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打怪与练级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25 2019.06.20 11:33

  淡漠的月辉,散落于杨宅深处。

  而无数道黑影,则散落于月辉的斑驳。

  清风一荡,人心思动。

  无数道雪利刃芒,自四面八方,同时的疾速掠来……一同将杨子牧的卧房,彻底的笼罩于刀光之下。

  此时的杨子牧,俨然已是插翅难逃。

  然而,也就在此时。

  就在无数刀光,瞬间逼将而去的同时。

  一道逆跃而出的身影,却是赫然砸破窗棂,直接扑向了正前侧的某人。

  如此变化,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毕竟,直面于刀锋,往往却是最愚蠢的选择……这般唐突的反击,几乎便是必死无疑!

  纵使一众黑影,乃是想留活口。

  但至少……

  无数的刀光,骤然转向,伴随着道道光弧,狠厉的斩落于来者下肢处。

  只要是,剥夺了对方的行动能力。

  一切,便再无变数。

  不过,也就在无数的刀光,锐利斩落的同时……所有的黑衣人,神情却骤然一肃,面色也顿时一凛。

  因为,透过手中长刀,此时传回的触感,却明显不是血肉肢体。

  反倒是……轻飘飘的几缕破布!

  这道逆跃而来的身影,竟并非是杨子牧本人,而是被塞入些石块的麻袋,再套上了杨子牧的长衫。

  并且,也就在这一刻。

  就在一整片刀光,纷纷回环逆劈的同时。

  真正的杨子牧,亦是一脚踹开房门,同样化作是疾风,赫然向着转身逆劈的某人,孤注一掷的刺去。

  ……

  那黑衣人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

  在察觉有异的瞬间,他甚至都尚未回眸,更未瞥见疾刺的杨子牧。

  但他手中长刀,却已然下意识再转……化作一道飞扬的流虹,裹挟着月辉森冷,迅利斩向了自己身后。

  纵使他杨子牧,真的试图悍然逼近。

  也同样会被这道刀光,直接给斩杀于刃芒间。

  除非……

  下一刻,刀光切开夜色。

  于轻柔月影之下,狠狠的斩落在地面,迸溅出灿烂的花火。

  疾射而来的杨子牧,竟在短兵相接的前一刻,却赫然蹬地止身……漠然的看着刀光,贴着他的面庞划过。

  长刀劈空,并与大地相撞。

  震得持刀的黑衣人,手心亦略有发麻。

  刹那之间,更是出现了一丝凝滞,令他没能瞬间收刀回防。

  而也就在此时,诡异止身的杨子牧,却是再度小腿发力,全身皆迸发出狠厉。

  竟是无比决绝的,骤然欺近于黑衣人身体。

  一时之间,黑衣人手中兵刃,还尚未撤返,而杨子牧所持短刀,却已然逼近。

  直到这一刻,众人也这才惊觉:

  先前的剔骨小刀,却也并非是暗器……而是他杨子牧,根本不会使用长刃,反而对厨间小匕,才最是得心应手。

  甚至,也正因如此。

  当此时的杨子牧,已然逼入了对方近身三尺。

  厚重的长刀,却是再难施展。

  反倒是纤细的短刃,方能如鱼得水。

  黑衣人见状,也顾不得收返长刀,已然同样双腿蹬地,骤然向后侧跃起,想要脱离杨子牧的厮缠。

  然而,毫无疑问的是,杨子牧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因为就在此时,就在对方发力的瞬间。

  一柄激射而出的短刀,已然狠狠插在了对方心口,令他纵使逆跃而出,也只能在鲜血迸溅中,茫然的死去。

  至死,他也都不明白:

  作为一名交战者……对方如何敢抛出武器?

  ……

  事实上,在杨子牧手中,还真就只有两柄短刀。

  究其原因,却是因为:

  杨宅的厨房里,便只有两柄剔骨小刀……至于菜刀、砍刀之流,并不适合刺击,当然也并不便于战斗。

  所以此时此刻,当杨子牧分别以两柄短刃,各自带走了一条生命。

  此时的他,却已然是弹尽粮绝。

  所幸的是,关于这一点……其余的黑衣人,却也无法笃定!

  故而下一刻,当杨子牧疯狂如故的,趁着前者的尸首,也都还尚未倒地……便再度爆发出突进,骤然向第三人刺去。

  其余的黑衣人,却是心中再凛。

  有道是,事不过三。

  第一次击杀,乃是有心算无心的偷袭。

  第二次出手,则为替身掩护下的奇策。

  但第三次,当杨子牧再度奋起,迎面落下的……却是那锐利的锋芒!

  只是,连对方也想不到的是:

  于前两次进攻中,皆是鬼魅难觅的杨子牧,在面对第三道刀光时,却像是换了个人,竟直直的接了上去。

  常言道……

  砍得好、不如接的好!

  纵使出刀之人,也并无当场斩杀的意图。

  但当杨子牧自己,主动将自身的要害处,迎面撞向了刀锋。

  就算是对方,亦无法立刻收手。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诡异的杨家少年,赫然自毙于刀锋之下……口中,更是愈发莫名的,临死还说着:

  “第一次挑战……失败!”

  ……

  还是熟悉的床铺,还是熟悉的清晨。

  也还是,那呆萌的小丫头,又一次端来热水,并又一次好奇问道:

  “公子,我听其他人说,你有一位未过门的娘子,还是幼时定下的婚约。怎么从前时候,都没听公子提过?”

  一切,皆回归到了这日的清晨。

  杨子牧已然读档。

  毫无疑问,杨子牧直面黑衣人的目的,除却获得更多的讯息外。

  其实……

  也存着打怪练级的心思!

  自从见识到了,这个时代真正的武学……更清楚的确定了,拥有“芒种”代号的他,又将卷入怎样的危险。

  如今的杨子牧,已坚定了要习武的决心。

  至于如何习武……自然是在磨砺中,一点点的娴熟于搏杀!

  反正,他有读档的外挂。

  反正,那群月下野怪,也一定会刷新重来。

  反正,只要此前的剧情重演,一切都将按照计划发展。

  杨子牧默默的,回忆着记忆中的画面……也思考着,自己每一步、每一刻,都该说些什么,又该做些什么。

  而小婵儿那丫头,在被杨子牧撵走不久。

  果然,也是再度推开房门,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口中言辞,亦是分毫未变:

  “公子……苏小姐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