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一场风波宁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2 2019.06.24 16:01

  杨子牧有些遗憾、也有些惋惜。

  遗憾于,对方竟这般轻易的,便认出了匣中事物。

  竟然……都不再质疑一番?

  更惋惜于,对方若不提出质疑,那此刻的杨子牧,却也没法于大张旗鼓间……将那身份给戳破!

  关于这锦衣卫官身,依旧无法彻底的展露。

  不过,杨子牧不知道的是:

  事实上,对于匣中事物,徐畅以及许晋忠,也不是没有过怀疑。

  甚至,所谓“暗千户”这般司职,就连身为锦衣卫的徐畅,也从未有所听闻,更不知其具体含义。

  但真正令人恐惧的,无疑也正是未知……

  毕竟,此刀此牌,皆是由袁家小姐呈上……而袁家的背后,又是那当世第一奇人、柳庄公袁珙!

  再联系到,明明默默无闻的杨子牧,却骤然被披露出,与袁家小姐定有婚约。

  当以上这一切,全都聚在了一起。

  未免……也太巧了些?

  除非……

  从一开始,杨子牧便身负皇命。

  也从一开始,杨子牧所授命的东西,便极端的隐秘、更万分的险要……所以连锦衣卫内部,也都同样不识于他。

  如此想着,一丝丝的冷汗,早已浸湿了许晋忠后背。

  对于锦衣卫自身,这或许只是一出意外。

  但于他而言,却显然便是鲁莽。

  他许晋忠的态度,以及上元县衙的行动……竟逼得一名暗受皇命者,也不得不展露其身份,这才能自证清白。

  于是,刹那之间……如今的许晋忠,却是已然下定了决心!

  ……

  “徐总旗……”

  “此地乃上元县衙,也只司民事审理……至于总旗大人所说,所谓‘赊刀逆党’,或是其余隐秘,皆与本衙无关。”

  “如今,本衙请杨公子相询,也确认了他与此案无关,此事早有定论……还请总旗大人,休要继续干涉公堂。”

  许晋忠此言,无疑已彻底表明了立场。

  几乎是赤裸的说着:

  上元县衙,不过是依例办事,并无半分逾越之举;至于其余行为,皆与上元县衙无关,俱是锦衣卫相逼。

  甚至,与此同时。

  县衙方面,更是态度明确的宣布着:

  他们不但将释放杨子牧,更将阻止锦衣卫的干涉。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却是全都聚集在了……锦衣卫总旗徐畅的脸上!

  等待着,锦衣卫方面的态度。

  不得不说,今日的事件,已然连番出人意料。

  一桩诡异的杀人案,却是赫然缉捕了,京师风头正劲的少年……而在此之后,就连锦衣卫这等组织,也同样插手其中。

  并且,随着事态继续发展,不但袁家与谢氏,纷纷到场助威。

  就连上元县令,也突然态度逆转。

  骤然将矛头,尽数对准了众锦衣卫……似乎所有的状况,全都是因其操纵,而所有的怪诞,也皆是由此引发!

  ……

  不过,也就在此时。

  就在衙堂内外,所有人的目光,倶看向徐畅的同时。

  端来木匣的袁家小婢,却也赫然合上长匣,将所有人的好奇,再度给封藏于黑暗。

  并且,盈盈一礼后,她更是直接告退。

  此时此刻,苏染的目光,微微有些凌厉,但更多的却是玩味。

  而此情此景,谢苏扬的神情,依然带着些惘然,但更多的则是心安。

  至于说,杨子牧他自己。

  如今,更是用挑衅的目光,刻意逼视向徐畅……眼神之中,尽是嘲弄;瞳孔深处,皆乃睥睨。

  但终究,面对杨子牧的寻衅,徐畅却什么也没做。

  或者说……什么也不敢做!

  又是“唰”的一声脆响,徐畅竟是面色不改间,已然将长刀入鞘。

  口中,更依旧义正言辞:

  “今日之事,许是有什么误会,本旗处事亦冲动了些……不过,两条人命的消陨,却也不得不查。”

  “那杨公子,便待本旗探明始末缘由……再来叨扰此事!”

  徐畅说完,已果断一挥手,带着同样收刀回鞘的众人,直接便出了上元县衙,头也不回的疾步离开。

  此事,锦衣卫方面,已然是暂且不再管了。

  不过,随着徐畅的离去。

  随着他最后那番话,清晰的落在衙堂间。

  杨子牧心中,却是再度一凛。

  毫无疑问,徐畅口中的“两条人命”,自然不会是衙中的尸首……反而却是,那夜窄巷之中,被拦路者所斩杀之人。

  看模样,在徐畅的内心深处,他依旧是未曾放弃。

  所幸,也无论徐畅心中,究竟有何想法。

  但至少,眼前的这番结果,已经到达了杨子牧的预期。

  甚至……也超过了他的预期!

  锦衣卫暗千户的身份,无疑远比想象中有用,绝对是安危的一大保障。

  而今日之事,虽无法将官身曝光,但他至少也确认了……只要将证明抛出,却也随时都能奏效!

  至于说今日此案,随着众锦衣卫的离去,显然也已成定局。

  而杨子牧自己,更是得了便宜卖乖道:

  “许大人公允……”

  “既然此案,已确认与在下无关……那在下配合完毕,这便先行告退,不打扰许大人继续查案。”

  杨子牧说着,已然转身回头。

  穿过了一众衙役,向着衙堂之外走去。

  而在此途中,杨子牧的目光……更看向了,同样注目于他的苏染;也看向了,神色略有复杂的谢苏扬。

  ……

  “逐之你……可再度颠覆了为兄的认知!”

  谢苏扬的目光,轻缓的落在那方木匣,又划过眼前的公堂……最终,才终究是落在了,杨子牧的面容上。

  并且,在说完此话后。

  谢苏扬此时,更是忽然转头向苏染。

  继而再道:“苏小姐将此事通禀于我,谢某还紧张了好一阵……却不知道,原来苏小姐自己,早备好了定心之物。”

  “如今看来……倒是我谢某,才有些看不透你们二位!”

  谢苏扬说着,倒也并不继续深究。

  口中,也是话锋再转道:

  “只不过,今日此事,却又算是一桩奇闻……为兄如今,也是真的有些好奇……逐之你,究竟能掀起多大风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