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春江花月夜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82 2019.06.05 21:00

  月色如洗,凛波似玉。

  离开了荒院,似乎月光都清丽了几分。

  而此时的杨子牧,则低缩于秦淮河畔,等待着打更人远去。

  先前那两具尸体,皆被他移至了荒院深处。

  想来,暂时不会被察觉。

  而接下来,杨子牧便要登上画舫。

  就像他对小丫头所说,他的确打算登舫……甚至,还要以最夸张的方式,用最戏剧化的手段,公然登船。

  见那打更人,已缓缓远去,杨子牧也不再躲避。

  “扑通”一声,便扎入水中。

  任由冰凉的春水,在肌肤上流淌……洗去那些,因杀人而溅上的血迹;也抹去脑中,因剥夺而产生的愧疚。

  杨子牧不算好人,但也绝不是恶人。

  走投无路下,他的确不介意奋起杀人,但反抗成功后,他也会稍稍缅怀一下对方……一直到,下一份演出的开始!

  ……

  “救、救命……”

  “我、我……不会浮水……”

  扑腾而起的水花,在江面上纷飞;断断续续的求救声,于夜风中飘荡。

  很快,便有人发现了“落水”的杨子牧。

  “快看,那边有人落水……舫上的操船汉子呢?叫他们赶紧下去救人,也不知是哪家子弟,竟失足掉入了水中。”

  人类的天性,决定了大家都爱看热闹。

  听闻有人落水,尚未入眠的公子粉娘们,皆是纷纷聚集到船舷边,借着舫上灯火,好奇的看向落江的倒霉蛋。

  下一刻,才有两名操船江汉,同样跳入了春江之中。

  一把揪住杨子牧后领,将其向船舷拖去。

  大明的公子豪客们,皆好穿着长衫,认为那才是上等人的装束。至于其余百姓,则更多穿方便干活的短打。

  故而,在将杨子牧捞上船后,看他这一袭长衫打扮,周遭的公子与粉娘,便已默认了他是登舫宾客。

  见他并未缓过神来,已七嘴八舌道:

  “舫中有干净衣物么?赶紧带他去换身衣服、取取暖,休要明日下舫回家,却摊上个脑热风寒,别人还道他是风流过度。”

  一位俏皮的公子哥,略带揶揄的说着。

  “舫上女子衣物倒不少,但适合公子们穿的……”

  一旁的粉娘,却是有些无奈。

  所谓画舫,其实就是漂泊江中的青楼……此等地段,当然是胭脂香物有余,而寻常粗布却少有。

  一时间,场面竟有些僵持。

  但也就在此时,就在捞人的操船汉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

  一道轻糯的声音,却兀然自舫阁上传来:

  “妾身这里,倒是有些陈年旧衣,能够暂时借予他避寒。烦请几位操船大哥,将他扶上二楼阁中。”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当然不是因为,舫上竟有男子衣物。

  却是因为,此时开口的女子……她本就是画舫传奇!

  应姑娘的闺阁,就连京师最阔的皇商公子,也从未踏入过半步。谁曾想,却是被一只落汤鸡,给优先享此殊荣。

  ……

  杨子牧那落水的表演,无疑也极为成功。

  登船之后,根本无人怀疑。

  毕竟,大明永乐朝,若是单论造船工艺,已然是时代巅峰……且不说七下南洋的船队,单单是眼前这画舫,也能容纳上百人。

  画舫老鸨,显然也记不住,究竟有哪些公子登船?谁又是何时上的船?

  只要明日一早,杨子牧也如期离舫。

  则就算数日后,那两具尸体终究被发现,但闹出了落水动静的他,却也有了最好的不在场证明。

  至此为止,杨子牧的反噬计划,才终于落下帷幕。

  杨子牧本身,心中亦是一轻。

  “公子,这是家父的旧衣,你若是不嫌弃,就在房中将其更换。至于你自己的衣物,你且留下住址,洗净后我会遣人送去。”

  画舫二层,便是妓子优伶们的住所,也是她们单独待客之处。而其中位置最好、窗临船首的一间,便正是眼前这一间。

  此时,随着操船汉的离去。

  舫阁之中,便只剩下杨子牧,以及将其相邀的女子。

  虽然女子本身,只是将衣物放在桌上,自己便避身至了内厢……并未与杨子牧见面,更没有多余的举动。

  但一男一女,同样位于这屋帷间,气氛却依然有些微妙。

  “那便谢过姑娘。”

  杨子牧有些尴尬,也不敢继续多言。

  已是飞快褪去了湿衣,随意擦了擦水渍后,便将那有些年头的旧袍,果断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直到他穿戴完毕,内厢中的女子,也这才继续道:

  “春寒渗骨,公子发髻也湿了,若不尽快弄干,恐怕会染头疾……公子若不嫌弃,还请将发髻拆开,妾身帮你擦干水渍。”

  ……

  嫌弃,自然是不会嫌弃的。

  佳人所请,柔声所命,这样的情景,恐怕是个男子都难以拒绝。

  但就算这样,一种怪异感,却也无由涌了上来。

  画舫中的姑娘,都是这般开放的么……借予旧时衣物,还能算作是心善;但帮男子擦拭头发,却已然暧昧十足。

  “姑娘……我们曾经认识?”

  一声微惘的问话,从杨子牧口中落下。

  虽然听小婵儿说,这具身体的原主,似乎并不喜好流连烟花之地。

  但眼前这番状况,如若不是此女子,同自己早有牵绊……则她的种种举动,杨子牧也的确没法理解。

  “敢问姑娘姓名?”

  一阵思索后,杨子牧果然得不出结论。也只能佯装忘记,干脆大方的询问姓名,故作坦荡与迷茫。

  然而,对于杨子牧问话,女子却并不回答。

  此时的她,在杨子牧换完衣物后,也终于自内厢而出……将她的容姿与身段,皆展露在了杨子牧眼前。

  皎若秋月、艳如桃李、耀似春华。

  见到她的第一眼,杨子牧便完全明白了:

  “为何此前的众人,他们在听闻女子相邀时,再看向自己的眼神……竟是那般凶恶、那般愤恨、那般嫉妒。”

  能与此女同处一室,还被提出要为你擦干发丝。

  这样的待遇,的确令人心漾。

  虽然,杨子牧也仍旧不明白,如自己这样的小财主,同这等艳绝世间的女子……又为何会扯上关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