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衙堂寒光现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1 2019.06.23 10:41

  “你就是杨子牧?”

  县衙公堂上,许晋忠端坐衙案之后。

  但眼中,却是略有奇异。

  毕竟,如今“杨子牧”三个字,早已算得上是声震京师。

  也无论,是那风流场间的曲名。

  又或者,是谢园中所揭示的袁家义婿。

  更或者,是同凶案相关的……一名谋杀参与者!

  许晋忠唯一没想到的只是:

  名为杨子牧的少年,竟会如此年轻;面对县衙的缉问,他更是这般配合……竟是此般轻易的,便来到了公堂间?

  “回大人,鄙人正是杨子牧。”

  公堂下的少年,轻轻俯身、行礼,言辞恭敬的答道。

  见官皆行跪拜礼,自元代元代成俗,不过于洪武四年后,却被太祖皇帝下旨废弃。

  虽然此风,后世依旧盛行。

  但至少在这一刻,却并没有这样的规矩。

  再加上,杨子牧这配合的态度,以及毫不犹豫的就擒。

  县衙方面,倒也不好计较。

  所以,许晋忠也只能话锋一转,兀自问道:

  “杀人凶案,你可有辩解?”

  透过锦衣卫的误解,如今的许晋忠,自然也是认为……真正的杀人者,必定另有其人,而杨子牧自己,则是一枚突破口。

  只要将杨子牧,给逼到毫无退路。

  一切,便将迎刃而解。

  然而遗憾的是,杨子牧的回答,却显然是不惊不乱。

  甚至,连不安都半分不存:

  “回大人,此事无法辩解……毕竟此案本身,本就并非杨某所为,而种种线索,更是皆不足为据……此事,杨某真不知该如何辩解?”

  ……

  杨子牧此言,倒也是实话。

  此案本身,虽由锦衣卫强加于县衙。

  但若不是因为证据不足,锦衣卫们也不必出此下策。

  不过,若连将杨子牧给定罪,也都无法做到……自然也就更不可能,再将杨子牧背后的凶手,给真正的逼出。

  “啪”的一声脆响,惊堂木重重落下。

  许晋忠无奈之下,只能无视杨子牧的反问,骤然再道:

  “本官且问你……”

  “七日之前,你可曾夜不归家?”

  “而你不曾归家的那一夜,你又究竟去了何处?”

  不得不说,锦衣卫方面的准备,倒也的确足够充分。

  杨子牧彻夜未归,唯有杨宅家仆才知晓,甚至也都并未报官……但看对方模样,他们却还是打探到了,甚至更欲以此威逼。

  只是……

  也就在此时,就在杨子牧作答之前。

  伴随着凌乱的马蹄声,一前一后两辆马车,却同时达到了县衙门外。

  开堂问审,皆需公示于人,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

  而此时的上元县衙,为展示其自身公正,自然更加不会秘审……今时今刻,也正是于公衙正堂,公开问责着杨子牧。

  于是,当县衙外的马车,骤然急停于公堂外。

  当那两道身影,接踵来到衙堂前。

  此时的许晋忠,却是一眼便看到了对方……更一眼便认出了,来者的身份。

  谢三公子、谢苏扬。

  袁家小姐、苏墨韵。

  此二人的反应,远比许晋忠想象中更快。

  所带来的压力,无疑也更加巨大。

  ……

  不过,也就在此时。

  就在许晋忠注意力,尽数移向堂外二人之时。

  衙堂间,杨子牧却忽然开了口:

  “回大人,七日之前,谢某受友人相邀,去了一处玩娱之地。至于彻夜未归,自然也是留宿于此地。”

  锦衣卫方面,能够如此迅速的锁定杨子牧。

  甚至更打探出,其彻夜的未归。

  这无疑,已经足够专业。

  但遗憾的是,正因他们的专业,他们才不屑于流言……这反而令他们,错过了最重要的讯息!

  毕竟,那一夜的杨子牧,无疑才最为无懈可击。

  “你究竟去了何处?”

  “何人又能够证明?”

  接连两道问话,再度砸落公堂。

  而此情此景,杨子牧却是故作为难……特地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苏染,又瞥了一眼谢苏扬,这才无奈道:

  “那夜……我去了画舫!”

  “那夜……淮左兄也在舫间!”

  所谓画舫,自然是寻花问柳的地方。

  当着苏小姐的面,杨子牧不愿说出这一点,自然是合情合理。

  并且,既然杨子牧敢扬言,谢三公子也能证明。

  恐怕此事……

  然而,还不待许晋忠心中,真正的得出决断。

  杨子牧沉吟片刻,却再度补充道:

  “其实,当日国公府的丘桓,也同样就在舫上……而鄙人那曲《千本樱》,也正是于舫间奏响。”

  “大人若是有疑……亦可向丘桓去确认!”

  ……

  凝滞的空气,将公堂给塞得满满当当。

  堵得县令许晋忠,半晌都无言。

  这他喵……还审个屁啊?

  杀人的证据,一点儿也拿不出来;犯案的嫌疑,也只能是牵强附会。

  至于说,唯一寻觅到的突破口。

  如今看来,却是一众锦衣卫们,也根本未曾留意到……那曲名动京师的筝曲,正是于那夜被推崇。

  甚至,就连与丘桓的仇怨,亦同样是源自那一夜。

  这般状况,还如何强行定案?

  并且,也就在此时,就在许晋忠自身,亦心下茫然的同时。

  一道诛心之言,更是从衙堂外响起:“明府大人……这是要报复逐之,曾无视于贵公子的寻衅?”

  许晋忠之子,自然便是许思杰。

  也正是谢园一事中,总被无视的那小透明。

  而此时开口的,又乃当日冲突的亲历者……谢三公子、谢苏扬!

  一时之间,许晋忠竟也难以驳斥于他。

  甚至,随着谢苏二人的到来,随着那两辆马车,赫然同至衙堂外……京师居民们,亦纷纷好奇的聚集。

  如今的衙堂之外,早已立着无数的围观者。

  纵使是许晋忠,亦不敢自顾强判。

  除非……

  “唰”的一声脆鸣,一道雪利的刀光,赫然从衙堂一侧扬起。

  下一刻,接二连三的寒芒,也毕露于衙堂间。

  一众锦衣卫,其实自一开始,便藏身于公堂一侧……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们已然不得不现身人前。

  口中,更是厉喝道:

  “将此赊刀逆贼……给我就地拿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