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曾经的自己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2 2019.06.14 21:00

  谢园一事,终究是不了了之。

  毕竟,那满园的官宦子弟,这一众的官家小姐……随便拎出一个,也够衙役们喝一壶。

  更遑论,打砸者,更是贵胄丘桓,而遭灾人,亦乃皇商谢氏。

  只要制止了冲突,无疑谁都不敢深查。

  故而,当官差们到场后。

  随着怒气难消的丘桓,率先拂袖而去,

  场间的其余众人,则纷纷以难言的目光,最后看了看那杨家少年……接着,便也同样各自辞别。

  想必,今日之后,这“杨子牧”三个字,也将再次声震京师。

  毕竟,所谓秦淮曲家,也只是茶后趣谈。

  但这柳庄公的义婿,却无疑代表了更多的东西。

  并且,仔细回想起来……名为杨子牧的少年,自他扬名那一刻起,事实上,他便只做了两件事儿:

  其一,乃谱出了那曲《千本樱》,进而名动秦淮。

  其二,则是揭开了幼时婚约,更让暴怒下的丘桓,也只能恨恨而去。

  ……

  “此后,逐之的大名,想必也是振聋发聩……在我大明京师,敢两度抚他丘桓虎须,并依然全身而退……逐之你,可是独一个。”

  晃动的马车,摇曳的窗帏。

  冲突事毕,却依然是他谢三公子,亲自将杨子牧送返。

  只不过……

  “淮左兄好算计,无论是丘桓,亦或是小弟……终究,都做了兄长的棋子……想必兄长你,其实早就已经知晓,我同苏小姐间的渊源。”

  在杨子牧激愤的刹那,却是他谢苏扬,制止了那份冲动。

  继而,苏染便也适时出现。

  如此巧合,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巧合?

  不过,谢苏扬闻言后,却反而一叹:“利用了此事,确乃为兄之过,逐之若要追究,我理当给你个交代。”

  “但说起来,逐之你自己,也同样不算坦诚……明明这苏小姐,正是你未过门的妻子,然而逐之你,却偏说是未曾听闻。”

  这番指责,倒是令杨子牧微微一窒。

  毕竟以常理而论,关于苏染的身份,他杨子牧自身,却是不可能不知晓。

  除非……

  杨子牧的眼神,霎时变得凛然。

  显然,此前的杨子牧,其实从未听说过苏染……甚至,也从未在小婵儿口中,听闻过自己还有婚约。

  再加上,他今日参与聚宴,也本是被应如是所胁迫。

  种种线索……无疑已经足够明显!

  ……

  车至杨宅,谢苏扬再度致歉后,便已躬身告辞。

  但杨子牧自己,却是深深的看了看,这熟悉又陌生的宅邸……这才终于鼓起勇气,大步迈入了其中。

  “公子,这就回来了,不是说暮鼓前才归么?”

  谢园的动静,无疑还尚未传开。

  见杨子牧兀然归家,小丫头却是有些奇怪。

  故而,在杨子牧坐定前,便已经叽叽喳喳的,好奇盘问着。

  不过,看着这小丫头,杨子牧却反而笑了笑。

  神秘如苏染,莫测若应如是,聪狡似谢苏扬……和这些人打交道,简直是太过劳心耗神,让杨子牧也是疲敝不堪。

  反倒是,面对这吵闹的丫头,才尤为令人放松。

  并且,也就在此时。

  就在杨子牧他,心情微微放晴的同时。

  看着眼前,这闹腾的小丫头,此刻的杨子牧,也猛地想到了什么般,忽然问道:

  “丫头……你觉得少爷我,究竟是个什么人?”

  杨子牧的发问,无疑再度令小丫头茫然,更习惯性的回道:

  “公子又在犯浑?”

  然而,杨子牧并不理她,继续又道:“我是说,从前的我,也会这样犯浑?还是说,那个时候,我一直都很正经?”

  这话,终究问到了点子上。

  小丫头循着问话,很是认真的想了想,这才答道:

  “公子以前,倒是并不怎么犯浑,就是规矩着实大了些。哪怕是些小事儿,但只要违了家规,便一定会遭重罚。”

  “听说,以前有个灶房管事儿,只因夜半去厨间看了一眼,这便让公子大怒,并将他给撵出了家门。”

  小丫头说着,却是兀然一惊。

  这才发现,她竟当着东家的面,嚼着东家的舌根。

  但让她意外的是,自家公子闻言后,却是不但不恼,反而还饶有兴趣的,端了杯温茶,继续追问道:

  “你却是说说,从前和现在……本少爷我,到底有什么区别?”

  这个问题,却是有些为难小丫头了。

  毕竟,寻常日子里,也没人会想这些,更不会特地的总结。

  故而小婵儿闻声,却是轻轻皱起眉心,用力回忆了良久。这才一边歪着脑袋,一边不太确定的说着:

  “要说区别,婵儿倒也说不清楚。”

  “但有种感觉,却是从前的公子身上,所一直携着的……而到了近些日子,那种奇怪的感觉,却是再也没有了。”

  小丫头说着,却是自己先点了点头,像是在肯定自己的判断。

  这才鼓起了勇气,笃定道:

  “虽说公子你,一直都很温和,对下人们也是极好。但从前的公子,却总让人觉得冰冰的,似乎总隔着些什么。”

  “硬要说的话,从前的公子,便像是没烤熟的烧鸡……虽然外面是热的、烫的,但里边却依然是冷的、凉的!”

  听闻这番比喻,杨子牧却是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个小吃货……拿小爷当烧鸡?”

  而小婵儿自己,见公子虽有责备,但眼中却带着笑意。

  于是,自个儿也傻乐了起来。

  嘿嘿笑道:“反正,我也说不太清楚,总之就是……从前的公子,虽谦和有礼,但却拒人于千里;而如今的公子,虽时有犯浑,却是特别令人亲近。”

  听到这儿,杨子牧心中,无疑已经有了一个轮廓。

  有了,曾经那个“自己”的轮廓。

  一个时时谨忍、事事小心,从来不肯亲近任何人,冰冷孤绝的少年……此时此刻,已跃然于杨子牧脑海。

  至于他……为何是如此?

  如今的杨子牧,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看起来,我还真是中大奖了……我穿越后的身份,非但不是普通人,反而更是……那所谓的赊刀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