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昨日再难回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30 2019.06.10 09:00

  无数姑娘,那无数希冀的目光,看得杨子牧瞬间溃逃。

  正如应如是所说,他的确害怕女孩子。

  更害怕,满怀期待的女孩子。

  但对于这一点,一旁的应如是,却反而是饶有兴趣。

  待劝归了众伶倌,又回到宅中。

  此时的应如是,却不但没有嘲弄他的仓皇,反倒是意外正经的,露出了丝丝沉凝,敛去媚然道:

  “原来在逐之眼中……就算是画舫优伶,你也不会轻贱她们!”

  应如是此言,无疑戳中了要害。

  纵使来到了大明朝,但在骨子深处,杨子牧毕竟是个现代人。

  在他的眼中,无论是优伶或是贵戚,都只是一种历史身份,既无高贵、也无低贱,他皆能够平常以待。

  所以,杨子牧才会怕她们。

  因为,杨子牧不忍辜负了她们。

  “原来逐之这般温柔。”

  像是捉住了某人要害,应如是笑得无比灿******拿住把柄时,都还要灿烂。

  不过开心之余,应如是却也话锋一转,避开了小婵儿,再道:

  “数日后,秦淮名流间,将会有一场聚宴。想必那谢三公子,也定会相邀于你。烦请逐之……一定得去!”

  “不然的话,妾身又不小心说漏了嘴……”

  该来的,终究会来。

  自应如是意外登门,杨子牧便已是心中警惕。

  虽说那夜舫间,他已信守了承诺,更化解了冲突……但毫无疑问,对于出尔反尔,应如是却是全不在意。

  只要那份把柄,依旧掌控于她的手中。

  那杨子牧,便仍然难言安宁。

  ……

  日渐西沉,天已黄昏。

  当日授曲事毕,应如是也已经嫣然离去。

  正堂中,唯有杨子牧独留。

  至于小婵儿那丫头,则再度被他给支开,又一次带着“败家”的命令,去吩咐厨房准备好酒好菜。

  显然,所谓的“断魂饭”,又一次被提上了安排。

  杨子牧他,终究决定要读档。

  虽说月夜下的反杀,杨子牧做得极为利落,极少留下隐患。

  就连幕后那位“大人”,杨子牧也是在窃听到了,对方并未收到回禀……这才狠厉的出手,将杀手与接洽者给解决。

  但遗憾的是,在那完美反杀之后,杨子牧却撞上了应如是。

  撞上了……这狡黠莫测的女子!

  纵然至今为止,杨子牧也依然不知道,自己同她到底是何关系;也更加不明白,她为何每每纠缠自己。

  不过,这些都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杨子牧已经下定决心……下一次,绝不登上那艘画舫!

  ……

  丰盛的断魂饭,却是由杨子牧所独享。

  纵然,他命小婵儿也可上桌。但在马管家的注视下,小丫头却不敢造次,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便乖乖站在了一旁。

  至于马管家自己,面对行为愈发怪异的东家。

  他似乎,也是有些欲言又止。

  不过最终,他还是按捺下不安,依例禀完家事。接着,便默默退了出去,只留下杨子牧和小丫头。

  而杨子牧,也是懒得理他。

  断魂饭,都没个小女仆相陪,他心中自然不会开心。

  并且,此时再一想到,他究竟该如何去死?

  这让曾被连捅七刀的他,更是瞬间感到,有些食难下咽……一桌子丰盛佳肴,竟也食之无味了起来。

  “丫头,你说怎么死……才比较不疼?”

  杨子牧下意识问道。

  但小婵儿闻言,却有些摸不着头脑:

  “公子又在犯浑?”

  杨子牧无奈,只能换了问法:

  “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一种方法,能既不令人疼痛,又能安然死去?或者说,至少疼痛轻一些!”

  小婵儿见状,愈发不明所以。

  连忙凑了上去,将手心放在东家额头,试了试对方并未发烧。

  这才疑惑道:“公子到底怎么了?”

  这下,杨子牧算是死心了,也不再继续疯癫,而是狠狠的灌了两口闷酒。

  这世道……简直了!

  就连下定决心去死……都是这般艰难!

  ……

  杨子牧终究还是死了。

  虽说,作为一个人类,想要确认自己的死亡,似乎有些困难。但杨子牧相信,那流传自汉代的死法,却是十足稳定。

  后宅有棵树,木叶繁厚,枝干茂密。

  尤以东南侧最是喜人。

  所以,杨子牧便也以一席白娟……自挂在了东南枝头!

  “上吊……总要好过挨刀!”

  窒息的前一刻,某人还天真的想着。

  ……

  又是熟悉的房间,又是熟悉的木床,又是熟悉的棉被和枕头。

  杨子牧再一次,从同样的地方醒来。

  但这一次,他并未一把掀开被子,反而是心有余悸的,下意识摸向喉间。

  原来……自缢也这般痛苦!

  不过,从后悔中回过神来,杨子牧却也重重松了口气。

  这个选择,他终究还是做了。

  他还是决定了,要读档回溯……哪怕在此之后,他还需自尽数次;哪怕那夜的血光,他亦不想回顾。

  但为了更好、更安全的活着,他却没有选择。

  然而,也就在此时。

  就在杨子牧他,正试图自我坚定的同时。

  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事物,却闯入了他的眼帘,并那般清晰的存在着。

  那是一面木筝,一面……新购的木筝!

  在杨子牧死亡的前一天,在他该回溯的这一天……这张木筝,却是午后才被买回,并且买回宅中后,更暂且放置于偏厅。

  至于说,被意外送到了卧房,却是发生在应如是来访之后。

  “我……没有回到昨天?”

  “甚至……也没能成功读档?”

  “但就算这样……我却还是活了过来?”

  杨子牧心中,一阵惘然。

  但就在此刻,卧房的房门,却也被人给匆匆推开。

  一脸紧张的小丫头,正拽着一个郎中打扮的老头,急急的跑了进来。

  双眸中,尽是担忧和泪花。

  至于那马管家,亦是紧随其后,同样的面色凝重着。

  直到……

  “公子……你醒了?你没事儿了?”

  见杨子牧坐在床沿,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小丫头几乎要雀跃起来。

  而其后的马管家,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满眼的疑惑……神色间的怪异,亦是愈发的难以压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