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美人恩难享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0 2019.06.06 09:00

  “妾身家姓为应、唤名如是。”

  质地上佳的干巾,在杨子牧的发间揉动着。

  名为应如是的明艳女子,一面为杨子牧擦拭头发,一面也于唇齿微启间,终究将其姓名、轻轻给吐露。

  杨子牧闻言,几乎是下意识般,便想起了辛弃疾那句:

  “我见青山多妩媚?”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杨子牧倒是记得,明末的秦淮八艳中,确有一位名作柳如是……意蕴由来,也正是辛幼安此番词句。

  却不料,这永乐年间,亦同样有这样一名女子。

  “青山倒是妩媚,就是这十里秦淮,也依旧不能令公子侧目。妾身已入京数月,却仍不见公子来访。”

  “逐之你……就这般不愿见我?”

  所谓“逐之”,自然便是杨子牧的表字。关于这一点,其实就连杨子牧他自己,也是听小婵儿所说。

  但眼前的女子,却显然早便知晓。

  甚至,更宛若近友般,直接以“逐之”二字相称。

  一时间,杨子牧心下愈惊。

  不是说好的,“我”从不流连烟花之地么?为何这画舫丽人,不但这般熟稔,更俨然一副私交甚密的模样?

  见杨子牧默然不答,女子也并不气恼。

  又道:“妾身虽不知晓,逐之你为何要佯装登船,但既然你有此意图,妾身自然也不会戳破。”

  “不过唯有一事,你却必须得依我……否则的话,妾身也许一个不经意,便会将某些秘密,无意间透露!”

  ……

  毫无疑问,名为应如是的女子,她就是在进行威胁。

  这般的直白,这般的不加掩饰。

  并且,此刻的杨子牧,似乎也的确无法违逆……因为她一开口,便将杨子牧的目的,如此轻易的拆穿。

  “她知道……我是半途登船?”

  杨子牧心中,无疑已掀起了骇浪,但面色却只能强装平静,沉吟间、反问道:

  “依你何事?”

  女子见他服了软,擦拭头发的动作,亦是越发温柔。

  “今日登舫的宾客中,有淇国公幼子丘桓,更有皇商独子谢苏扬……此二人,皆对妾身觊觎甚久,更险些因此闹将起来。”

  “妾身只是一介优伶,不得已而寄身此间,真要令他们起了冲突,最终遭殃的却是画舫自己。所以,还需请逐之出面,来扮一扮妾身的意中人……想必有了逐之,他们二人间的矛盾,也就将随之消弭。”

  ……

  “姑娘这是……要让我去当靶子?”

  显然,应如是这般提议,根本就是要将矛盾转移。

  只要争风双方,皆是愕然发现……他们所争抢的女子,竟已有了意中人。则二人间的冲突,自然也将无疾而终。

  反倒是杨子牧,才会成为双方的眼中钉。

  “逐之放心,他们二人争风,争的终归便是一抹意气。越是身家富贵的对手,他们才越是要强压一头。”

  “反倒是逐之你,从来便鲜少登舫,更没什么背景身世。就算有妾身倾心,他们也懒得瞧你,更不会计较什么输赢。”

  “再说了,妾身就是倾心于你……谁又能管得着?”

  不得不说,名为应如是的女子,她不但花姿月貌、体态纤柔,一言一语间,更是充斥着异样的媚然。

  无怪于,那些世家公子们,皆争相追求。

  并且,对于应如是的说法,杨子牧虽并不全信……但想来,在这大明京师,那二人纵使身世富贵,却也难以一手遮天。

  比起半途登船被揭露,杨子牧其实也没得选。

  “那便如姑娘所愿。”

  一句承诺,终于从杨子牧口中,轻轻落下。

  反正,小爷还有读档的外挂,大不了一死了之,下次便避开这艘画舫。难不成……谁还能追着存档来咬我?

  ……

  不过,杨子牧的承诺,才刚刚应下。

  而手持干巾的女子,更是终于将湿发擦干。

  正欲为其,重新盘上发髻。

  但就在此时,一阵喧嚣吵闹声,却是自舫厅蔓延而来。极度迅速的,直逼此间闺阁……刹那间,便来到了薄薄的秀门外。

  并且,紧随而来的,更是一道略显蛮横的声音:

  “应姑娘,吾乃丘桓。见你好心赐人衣物,却怎奈那登徒子迟迟不归。烦请姑娘应允,让我入阁将其擒出。”

  无疑,此刻开口之人,便正是争风者之一。

  所谓淇国公幼子、丘桓。

  但遗憾的是,对于他的举动,应如是却非但未曾应允,甚至也一如计定般,刻意温柔又疏离的答道:

  “丘公子无需挂记,他既乃妾身所邀,妾身自然知晓他的为人。公子还请至舫厅稍候,待妾身为其盘好发髻,我便将引他相见。”

  应如是的回答,话音虽轻,但蕴意却极浓。

  不但里里外外,都透露着“拒绝”二字,更是将最暧昧的“盘上发髻”,也清楚的告知给了对方。

  一时间,就连杨子牧,也是心下一紧。

  果然,他所应承下的条件,绝不是多么温馨和煦的东西。

  不过事已至此,杨子牧倒也不再纠结。

  既然那丘桓,依然谨守着恩客之礼,并未强行破门而入……那么杨子牧自身,便也安安心心的,享受这美人服侍。

  毕竟,杨子牧他自己……也根本不懂盘发!

  ……

  片刻之后,发髻已成。

  重新整理好仪容的杨子牧,也再度由一只落汤鸡,又变回了那翩翩少年。

  甚至,随着他推开厢门,来到了舫厅中。

  他的身旁,正小意跟随的应如是,更是如此令人妒忌的,竟轻挽着他的手臂,一副小鸟依人模样。

  此时,被那软刀相刺的丘桓,无疑正愤愤等待于舫厅。

  而屋中两人的暧昧,更早就被渲染。

  如今见二人,的确是这般亲昵,也俨然相熟自如……旁人再看向丘桓的眼神,也就不由自主的,多了几许揶揄和同情。

  原来,无论国公幼子,或是皇商独苗。

  他们俩,皆未得到佳人青睐。

  反倒是那落水的小子,却因为他的狼狈落水,这才终究被撞破了……他同应姑娘间、那窃窃私私之情!

举报

作者感言

斑马斑斓

斑马斑斓

求推荐、求收藏、(ಥ_ಥ)~

2019-06-06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