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小婵儿送客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42 2019.06.19 20:24

  不得不说,事到如今,“杨子牧”这三个字,也有了些分量。

  纵然,县令手书、缉捕公文、衙门状词……所有的缉捕凭据,都已纷纷送至眼前,但堂间的一众衙役,却依旧是不敢动手。

  甚至,见杨子牧并不回答。

  为首的捕役,也只能小心的试探着:

  “杨公子以为如何?”

  一应凭据俱全,一众差役俱在,此时的杨子牧,当然无法再以理驳斥。

  他唯一能选择的,也只有同意或是拒绝。

  并且,事已至此。

  哪怕从对方的角度,衙役也完全想不到,杨子牧还有拒绝的理由。

  毕竟……没人能对抗公门!

  就算而今的案情,也的确是疑点重重……但这一切,皆需杨子牧去往县衙,才能逐一进行辩驳。

  所以此时此刻,当这一众衙役,见杨子牧缓缓起身。

  所有人,皆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杨家公子……

  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屈服;也到底,还是妥协于捕令。

  故而见状之下,在座的捕役,也是随之起身……一边向杨子牧走去,一边也极为小意的,将一应捕器给藏紧。

  只要他杨子牧,愿意随众人归衙。

  什么镣铐绳索、铁尺捕勾,一众捕役们,也当然不会拿出来刺眼。

  “那便麻烦杨公子,随我等走上一趟!”

  为首的捕役,语带松缓的说着,言辞间更是恭敬不减。

  一切,似乎都终归平静。

  此番差派,也终于算是有了结果。

  直到……

  ……

  “小婵儿、送客!”

  一声并不响亮,却尤为刺耳的话语,骤然在空气中响起。

  如此自然,这般肆意的……在空气中绽放!

  谁也没想到,杨子牧起身后,却只淡淡的挥了挥手,将躲藏一旁的小丫头,给轻易揪了出来。

  口中,更是毫不在意道:

  “诸位办差辛苦,鄙宅也没什么能够招待,那便不再强留各位。”

  “便让我那小丫鬟……代我送送诸位!”

  杨子牧说完,更理都不理一众差役,已再度又坐了回去。

  就好似,他先前的起身,只是作为杨家主人,最起码的送客礼节……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余含义!

  一时之间,纷纷起身的衙役,却是僵硬的尴尬于原地。

  却是走也不是、留也不好!

  并且,见此景况,小婵儿那丫头,更是深谙杨子牧的心思。

  此时此刻,她早已来到门边,

  一边作势恭请,一边也佯装无辜间,用她略显稚嫩的声音,清脆说着:

  “众位差爷,请随我来,我们家的院门,却是在这边……”

  ……

  “杨公子,你可真要想好了……你心有不忿,怀揣冤情,那是一件事情;但违拒缉捕,抗逆公差,却又是另一件事情。”

  “杨公子……可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捕役此言,倒也不算是威胁。

  毕竟,此事的代价,也并非藏于阴暗,而是公开于明面。

  但遗憾的是,杨子牧依旧不理他们。

  反倒是,再度看向小丫头。

  口中也再道:

  “小婵儿、送客!”

  如果说,第一句送客,还只是令众衙役惊愕。

  那么此情此景下,再度被重复的此言,则已经是某种决意的传达。

  如今的杨子牧……俨然铁了心不去县衙!

  捕役们见状,虽然心中茫然,但面对杨子牧的声名,以及他这般决绝的态度……眼前的衙役们,却也不敢于暴力缉捕。

  毕竟,谁也不知晓,对方的底线究竟在哪儿?

  在权贵面前,衙役们终究无力。

  更遑论,那袁家苏小姐,也同样就在堂间……故而最终,众人也只能无奈的,于小丫头的催促中,沉默的选择离去。

  被客气的送离了……眼前的杨宅!

  ……

  “相公果然聪颖。”

  县衙的一众捕役,才刚刚离开正堂。

  苏染的声音,便也随之响起。

  毫无疑问,杨子牧的悍然拒捕,极大程度上,都是因为猜到了苏染的谋划。

  所以,他才这般肆意。

  所以,他才如此猖狂。

  因为……

  “此举,虽然足够刺激他们,但要逼出其后那些人,终究还是有所欠缺……不知苏小姐,还有什么打算?”

  所谓其后之人,自然就是将尸首送入县衙的人。

  或者说……正是昨夜的围捕者们!

  既然苏染她,已然猜到了什么……那杨子牧要做的,便是加深这份刺激,以令阴影里存在,更早的现身人前。

  苏染闻言,笑容愈发温煦。

  也不知道,是满意于杨子牧的思考,还是得意于自己的筹谋。

  “此事,相公尽可放心。”

  “如果那些人,他们真如妾身所想,那么对于相公此举,他们也必将有所行动……甚至,会以更直接的方式行动!”

  “不若,相公今夜,便随妾身返家。袁家大宅,虽说不得是固若金汤,但至少在京师之内,也是鲜少有人敢闯的。”

  “相公以为……此议如何?”

  ……

  苏染的话音,才刚刚落下。

  送走了一众衙役的小丫头,却也恰好归来堂间。

  闻言之下,小丫头竟是有些蠢蠢的,下意识道:“公子,你同袁家小姐,这便要急着同房?可是……你们不还尚未成婚么?”

  不得不说,流传自数百年后的至理名言,的确是准确无比:

  有道是,萌克黑,呆克邪,天然克一切。

  虽说这苏染,能将杨子牧也玩弄于鼓掌……但面对小婵儿,面对她这呆萌的脑瓜,纵使是苏染,也有些无从着手。

  并且,也就在苏染的愕然间。

  小婵儿她,亦似鼓足了勇气,兀然再道:

  “公子要去的话,我也得去……我是公子的贴身丫鬟,公子每日晨起,都是我在服侍……我家公子,可是连发髻都不会盘!”

  小婵儿说着,却是有些心虚的,看向了苏染的小婢。

  毕竟,小婵儿她自己,手艺也不算太好。

  所幸,也就在小丫头的忐忑间。

  杨子牧口中,却是第三次、响起了同样的话语:

  “小婵儿、送客!”

  “苏小姐美意,在下心领了便是,但至少在此事上,我亦有自己的打算……这便不劳苏小姐费心,也请苏小姐无需挂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