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挨最毒的打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35 2019.06.28 22:49

  夜色已深,万物沉寂。

  小婵儿那丫头,虽然再度被撵了出去,但今日发生的一切,却已然令她安心。

  自家公子……还是那个公子!

  公子对她的态度……也还是那般态度!

  甚至,今天帮公子缝完冬衣,公子还特地去了厨房,给小丫头做了那道……没有鱼的鱼香肉丝!

  “嗯、真香!”

  睡梦中的小丫头,不自觉流出了口水。

  连梦里,也眷恋着美味。

  不过,与小丫头不同的是,此时的杨子牧,却是完全无法入眠。

  那件略小的冬衣,无疑正是一件短打。

  如今,正好被杨子牧,给贴身穿在了里层……再套上了外袍后,只觉得微有臃肿,倒也不影响行动。

  而杨子牧自身,更是警惕的假寐着。

  就连腰腹,也都并未紧贴床榻,以方便他随时弹起。

  但遗憾的是,杨子的一切准备,在刀客老白眼中,依然只是理所应当……也丝毫不值得他在意!

  今夜,刀客竟是并未遁入卧房。

  反而是,孤身立于内院中,用懒散的声音道:

  “我给你三息,如果三息之内,你依然是装睡不起,且尚未拔出兵刃……那今夜,你将徒手与我演练。”

  ……

  杨子牧闻声,几乎立刻弹了起来。

  心中,更是大肆吐槽:

  “这厮……他果然就是个、最不折不扣施虐狂!”

  不过,心下骇然间,杨子牧的行动,倒是比寻常都要迅速。

  短短三息之内,他竟已然跃出卧房,直奔柴柯间的长刀而去……只奢求,在拿到长刀之前,不要受到阻挡!

  然而遗憾的是……

  一根厉啸的竹棍,却正是在这个时刻,撕开了夜风的安稳,赫然砸落于……杨子牧的行动轨迹。

  虽然,在此前的十七个夜里。

  通过那反复的厮杀,杨子牧已然足够敏锐。

  纵使是,面对那群持刀的缇骑,他也总能躲开攻击,并顺势欺近对方。

  但此时此刻,当竹棍应声落下。

  杨子牧却别说躲闪,就连招架都难以做到。

  刀客的攻击,不但极其刁钻,更是专打最薄弱的关节。

  只要被竹棍击中,杨子牧的动作,也一定将扭曲变形……而他此前的努力,更自然将付之东流。

  除非……

  “啪”的一声脆响,在空气中清晰回荡。

  然而,奇怪的却是:

  刀客手中的竹棍,明明已击中了后膝……但杨子牧此时,却是非但没有停顿,反而再度猛然突进。

  一瞬之间,已然拨开了柴柯。

  赫然将俏锐长刀,直接抽拔于月光之下。

  虽然,透过后膝处的层麻,巨大的痛楚依旧清晰。

  但值得庆幸的是,杨子牧的动作,终究未曾变形……而基于此点,杨子牧本身,更是已然将长刀到手。

  下一刻,刀光耀月,寒锋大盛!

  手持长刀的杨子牧,已然化作一道流光,骤然逆刺了过去。

  面对如此强者,他根本不敢留情。

  哪怕,他手中紧握的,乃是这锋锐的长刀,而对方所拿着的,只是一截柔韧竹条。

  但杨子牧他,却依旧不敢于……产生任何的同情!

  毕竟……

  对那刀客的同情,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

  果然,当杨子牧手中长刀,才刚刚化作流虹。

  刀客此时,却已然再动。

  仅仅一击,杨子牧身着绵甲,便已然被对方察觉。

  而对方此刻,亦不再执着于关节……反而是,将更多的注意力,尽数集中于、杨子牧的双眼间。

  又是一声脆响。

  又是迅利的竹棍,赫然被劈落。

  杨子牧手中长刀,还尚未逼近于对方,但他握刀的右臂,却已经被狠厉抽打。

  虽然,透过厚厚的冬衣,力道的确得到了减缓。

  但那猛击的刺痛,却也依旧炽烈。

  并且,随之而来的更是……

  “不要用你的眼睛,注视将进攻的方向……如此愚蠢的目光,将暴露你的目标,让你永远也无法触及。”

  话音刚落,皎白的刀光,便也贴着对方衣角滑落。

  于空气中,留下一抹哀叹。

  正如对方所说,杨子牧的进攻意图,其实早就被他看穿。

  所以,他才能这般精妙的,避过刀锋。

  所以,他亦能如此轻易的,挥棍反打。

  甚至,也还不忘讥谑道:

  “所谓兵刃,只有在杀人的时候,才会全力斩出……再愚蠢的武者,也不敢不留余力,更不敢不思退避。”

  下一刻,竹棍再落。

  又一次的,抽打于杨子牧四肢。

  既然周身关节,皆有层麻作为护甲……那刀客此时,便也不再奢求精准,反而是用纯粹的狠厉,宣泄着最沉重的抽击。

  不得不说,这他喵的……比击打关节还痛!

  ……

  沉默的京师,沉默的杨宅,沉默的刀客。

  当以上这三者,于月色下沉默至一处,却是诡异的化作了……一曲好似极有节奏的、噼啪鼓点!

  只不过,杨子牧他自身,便正是那乐器。

  “太慢!”

  刀客一侧身,已然躲过了刀光。

  而他再一扬手,更是直直抽打向……杨子牧的脸庞!

  随着时间的流逝,刀客下手的狠辣,亦是指数般的增长……眼看着,已经舍弃了四肢,直冲面容而来。

  这俨然是……要将其毁容的架势!

  “太蠢!”

  见杨子牧,艰难的侧身闪躲。

  颇为极限的,终究逃离了毁容风险,再度横刀屹立。

  刀客此时,却也趁此机会,又是沉闷的一击……用力的砸落于,杨子牧的右肩,令他几乎便要兵刃脱手。

  这根本就……毫无反抗的可能!

  “想得太多!”

  面对杨子牧,已愈发艰难于进攻。

  刀客此时,却连其引以为傲的冷静,也都显得不屑一顾。

  “所谓兵刃,皆乃人体的延伸。”

  “如果连你的身体,都无法本能去战斗……那作为你的延伸,刀锋自然会更慢,也更加的迟钝!”

  “所以说,你真正的弱点,并非是招法或体魄。”

  “你真正缺的,是杀人的决心。”

  又是一道抽打,猛击于杨子牧胸前,几乎要透过冬衣,将杨子牧的五脏六腑,给轰得是四散零落。

  而刀客此时,更是愈发漠然道:“这……便是杀人之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