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自赴罗网间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5 2019.06.22 21:00

  数名衙门捕役,小意的敲着杨宅院门。

  等待着,对方家仆的应声。

  但出乎预料的是,当杨宅的大门打开,赫然出现在眼前的,却并非是一名家仆……反而倒是,那杨家少年自己。

  并且,更令人惊愕的亦是:

  杨家少年的身后,还紧随着一名大家小姐,而这名大家小姐……却正是那名满京师的、袁家苏小姐!

  甚至,此时的苏小姐本身,也俨然面有愠色:

  “相公可想好了?”

  一声语带凛冽的问话,从苏小姐口中落下。

  话里话外,皆是冰棱般的森冷。

  然而,眼前的杨家少年,却是根本不理睬她的态度,反而是面朝一众捕役,愈发语出惊人道:

  “镣铐绳索什么的,各位便免了吧,我可不想受那份罪。”

  “至于说要带我归衙,诸位现在便可出发。”

  为首的捕役,张大了嘴。

  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什么也没说出。

  有道是……说别人的话,让别人无话可说!

  此时此刻,杨子牧便将捕役的言辞,尽数给抢先说了……甚至于,连对方的目的,也早已安排妥当。

  反倒是,令眼前这一众衙役,心中皆写满了茫然:

  “杨公子,这……”

  “我知道,例行缉问而已,鄙人会主动配合衙门办案。”

  “可是这案子……”

  “不就是杀人案么,诸位放心,此案并非杨某所为……杨某此去县衙,便正是要配合查验,以自证清白。”

  “明府大人说……”

  “他说什么不重要,此案背后牵扯的东西,并非贵衙所能承担……既然如此,鄙人也不好难为各位,还是尽早应对的好。”

  ……

  事实上,关于送至县衙门外的,那两具半腐尸体。

  许晋忠一开始,的确是不太重视。

  毕竟,从逻辑上而言,在谢园冲突之后,立刻便发生这样的匿举……谁都不免会想到,是那丘家的阴狠报复。

  然而,这种程度的报复,其实未免过于儿戏。

  丘家,乃是当朝勋贵。

  袁氏,又是世家名门。

  这种案子,他一个小小的上元县令,自然不可能刑讯逼供,也更加不会草率定案……只会任由此案,一直就这么拖着。

  一直拖到……再也无人问津为止!

  除非……

  “大人,出事儿了。”

  “那两具尸首的身份,如今已验了出来……其中一人,乃是北镇抚司的文吏;而另一人,恐怕也是被外放的眼线。”

  所谓北镇抚司,自然便是锦衣卫下辖两司之一。

  并且,此司更专持“诏狱”之权。

  令百官皆是闻风丧胆。

  许晋忠闻言,无疑也是一惊。

  完全没有想到,这种儿戏般的污蔑,竟牵涉到那方阴森衙门。

  一瞬之间,许晋忠心下大乱。

  勉强平复心绪后,他更是眼神一凛,忽然拿来了纸笔……一面书写着手令,一面飞快交代道:

  “找一名快手,将我的手令送过去,让捕役务必将事主带回。”

  “此事……不容耽搁!”

  ……

  然而,也就在此时,就在许晋忠手书送出的同时。

  一名衙中小吏,却是再度来禀:

  “大人,衙门外来了几名锦衣卫,为首的说,他们乃是为命案而来……希望大人,需配合他们行事。”

  许晋忠闻言,心中再度一惊。

  似乎完全没料到,消息竟走漏得这等迅速。

  并且,也就在他惊愕的同时,县衙外的锦衣卫们,更是早已闯入了衙中。

  刹那之间,便来到了许晋忠面前。

  接着,为首者亦直白道:

  “鄙人北镇抚司总旗、徐畅,衙中那两具尸首,正是我等所查探的线索……希望明府大人,得配合我们揪拿真凶。”

  直到这一刻。

  直到那徐畅,竟如此笔直的,提出了这般清晰的请求。

  而今的许晋忠,这才终于明悟:

  原来,那两具半腐的尸首,也根本不是污蔑的工具,反而是锦衣卫的伏笔。

  至于送来的目的……

  “据本旗所知,此案的犯案者,虽并非是杨氏少年……但那犯案者本身,却必然与之有所关联。”

  “甚至,此前那杨氏少年,也曾被我等出手擒获。”

  “但遗憾的是,犯案者凶悍至极……在我们擒住杨氏少年后,竟再度杀戮本司校尉,助那少年再度逃脱。”

  “所以……”

  徐畅说到这里,意图其实已经极其明显。

  显然,如今的众锦衣卫,根本拿不出任何的证据。

  他们甚至没法证明,那个所谓凶手的存在……自然更加不可能,直接以官身出面,去缉捕柳庄公的义婿。

  所以,这件凶案本身,才必须被划归民事。

  如此一来,方能不让袁家抗拒,又能通过那杨氏少年,逼出其后的真凶。

  正所谓……一举两得!

  除了……

  ……

  “此事与我县衙何干?”

  徐畅所说一切,皆乃合情合理的选择。

  甚至,也是足够的巧妙。

  但最大的问题却是……这件事情本身,与上元县衙有何相干?他上元县令许晋忠,又为何要冒此风险?

  然而,许晋忠的质问,才刚刚响起。

  一句冰冷渗骨的威胁,却已然落下:“这件事情,当然和县衙无关……但许大人若不允此事,我等便只能求见于丘桓。”

  徐畅的威胁,其实并不复杂。

  此事,若是县衙不接手,则对杨子牧恨之入骨的丘桓,便一定会接手。

  而到了那个时候……一切才愈发的不可控!

  毕竟,他许晋忠虽理智。

  但怒火中烧的丘桓,却显然不会那么理智。

  这一刻,许晋忠终于明白:

  所有的一切,早已被对方算死,就算他并不配合,也只会将事情激化……毕竟,所谓锦衣卫,也本就不讲道理!

  “来人,为此案写下状书,另遣一名快手送去。”

  许晋忠一边说着,一边深深的看着徐畅。

  片刻之后,忽然又道:

  “再书一份捕令,务必令杨家少年……”

  然而,许晋忠的话音未落,最早派出的快手,却已然归来。

  口中,更是飞快回禀着:“大人,那杨家少年,已随捕役们归衙……如今正在衙堂处,等待大人问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