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交定这朋友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31 2019.06.07 21:00

  杨子牧再见小婵儿的时候,对方正哭丧着脸,满眸不安的站在码头上,逆着熹微晨光,紧盯着每一艘归港的画舫。

  而小丫头身后不远,则是自家府上的马车,以及那面色不善的马管家。

  想来,小丫头该是挨了教训。

  故而杨子牧见状,已是疾走了两步,突然来到小丫头面前。

  换上更轻松的语气,突然道:

  “这是哪家丫鬟,这才一大早,便跑到江边来吹东风……也不知道这家主人,究竟是怎么想的,竟舍得让人受冻。”

  小丫头闻声,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喜。

  然后才委屈道:“公子,你到底去哪儿了?你昨天半路扔下我,然后就再不见踪影,家里都快急疯了。”

  “要不是马管家也帮忙说话,训斥了其他人别急报官,单单凭借小婵儿,恐怕事情早就闹到官衙去了。”

  杨子牧闻言,同样心中微异。

  没想到,他所说的不许报官,竟得到了马管家的认同。

  再看向马管家的眼神,也不由多了几分凛然。

  不过就算如此,已经成功抹去了在喉之鲠,更准备好了脱罪之证。此时的杨子牧,心情却显然大好。

  见眼前的小丫头,依然满脸担忧。

  杨子牧却是大手一挥,忽然决定道:“马管家你且回家中,昨日之事已毕,就不要在过问了。至于家里,就照实说已经寻到了我。”

  “待会儿,我让小婵儿陪我走走,再去吃些东西,大约午后便回家。若还有其他事情,也等我归家后再说。”

  马管家见状,自然并未多言。

  独自乘上了马车,便在踢踏声中远去。

  反倒是跟前儿的小丫头,却是心有余悸的抬起了头,乌溜溜的眼睛里,全是对自家公子的不信任:

  “公子……不会还想再消失吧?”

  ……

  不过,对于小丫头的担忧,杨子牧还未曾来得及回答。

  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是兀然来到眼前。

  并且也自顾自的、娴熟招呼道:“杨兄弟这是,想要去寻些吃食?不若便同为兄一起,关于这应天府的美食,恐怕也没人比我在行。”

  显然,这名说话者,正是昨夜争风的主角之一。

  皇商独苗、谢苏扬是也。

  以皇商谢氏的财力,在加上谢苏扬的纨绔作为……要说他最懂得京师美食,这自然不算自傲,不过是陈述事实而已。

  但遗憾的是,杨子牧并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或者说,更想同他撇清关系。

  “兄台误会了,鄙人只是看这朝阳拂柳,想要观观秦淮江色,并没有其他安排。兄台若是有事,不必理会小弟。”

  杨子牧此番回答,无疑已透着拒绝。

  言辞婉约的、不情不愿着。

  然而令杨子牧也没想到的是,对方闻言之后,却也并不就此作罢。

  反而像是没事儿人一般,再道:

  “杨兄弟雅兴倒是不错,无怪能谱出那等曲子。那今日,为兄便也陪你走走,看看这温柔丽景,也能否熏陶熏陶为兄。”

  谢苏扬说着,已轻轻一甩折扇,自如的站在了杨子牧身旁。

  甚至还不忘对丫鬟小婵儿,也出言交代道:

  “你这小丫头,清早出门,却不多加件衣裳。还好本公子准备充分,你且去后面那些姐姐处,让她们给你一件披裳。”

  “她们都是本公子的丫鬟,你待会儿便和她们说说话,聊些女儿家的东西。至于你家公子,自有我这友人相陪。”

  ……

  不得不说,商门出身的谢苏扬,他若想要接近某人,手段的确卓著。

  小婵儿那丫头,还没明白始末,便已经被他支开。

  至于杨子牧自己,更是在三言两语间,便同对方成了所谓“友人”。一同观柳漫步,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

  “兄台谬赞了,杨某一介年少,不敢以贵友自居。”

  说是不敢、却是不愿。

  杨子牧虽也茫然于,对方为何如此热情,更如此想接近自己。但内心里,他却绝不想和昨夜诸人,再有任何关联。

  “杨兄弟你……就这般看不上为兄?”

  见杨子牧再度拒绝,哪怕是谢苏扬,似乎也来了几分怒气。

  经此一问,语气也不由重了三分。

  但谁料,杨子牧闻声,却仍旧是毫不动摇。面对对方质问,竟再道:“兄台又误会了,此乃高不可攀,实非不情不愿。”

  这般回答,便是明目张胆的撒谎了。

  然而最妙的是,杨子牧一口咬定是不敢,则无论他内心作何想法,对方也难以在毕恭毕敬中、强行发难。

  ……

  “杨兄弟……便如何都不肯交我这个朋友?”

  谢苏扬似乎有些气急。

  “谢兄台……请别再误解小弟本意!”

  杨子牧依旧油盐不进。

  “没得商量?”

  谢苏扬再度语出惊人,竟用上了“商量”二字。

  “所谓友人,自是交心知己之人,何来商量二字,兄台莫要太过执念。”

  杨子牧语调如冰、心坚如铁。

  这下,才真真把对方给惹急了,令对方“啪”的一声,狠狠将折扇给收拢。不再附庸那风雅,而是眼神锐利的盯着他。

  看得杨子牧自己,心头亦有些发慌。

  难不成,躲过了昨夜种种,却要在这江堤上功亏一篑?

  但终究,杨子牧还是高估了对方狠厉;或是说,是低估了他对自己的兴趣。

  沉默了半晌,对方竟是再度一甩折扇。

  于东风中,态度坚定的说着:

  “为兄我……还偏要交你这个朋友!你不敢也好、不愿也罢,反正在为兄心中,你已经算是吾辈之友。”

  这般说法,就无赖又无敌了。

  无赖的是,对方根本不管杨子牧心思,就要以友人自居。而无敌的是,此番状况,纵使杨子牧再度拒绝,似乎也并无意义。

  除非……物理性隔绝往来、从此避而不见!

  但也就在杨子牧心中,才刚有此般想法,谢苏扬却反而微讽一笑。完全不做掩饰的,坦然威胁道:

  “逐之你最好认命,只要你还住在大明京师,便没有为兄找不到你的可能。纵使你转身便走,为兄也能立刻登门造访。”

  “自今日起……你就是吾友!”

举报

作者感言

斑马斑斓

斑马斑斓

谢苏扬:交个朋友……把收藏、推荐都给我!

2019-06-07 21: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