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暝色入高楼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2 2019.07.09 09:00

  事实上,今日最是倒霉的,恐怕要数袁烨了。

  或者说,他才是唯一的受害者。

  此前,杨子牧去往北镇抚司,并受到徐畅等人效忠……其余的数人,皆是早已留意于此,但袁烨他,却真是刚巧撞见。

  毕竟,杨子牧算起来,可是他的“小姑父”,他如何能不注意。

  于是乎,在察觉到了对方,似乎来历颇为不凡。

  袁烨第一时间,便发了请柬。

  虽然,他脑中所想的,也仅仅只是……若能同杨子牧,优先将关系搞好,以后也能少受些责罚。

  以至于,见对方设宴回请,袁烨还颇为高兴。

  毕竟,能和丘桓等人同列,这对并非嫡出的袁烨来说,自然也是不小的尊荣。

  只不过,他唯一没想到的是……

  宴席一起,画风突变。

  前一刻,还一团和气的宴场……下一时,却是言刀语剑,峥嵘迸现!

  袁烨他,虽有心想要说些什么。但再一看到,就连自家那小姑,也是沉默不语,只静静的侧坐一旁。

  袁烨却也根本不敢开口。

  甚至,随着锋芒稍缓,奏乐声再度响起。

  袁烨此时,也才刚刚微有放松。

  但“啪”的一声厉响,却也赫然撕开琴声悠扬,重重的砸落此间。

  竟是丘桓,已然掀翻了宴桌。

  先前的对话,虽发生于杨薛二人间。

  然而,杨子牧所讥诮的对象,显然也同样囊括了……一直都嚣张跋扈的,淇国公幼子、丘桓!

  并且,更让丘桓恼怒的更是:

  曾经的他,还一度曾以为,自己能够随意处置对方。

  然后,却被苏染所阻止。

  而后的他,终于也下定了决心,试图同对方和解,来化解自己的尴尬。

  但是,却又被对方所拒绝。

  甚至此时此刻,面对对方的讥谑,丘桓更是郁愤的发现……至少在这一刻,他的确什么都做不了。

  毕竟,对方终究拥有官身。

  还是隶属锦衣卫的,颇为不凡的官身。

  就算是丘桓,也不可能嚣张到,对一名锦衣卫千户,做出更过分的举动。

  所以,他只能掀翻了宴桌。

  头也不回的,愤然间起身离去。

  而见到丘桓此举,一旁的薛川,亦是紧随其后。

  薛川本身,虽不敢更加的造次,但对于杨子牧的愤怒,却也同样显而易见。

  如今,自然不会继续享宴。

  至此为止,今日桃源居的宴席,也才刚刚开始了,不过一首筝曲的时间……但席间的丘薛二人,却已经各自离去。

  ……

  “逐之……”

  待那二人的背影,已彻底消失。

  谢三公子谢苏扬,却同样站起了身来,口中、更似乎有话要说。

  不过最终,他也并未多说,只是喟叹道:

  “这是第五次了。”

  “第五次,让为兄大为惊讶。”

  “为兄越是接近你,便也越是看不穿你。”

  “今日之事,为兄也不说什么,更不做任何看法……总之,逐之你好自为之,有些事情,终究过犹不及。”

  杨子牧闻言,倒是有些愕然。

  谢苏扬这话,反倒是略微的带着劝诫。

  他竟然……是真的在为杨子牧考虑,而并非纯以利益考量!

  不过,说完此话,谢苏扬也同样不再多留,利落的辞别后,已经同样下了楼去,也同样的默然离开。

  至于说,一旁的张轺儿。

  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被杨子牧所言,给震慑住了心灵。

  还是,在苏染的劝解下,暂且放弃了纠缠。

  随着谢苏扬告辞,苏染便也陪着张轺儿,同样选择了起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桃源居,消失于宴席间。

  到了最后,反而只有杨子牧与袁烨,各自坐于一端。

  有些孤单的,相互沉默着。

  ……

  “杨公子……”

  此情此景,就算是袁烨,也无心鉴析筝曲。

  更无心观赏,舞姬们的曼妙。

  所以,他也终究鼓起勇气,打算就此告辞……同样逃离,这压抑的残宴!

  然而,也就在此时。

  就在袁烨他,才刚刚想要开口之时。

  如今的杨子牧,却反而回过头去,随手间,招来一名怯怯的舞姬。也毫不在意的,向对方所吩咐道:

  “今日楼外,似乎来了不少姑娘。想必她们之中,定然有人携了长筝……烦请姑娘,去帮我讨一张筝琴。”

  杨子牧的话音,轻轻的飘落。

  袁烨却是有些发愣。

  全然没想到,在如此景况下……杨子牧他,竟是丝毫也不惘乱,反而还有闲情,去讨要长筝抚弄。

  并且,随着此话刚毕。

  下一刻,杨子牧也更加语出惊人:“另外,楼外的那些姑娘们,想必也是有心赏乐……如果她们愿意的话,不妨便请她们入楼。”

  杨子牧一边说着,一边也看向了,对坐于前的袁烨。

  口中再道:“今日的残宴,便容我放肆一些……还请袁公子,不要怪罪!”

  ……

  袁烨他,当然不敢怪罪。

  甚至,就连辞别的话语,也卡在喉咙中,终究没能说出。

  然后,便见那名舞姬,已经依照杨子牧的吩咐,迅速下了楼去……接下来,便在桃源居的楼外,引发了阵阵喧闹。

  杨子牧要抚筝,谁会不借?

  而他邀姑娘们入楼,谁又舍得拒绝?

  虽然,怒颜而去的丘薛二人,以及紧随离开的其余三者,的确令众姑娘惊异。

  然而,比起杨子牧他,将亲身演奏筝曲。

  一切,也不再那么重要。

  所以,当授命的舞姬,再度归来顶阁之时……无数的姑娘,却也紧随其后,心情激动、却又故作缄默的,纷纷来到了此间。

  甚至,入楼的姑娘,也实在有些过多。

  这还算宽阔的顶阁,也只是堪堪能够容纳。

  就连杨子牧自己,都有些担忧的想着:“这些姑娘们,不会把楼给压塌了?自己此举,似乎还是有些欠考虑!”

  所幸的是,榫卯结构的古建筑,远比杨子牧想象中结实。而一众伶人姑娘,也是并不是那般沉重。

  所以,当薄暮的暝色,一点点融入了高楼。

  如今的杨子牧,也暂且放下忧心,用缠好的义甲,轻轻的拨弄着筝弦。

  一曲筝琴……骤然激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