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实乃覆明人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04 2019.07.02 18:00

  这一次,无疑是苏染她,第一次不以“相公”相称。

  直呼杨子牧,为最简单的“你”字。

  因为,在这一刻,苏染所面对之人……已不再是杨家少年,也并非其未婚夫婿,更不是外人所言的曲家。

  他只是,一名纯粹的复仇者。

  一名,试图向王朝复仇的……赊刀人、芒种!

  这一瞬间,杨子牧彻底确认了:

  “所谓赊刀客,实乃覆明人……名为赊刀人的组织,无疑正是一群叛逆,也一群疯狂的复仇者!”

  所以,闻言后的杨子牧,已然是一言不发。

  只是默默的点头,轻轻的扬起纸伞,并淡淡的踏入了雨帘。

  不再多问,亦不再多留。

  因为没法再多问,更没法再多留。

  而随着杨子牧,离开了袁氏马车,于默然中归往。

  此时此刻,刀客老白的眼中,却也不易察觉的,多了几许莫名情绪。

  下一刻,老白也紧随而归。

  踩着杨子牧的背影,同样向自家马车走去……只不过,杨子牧的耳边,此时却悄然响起了,两句极为简短的话语:

  “白慕眠、字酣之。”

  “还有不足半月,我会令你精通长刀。”

  ……

  不得不说,杨子牧今日的赌博,乃是他收获最大的一次。

  如今的他,不但清晰了赊刀人的本质。

  更明白了,赊刀人的目的。

  只不过……

  “向王朝复仇?试图颠覆大明?”

  杨子牧感到,他的复活外挂,根本就像是个诅咒。诅咒着他,无法从此间逃离,更无法从噩梦中惊醒。

  先不论,在一个王朝的面前,他们这些阿猫阿狗,到底能做些什么?

  就算是锦衣卫官身,冠绝当世的武者。

  这些……难道便有意义?

  这可是一个王朝,是一个由千万人口、无数阶层、庞大利益……所共同铸就的,最恐怖的人类集合!

  更遑论,在杨子牧的记忆中:

  “推翻大明朝?”

  “这种事情,从现在算起的话,两百年内想都别想。而两百年后,那迟暮之年的王朝,也苟延残喘了良久,才终于咽气。”

  透过眼前,时不时荡起的车帘。

  杨子牧的目光,沉沉的坠落在,刀客老白的背影。

  虽然在前一刻,杨子牧为了得到答案,刻意装得尖锐,刻意扮得怨怒阴燃。

  然而,这些都是假的。

  杨子牧的内心,根本没有仇恨。

  反倒是刀客老白,他心中的恨意,才是那般的汹涌……甚至也因此,他才第一次的,告知了他的名姓:

  白慕眠、字酣之。

  一个人如其名般,怠惰懒散的名字。

  虽然这一切,也只是用来隐藏仇恨的……最虚无的假象!

  ……

  其后的日子,杨子牧的生活,好似又回归了平静。

  每日夜间,他依旧反复被毒打。

  无论刮风下雨。

  每日白天,他仍然抚筝并下厨。

  继续佯装平静。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当一切的表象,都被彻底的撕开,其后的阴森本质,皆直白的流露了出来。

  哪怕是,再如何寻常的景象,于杨子牧眼中,也都变了模样。

  刀客老白,仍旧那般懒散。

  除了天明前授刀时,他疯狂又冷厉。

  其余时候,他都只是打着盹,消磨着时光。

  并且,自从那日出门起,连绵的雨水,便成了京师的常态。

  就好似,有人不小心捅破了天穹,让天上的秦淮,日日向大地倾泻……弄得人间万物,都笼上了一层雨纱。

  “就连衣服都晒不干!”

  小丫头杵着脑袋,看着灰灰的天空,心情自然不是太好。

  而杨子牧,则因知晓了太多,心情也不是太好。

  故而下一刻,两人竟同时发出了叹息。

  “公子干嘛学我?”

  小丫头有些委屈,如今都大半个月了,公子还是不让她回内宅。

  并且最近几日,公子也不怎么理她。

  每每无聊,都是自个儿发呆。

  甚至,杨子牧此刻闻言,也仍旧没有打趣她……反而是意外正经的,坐到小丫头旁边,这才说道: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公子,只是个街边弹琴的。”

  “那时候,你还会跟着我么?”

  杨子牧此言,无疑已经透露出了,那一丝丝的,想要逃避的意思。

  但遗憾的是,小丫头却并不能理解。

  反而是理所当然道:“我是公子的丫鬟,公子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公子要去街角弹琴,我就去帮公子搬琴。”

  杨子牧有些无奈。

  这种问题,无疑算是白问了。

  不过,于无奈之余,杨子牧却又有些开心。

  至少,在杨子牧的生活中,还有小丫头这样单纯的存在。

  所以下一刻,杨子牧的嘴角,也终于重扬微笑:“那小爷我,可得再买一张筝琴,买张更重些的筝琴。”

  “免得你这小丫头,尽知道吃,都不知道动一动。”

  说到此处,小丫头顿生警觉。

  自己捏着自己的脸蛋,疑神疑鬼的问道:

  “公子,我长胖了?”

  看来,只要是女孩子,自古便是如此。

  无论在哪个时代,她们对容貌的关心,都是一样的严肃。

  看得杨子牧,也有些好笑于……小婵儿这丫头,不过也才十二三岁,哪里便到了,需要关心身材的年纪?

  并且……

  “萝莉这种物种,就要肉嘟嘟的才好看……知道京都动画么?知道康娜的小肥腿么?知道她曾血洗哔站么?”

  杨子牧格外严肃的,向小丫头科普着。

  ……

  不过,也就在此时,就在这小丫头,再度令杨子牧心情放晴之时。

  安静了许久的马管家,却是兀然寻来。

  并且,他才一开口,便已经带来,一条极为惊人的讯息:“公子,门外来了位大人,需要公子亲自迎接。”

  “公子须记得,这位大人的出身,决定了他极其注重礼数……公子待会儿,定要小意一些,礼数也周全一些。”

  听马管家说着,杨子牧却显然茫然着。

  并不明白,这又是什么状况。

  然而下一刻,马管家却也颇为谨慎的,凑到了杨子牧耳边,飞快的说出了,令其瞳孔微缩的四个字:

  “时机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