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秦淮弦色浓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07 2019.07.01 18:00

  某种程度上来说,杨子牧的演奏技巧,依然算不上顶尖。

  但他最大的优势,却是“积累”二字。

  此积累,并非杨子牧的积累,而是此后数百年间,无数乐家、无数琴师,所一同创造的积累。

  杨子牧他,食后人牙慧,供前人赏析。

  显然已……超越了此时代!

  虽然,老人所奏的《汉宫秋月》,才是最正统、最古朴的版本。

  曲中意蕴,更是感人肺腑。

  然而,就算这样。

  这也并不能代表,数百年后的改良,便不是心血之作。

  老人的此曲,着重于一个“愁”字,将人生酸苦给道尽。而杨子牧再奏,却突出一份“向往”,让心间渴望在悸动。

  单以意境而论,前者自然更胜一筹。

  而单以悠扬论之,后者却无疑更加的清丽。

  再加上,茶坊外窸窣的丝雨;亦伴有,檐角处滴答的涓流。

  这一幕极美。

  美得宛若是一幅……水墨丹青!

  ……

  曲静、筝寂、丝雨吟。

  此时的苏染,实际上才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杨子牧抚琴。

  但这一次,却已经足够。

  足够让她明白,杨子牧、乃真心倾注此道。

  如此一来,杨子牧今日动机,也终究得到了她的确认。

  毕竟,对音符这般痴迷,对乐法又如此尊崇……这样的人,会对乐宦心有挂记,似乎也是合情合理。

  并且,也就在苏染的沉吟间。

  道道掌声,也从老人的手中响起。

  上次谢园中,乃是他杨子牧,第一个赞扬于老者。

  而此刻茶坊间,却是这枯瘦乐宦,率先表达出直白的赞叹。

  接着,更有第二道、第三道……

  无数的掌声,顷刻将茶坊给充盈,就连不远处的垂杨间,几只避雨的沙鸥,也被这喧嚣给惊得飞起。

  此曲,俨然再动秦淮!

  甚至于,就连低头认错的袁烨,心中也是一喜。

  心中,更是暗暗想着:“小姑若是一高兴,兴许便将他忘了……若真是如此,这杨家少年,那还真是了得!”

  ……

  “杨公子大才!”

  半晌之后,掌声渐渐回归沉寂。

  而眼前的乐宦老人,更是方一开口,便再度强调着这一点。

  后世六百年的积累,全部加之杨子牧一身。

  此般的他,当然堪称大才。

  “老朽奏此曲,乃是用半生积累,才堪堪触碰人心。但杨公子如今,却是妙音澈弦,便已然令人神往。”

  “说来惭愧,杨公子若是以此曲问我,老朽却也不敢妄言……在‘绝巧’二字上,杨公子的天资,早非凡俗能及,老朽哪敢妄论。”

  场间的姑娘们,虽并不认识这名老人,但观杨公子、应大家的态度,此人在乐法之上,显然也极为了得。

  而此时此刻,对方却是这般推崇的,反复夸赞着,杨子牧的才气。

  一时间,场间众女子,也是心有荣焉。

  毕竟,这杨家公子,曾为秦淮乐伶所正名。而他自身,亦是不曾轻贱于乐户。

  在一众姑娘眼中,他杨子牧,俨然便是“自己人”。

  夸他,自然就是在夸秦淮风尚。

  她们又如何不开心?

  ……

  不过,也就在此时。

  就在一众姑娘们,正笑颜如花的时候。

  如今的杨子牧,却是意外正经的,认真看向了老者。

  继而轻轻一礼,这才道:

  “能得前辈赞许,在下自然心下欢喜。”

  “但前辈您,却不可过于抬爱,否则对在下而言,也并非善事……前辈应已察觉,在下的奏法虽奇,但根基却未免浮躁,技巧也不甚纯熟。”

  “关于这一点,还请不吝指正。”

  归根结底,杨子牧前世的古筝,也只是业余高手的水准。

  虽然基于理念,已然令人称奇。

  然而,技巧的驳杂,却依旧是致命的缺陷。

  前世的杨子牧,因为要高考、要追番、要筹备毕业论文,总是没那么多时间,去专心于此道。

  但如今的杨子牧,则早已心有坚意。

  比起彻夜厮杀,比起夜半挨打,比起阴诡筹谋,自然……还是这乐曲、还是这弦音,才能净化心灵!

  并且,乐宦老人闻言。

  他更是极为感慨的,再度发出叹息。

  又道:“在公子面前,老朽我,还真是无地自容……公子诚心求教乐法,老朽却每每思虑其余,竟全无赤子之心。”

  “既然杨公子,已然言及于此,那老朽我,便也不敢虚与委蛇。”

  “接下来,却是多有得罪了。”

  ……

  春夏之交的雨,无疑最具美感的雨。

  丝丝许许间,既有春雨的连绵,又有夏风的纷繁。

  而伴随着漫漫细雨,一道道或飞扬、或凝滞、或湍急、或平寂的琴音,则不断的从茶坊间涌出。

  犹若清泉,融入雨帘。

  化作惊鸥,顾盼江岸。

  而此刻,最尴尬的薛川,终究还是离开了。

  毕竟,从苏染来临的那一刻起,从杨子牧琴音奏响的那一刻起。

  他早已察觉……那令人绝望的差距!

  不是他不好,而是对方过于耀眼。以至于,令明明身世富贵的他,竟彻底化作路人,成为可有可无的背景板。

  而随着薛川的离开,等待发落的袁烨,自然也脚底抹油。

  虽然这琴音,他的确神往。

  纵使诸般姑娘,也令他不忍别离。

  但对苏染的畏惧,终究还是占了上风,令他也只能跑路。

  至于说,最后的小透明许思杰,见到薛川的离开,他却反而安下心来,无比老实的静立于一旁。

  只是,当杨子牧渴了,便立刻有清茶奉上。

  只是,当应如是乏了,亦立刻有椅子送往。

  至于“女主人”苏染,更是被小透明,给小意的请至一旁。一边听着琴音,一边观着雨幕,端是一个惬意自如。

  一时间,竟是令小婵儿,也根本找不到活计。

  只能有些委屈的,自己吃着茶。

  “要不是看在,他给我端了盘点心,我才不会原谅他。”

  小丫头心中,恶狠狠的想着。

  而小丫头嘴里,却异常诚实的吃着。

  如此意境、这般琴音……依然能够,丝毫不受影响的,吃得那么的开心,恐怕也只有这丫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