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缉令三连至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59 2019.06.18 21:49

  马管家的要求,无疑也是合情合理。

  毕竟,单单凭借两具腐尸,和一封来历不明的陈情书,自然不可能将人定罪,更不可能明令抓捕。

  如今,县衙方面的态度,也本就只是依例相询。

  故而,众衙役见状,心中虽有不安……但此时此刻,他们却也别无他法,只能随同马管家,一并进了杨宅。

  不多时,众人便至正堂。

  而随着众衙役入宅,心思活络的小丫头,也终于找到活计,一边引着众人落座,一边也飞快端来茶饮。

  趁机之下,更偷偷躲于堂畔,好奇的打量着众人。

  只不过,当为首的衙役,也才刚刚开口。

  小丫头她,却是顿时一僵。

  “有人匿报……杨公子、涉嫌命案!”

  命案,自然便是杀人。

  但奇怪的是,随着衙役话音落下,此间的所有人……却是除了小丫头,全都不为所动,更各自面色如常。

  似乎每个人,都并不在乎命案本身。

  更在乎……其后的缘由!

  所以,为首的衙役,也只能将本案的起因,皆复述了一遍。

  并且叙述一毕,他亦缓和气氛道:

  “其实这般控告,我们也是不信,但此事毕竟涉及人命,衙中却也不得不管……还望杨公子高义,随我等归衙解释一番。”

  衙役们的态度,无疑已经放得极低。

  近乎乞求的,恳请着配合。

  毕竟,在众人进入正堂的同时……那名端坐堂间的女子,却是给所有的捕役,都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没人不知道,那份震动京师的婚约。

  更没人不知晓,袁家于本朝的影响力。

  而更巧的是,就在前一日,恰好出派过谢园的众人,也仍旧记得苏染容貌。

  所以,当众人愕然发现,身负婚约的苏小姐,竟同样身处杨宅……众衙役心中,却是早有不好的预感!

  ……

  很显然,衙役们的预感,完全没错。

  当为首的衙役,才刚刚语毕。

  正无比小心的,望向杨子牧的方向,想要得到回答。

  一道轻糯的女声,却宛若是一记重锤,狠狠的砸碎了他的期待……令衙役们不能反驳,也无法反驳:

  “也就是说,你们既无实据、也无人证,全凭那匿名一纸,便要将我未来的夫君,给带归审问?”

  众衙役闻言,愈发尴尬。

  一时间,竟找不到辩解的词汇。

  毕竟,无证相缉这种事情,其实本就是惯例,而并非明律。

  寻常百姓,自然不敢质疑官衙,所以此例便存了下来……然而,若放在大族世家面前,对方若真要相疑,衙门却也不敢逾越。

  故而,衙役们如今,也是愈发不知所措。

  也不知晓……究竟是该告辞离去,等待许大人决断?还是该继续坚持,恳请苏小姐默允?

  不过,也就在此时。

  就在一众衙役,都各自沉默之时。

  又一名杨宅家仆,却是忽然匆匆而至,并且也带来了,更加奇怪的消息:

  “公子,门外有县衙快手,正敲门求见。”

  “他说,有重要的文牍相呈。”

  ……

  所谓“捕快”一词,实际上是两种分工。

  其一,乃是寻犯缉凶的捕手,也正是眼前的一众衙役;而其二,则是传递讯息的快手,类似于后世的传令员。

  但此刻,一众衙门捕役,还于正堂间坐着,更尚未回禀眼前僵持。

  而那名传令快手,却已然接踵而至。

  这一幕,显然极为怪异。

  不过,也无论这一幕,到底是如何离奇。

  作为半个主人的苏染,却已然将那快手,同样邀入院中,令他同样来到了……气氛沉凝的正堂间。

  继而,众目睽睽下的快手,便也于忐忑之中,拿出了一份文牍。

  微有不安的,小意说道:

  “明府(县令尊称)大人手令,命此行诸位捕差,一定要将杨公子带归……如若杨公子抗拒,请示之以手令。”

  快手说完,微有犹豫的愣了愣,这才干脆一狠心。

  直接将手令,送到了杨子牧手中。

  很显然,此间的僵持,已是如此显而易见……而快手此行的目的,亦正是要通过一纸手令,逼迫杨子牧就范。

  一时之间,气氛愈发怪异。

  就连一众衙役们,也纷纷猜测着:

  这县令大人,究竟是何缘由……才会如此的急迫?

  难道……真因为其子许思杰,持身极正的许县令,也是彻底倒向了丘家,试图诬罪于杨氏少年?

  ……

  不过,众人心中疑惑,也还尚未得到解答。

  但新的变化,却再度来袭。

  还是那名家仆,也还是那急促的脚步,更还是那熟悉的惘然:

  “公子……院门之外,又来了一名快手!”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前一名快手带来的讯息,还尚未被众人消化,但下一名快手,却再度送来了……更加惊人的消息:

  “明府大人有令,今日缉审之事,决不能出现纰漏。”

  “此乃起草的状书,关于此案疑点,皆分列其上……杨公子若有异议,还请随我等归衙,方能细细查之。”

  所谓状书,通常由原告口述,再由县衙文吏书写。

  但如今,连原告都不知其人,却已然将状书写下……此番行径,已然是毫不掩饰的,要将杨子牧给缉捕。

  就算那上元县令,他真的倒向了丘家……

  但如此行径,未免还是过于直白?

  除非……

  一瞬之间,杨子牧赫然回头,看向了身旁的苏染。

  此刻,他终于猜到了,苏染真正的目的:

  显然,关于昨夜的包围者,苏染已经有了猜测……而她今日来访,也根本不是为了展现病娇,更加不是为了告知案发。

  她仅仅只是……要坐看这场好戏,以确定对方来历!

  就连杨子牧,亦是她的棋子。

  果然,随着杨子牧猜到此处,第三名县衙快手,亦同样在通禀声中到来。

  并且,他所带来的东西,更是愈发的直接:

  “杨公子,此乃县衙签发的捕令。”

  “如今律令俱全、文牍皆备,纵使此般案情,仍旧存有疑点,但也请杨公子……不要为再难我们这些差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