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重返杀人院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24 2019.06.16 09:00

  关于同杀手接洽之人,他衣物所用的料子。

  杨子牧他,还真没注意过。

  第一,杨子牧并不知晓,这种讯息,还能用于辨别身份。而其次,杨子牧也更不知道,一名探子背后,还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所以,凛然之下,杨子牧也只能面色不变,掩饰道:“我从未习武,能够将其杀之,便已经实属极限,自然没空细窥其余。”

  关于是否曾习武,杨子牧倒是足够确定。

  毕竟,他如今的身体,手心根本没有茧疤,而各处关节,也并无锤炼的痕迹。

  马管家闻言,果然不觉有异。

  沉吟间,只能道:

  “关于此事,我还需上禀至家里,至于究竟该如何处理,也得等家里拿个主意……在此之前,便按照芒种大人所言,暂且保持静默和怀疑。”

  此言,便算是给出了结论。

  而见状之下,一旁的应如是,更已浅笑着做了道别。

  毕竟,她今日前来,也只是为了聚宴一事。

  既然此事已了,她亦不再多留。

  只不过,在应如是离开前,她却忽然一转身,兀地将头凑到杨子牧耳边。

  轻婉的,低声说着:

  “那名前朝乐师,妾身已将他安顿……想必,逐之也会担心于,他是否将受到报复?又是否能顾及好自己?”

  “这件事情,算是一份人情,逐之你且记下……今后,要是有用得到的地方,也请逐之不要拒绝。”

  应如是说完,便在马管家的恭送下,离开了杨宅。

  只有杨子牧自己,心中却是愈发的头疼:

  这应如是……果然还是很难缠!

  ……

  不过,应如是此举,倒也真算是帮杨子牧,解决了一份忧虑。

  事实上,在归来的马车中。

  当时的杨子牧,便已经向谢苏扬,提出过同样的请求。

  请求那谢三公子,暂且庇护于老者。

  如今,既然是应如是抢先了,倒也不算是件坏事……反正这所谓赊刀人,已然是摆脱不了,倒也不怕再多欠人情。

  正所谓,虱多不咬,债多不愁。

  想到此处,杨子牧也不再纠结,反而是大大咧咧的,回了后宅之中。

  一边,唤来了小婵儿。

  让那叽喳的小丫头,继续陪自己唠唠嗑,避免马管家继续深究。

  一边,却也认真的思考着:

  马管家所提出的疑问,他到底要不要……亲自去确认?

  “公子,你老是走神!”

  陪自家公子聊天,小丫头倒是极为乐意。

  但每每当自己说话,对方却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却让小丫头有些懊恼、有些不甘、更有些小小的不满。

  “公子……你却是、究竟在想些什么?”

  困惑之下,小丫头斗胆问道。

  但杨子牧闻言,却是再度一乐,一面刮了刮小丫头鼻尖,一面揶揄回应着:

  “小爷在纠结啊,咱家既没有缝纫机,又没有裁缝匠……我想捣鼓几套女仆装,却也是无从着手。”

  “这可真是……人生一大憾事!”

  不过,时至今日,同杨子牧最是亲近的小婵儿,却已渐渐适应了,自家公子时不时的胡言乱语。

  闻言后,竟没有质疑于“女仆装”,反而是认真道:

  “公子要做衣服的话,城里的裁缝铺子,都是可以定做的。至于说仆人们的衣物,我记得后院库房中,也还有几套余存。”

  “但是……女仆非仆!”

  杨子牧一脸辩证。

  “那公子,你说……婵儿算不算女仆啊?”

  小丫头满心好奇。

  ……

  天色,很快便黯淡了下去,夜幕也点亮了星辉。

  杨宅之中,也是灯火渐熄。

  这个时代,夜间照明极为有限,故而极少有人夜间活动……入夜后不久,家家户户之中,便只留下寂静。

  然而,也就在此时,就在众人初酣的同时。

  一道身影,却从杨宅溜了出来。

  披着黯淡的星辉,悄无声息的,回避着打更人的视线,飞快向城中某处,迅捷的摸寻了过去。

  此人,无疑便是杨子牧。

  而此刻的他,已然换下了长衫,穿上留余的家仆短打。

  至于他的目的地,却正是那所荒院。

  那所……曾经杀人的荒院!

  无疑,在一番计较之后,杨子牧终究还是无法沉默,无法被动的等待着,别人来给他一个结果。

  有些事情,总得主动弄清楚才行。

  所以,如今的杨子牧,已打算潜回荒院。

  亲自去确认,与杀手相见的接洽者,到底身着何等衣物。

  纵使那接洽人,刻意未携身份物证……但正如马管家所言,如果他生活优渥,却也不会特地穿得鄙陋。

  不多时,杨子牧便已循着记忆,回到了荒院门外。

  而漆黑夜色,依然是无声无息。

  但就算如此,此时的杨子牧,却也仍旧不敢放松。

  只见,他不但没有贸然靠近,反而是远远的扔出石块,令它落入院中……接着,更再度用铜镜,细细的观察着动静。

  令人欣慰的是,这样的动静,依旧未曾引发其他动静。

  看样子,荒院中的尸体,还并未被人察觉。

  故而,杨子牧便也大起胆子。

  小心又迅速的,来到了荒院门外,悄无声息间,已将院门给打开。

  一闪身,便入了院内。

  ……

  眼前的小院,无疑还是那般破败。

  而小院中的陋屋,也仍旧于夜色下,沉默于小院一角。

  此时,杨子牧倒是有些紧张。

  日前的杀人,终究是无奈的反抗,他并没有选择,所以也来不及害怕。

  但如今,要再度去面对,被自己所杀戮的尸体。

  作为一个心理健康的人,杨子牧心中,当然还是有些怪异……既畏忌于,再看到那两张面孔;也胆怯于,尸体将发生的变化。

  不过,事已至此。

  也无论杨子牧心中,还有多少芥蒂,但他却都没得选择。

  只能硬着头皮,推开了陈尸的陋屋。

  随着“吱嘎”一声轻响,陋屋房门应声被推开……淡淡的星辉,亦穿过杨子牧的身影,散乱于屋中地面。

  将那极为惊人、极端恐怖的一幕,赫然映入杨子牧眼帘。

  所谓恐怖,自然不是指尸体。

  反倒是因为,这间陋屋中……根本就没有尸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