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应天城垒下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27 2019.07.11 16:23

  数日后的清晨,天色才将将半明。

  杨宅之外,已然有一列车马,在安静的等待着。

  队伍的为首者,自然是徐畅。

  此列车马,正是被杨子牧强收的众锦衣卫。

  包括徐畅在内,数十米锦衣卫,皆骑着高头大马。而杨子牧和许思杰,则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马车。

  适合远行的马车。

  此刻晨钟未鸣,自然不用太过顾及,百姓们的目光……杨子牧此时,也不再遮掩,大大咧咧的坐入马车。

  车队如今,亦滴滴答答的开始起步。

  只有杨宅门缝边,小婵儿的脑袋,还在不舍的看着。

  今日出行,其实在桃源居顶阁间,便已经被宣布。而杨宅之中,也早就知晓。

  小丫头虽茫然、虽不舍,却也无可奈何。

  虽然所有人,都愕然于杨子牧的决定……也完全不明白,他在如此时机,如此奇怪的离京远去,到底是为何?

  不过,因为杨子牧的离京。

  京师的更多人,却也稍稍安心了几分。

  毕竟,事到如今,杨子牧若真和丘桓闹起来,还指不定是谁遭灾。

  这个祸源离开,也未尝不是好事儿。

  至于说,唯一觉得遗憾的……

  ……

  “第六次!”

  自杨宅而来的车马,才刚刚持令出了京师。

  一个人影,却早已等待于此,等待着杨子牧的到来。

  谢三公子谢苏扬,赫然立于此地。

  此时此刻,虽然城中宵禁未开,官道上也鲜有旁人……但谢苏扬他,却显然是昨日便出了城,专程等着这临别一见。

  杨子牧见状,有些无奈。

  宴会后的数日,他一直都闭门谢客,根本不同对方相见。

  却不料……还是被抓到了!

  并且,对方也刚一开口,便说起了所谓“第六次”。

  第六次的……让他大为吃惊!

  此情此景,就算杨子牧再不乐意,也没法忽视对方,只能暂停了队伍,独自跳下马车。

  “淮左兄,就不能放过我?”

  “我都要逃出京师了,你也不能让我清静清静?”

  谢苏扬闻言,也不理他,反而道:

  “逐之你应该明白,为兄在这件事上,到底有何等决意……并且,此事你也不用再提,为兄今日来,只是为你送行罢了。”

  “待你归京之时……才是为兄宴请之刻!”

  杨子牧归京之时,自然也就是,某些人将要倒霉的日子。

  显然,谢苏扬已经猜到了一些。

  不过,对方既没说破,杨子牧也不会提,此时也敷衍道:“他日若能回京,自然是要叨扰的。”

  谢苏扬见他如此,也并不在意。

  看向众锦衣卫的眼神,更是十足的玩味。

  虽然如今的他们,皆未着官服,看起来只是普通力士……但对于他们的身份,谢苏扬也显然不可能猜不到。

  甚至,随着谢苏扬的目光,穿过马车的布幔,看到了随行的许思杰。

  他的笑容,也是愈发灿烂。

  忽然间,更是指着杨子牧身后,那高大的应天城磊。继而,用风轻云淡的语气,波澜不惊的说着:

  “逐之你只要愿意,你身后这座城池,必将因你而改变……只要你愿意,为兄便将站在你身后,助你去搅动风云。”

  ……

  这话,就极其逾越了。

  甚至过分点儿说,简直叫做大逆不道。

  在一国国都,说出这等宣言,纵使并无逆反之心,也是乱民之语。

  杨子牧的眼神,愈发的凛冽。

  谢苏扬这厮,倒是比杨子牧自己……都更像个赊刀人!

  “兄台说笑了。”

  杨子牧依旧不接话茬。

  “我等你回来。”

  谢苏扬仍然不显颓唐。

  不过,也就在此时,就在杨子牧二人,正相互试探之时。

  一名锦衣卫缇骑,却是忽然凑了过来,在杨子牧的耳边,飞快说了句什么,引得杨子牧面色一沉。

  “她们……都是你安排的?”

  杨子牧沉声道。

  谢苏扬见状,只是笑而不语。

  因为答案,其实已经足够明显……就在两人说话间,自穿城而出的秦淮江岸处,一辆辆马车,已碾着朝露前来。

  而车至眼前,一个个姑娘,也纷纷走下了马车。

  秦淮河上的优伶们,竟然说动了画舫东家,让画舫纷纷驶出了城。

  如今,正是联袂送别于他。

  莺莺燕燕、绿肥红瘦的姑娘,竟让冰冷的应天城磊,也多了几分亮色。

  ……

  “胡闹。”

  杨子牧有些扶额。

  如此阵仗,要说他一点儿也不惊喜,那自然是假的。

  毕竟,姑娘们联袂送行,当然值得炫耀。

  只不过……

  “淮左兄,这是生怕别人不记恨我……她们今日送别,自然是昨夜便出了城……秦淮河上的豪客们,还指不定在怎么骂我!”

  这倒是实话,杨子牧的声名,其实在乐伶中更甚。

  至于京师公子们,却是颇为不屑。

  毕竟……在大多数人眼中,杨子牧其实是入赘袁家。而杨子牧的官身,绝大部分的人,更是从未听说。

  不过,杨子牧的抱怨,也才刚刚落下。

  一道人影,却是穿越了众姑娘,缓缓来到了眼前。

  此人……自然乃应如是!

  其他伶倌见状,也明白两人的熟稔,自然是让开通道,让应大家前来。

  甚至,还颇为期盼的,等待着杨子牧的反应。

  在她们眼中,杨家公子与应大家,无疑才是真正的知交……至于那袁家小姐,不过是幼时之约罢了。

  “逐之此去,路远且艰,还望珍重。”

  当着谢苏扬的面,应如是自然也不多说,只是单纯的道别。

  只不过,真要如此单纯,她又为何要来道别……无疑,“路远且艰”四个字,才是她真正想说的东西。

  杨子牧见状,只能点头应下。

  接着,更是利落接过了,谢苏扬所递来的酒具。

  转而看向所有姑娘,并高声道:“今日诸位送别于我,杨某不甚感激……不过,杨某此去,不知何时方归,却也难以还却盛情!”

  “诸位,大家各自珍重,我若平安归来……便将那曲《战台风》,公开传授给大家,决不食言!”

  杨子牧说完,也不理会优伶们的惊喜。

  已然饮了离别酒,转身上车。

  自此,正式离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