……

  不过,也就在此时。

  就在杨子牧心中,亦稍有松懈的同时。

  那名被刺入胸膛者,却是因为刀口微斜,竟并未立刻身死……反而是,赫然以有力的双手,抓住杨子牧的右臂。

  一时间,杨子牧竟也无法挣脱。

  而与此同时,身后的最后一名缇骑,更是完全没有犹豫。

  已然扬起中刀,笔直的竖劈而下。

  杨子牧见状,心中一阵哀叹……此次尝试,似乎依旧将失败!

  然而,也就在此刻。

  就连杨子牧自己,也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但下一秒,当头劈落的长刀,却并未到来,而一声清脆异响,却刺入他的双耳。

  杨子牧有些茫然。

  尝试着,缓缓的睁开两眼。

  而映入他眼帘的,却是极端惊人的一幕:

  只见,一名持刀傲立者,正站在夜院之中……而最后的缇骑,则连人带刀一起,尽数被劈成了两截。

  至于此人手中长刀,杨子牧他,还刚好看过考据图样:

  这他喵……竟是真正的绣春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