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皇命忽然至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43 2019.07.03 09:00

  什么时机?

  自然是,筹谋将启的时机!

  杨子牧见状,神情终究变得凛然。

  该来的,还是来了。

  苏染口中的时机,正如她所言般,就在半月内的今日,如约降临于杨宅。

  “对方,来自何处?”

  事实上,关于这突兀到访的人物,杨子牧其实从未听说。

  所以,也下意识的问道。

  而马管家的回答,更是令本就微凛的杨子牧,心中愈发惊异:“关于对方来历,老仆若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来自宫里!”

  “宫里?”

  这个时代,能被称为宫里的地方,无疑只有那一处。

  而来自宫里的人物,亦只有那一种。

  不过,此时此刻。

  那名来访的人物,早已入了杨宅,正在前院中等待。杨子牧纵使心惊,却也不敢太过怠慢,只能赶紧迎了出去。

  不多时,杨子牧便出了内院、来到前宅。

  只见,于院中等待者,却是一名体态丰盈之人。

  而他身旁,则跟着两名小厮。

  并且,其中的一名小厮,更是极度恭谨的,捧着一个不大的锦匣,规规矩矩的站着,丝毫不敢妄动。

  杨子牧见状,也不容含蓄。

  已然是,一如马管家的提示般,躬身行礼道:

  “大人何故光临?”

  ……

  此时,杨子牧虽从管家口中,大致摸清了对方来路。

  但未曾确认,心中却总有些将信将疑。

  不过,下一刻,他心中的疑问,便也彻底消失……因为,对方恰一开口,便已然流露出,那熟悉的味道。

  那抹古装剧里,最熟悉的语调:

  “公子不必多礼,咱家今日前来,却是来给公子送礼的。”

  这名体态丰盈之人,果然便是个宦官。

  只不过,比起前朝乐宦的嶙峋,他显然则刚好相反。

  并且,随着他开口,一旁端着锦匣的小厮,更是已然将锦匣,恭敬的呈了上来,送到了胖宦官的手边。

  然后,才听其继续道:

  “杨公子,若是已做好了准备,那便整理整理,跪礼接旨吧!”

  “接旨?”

  杨子牧闻言,心中再惊。

  虽然,透过那柄绣春刀,透过那枚象牙牌,杨子牧无疑也猜到了……他如今的身份,必然颇为特殊。

  但就算这样,他终究也没有想到:

  如今,他竟迎来了圣旨!

  不过,也还在杨子牧的愕然间,一旁的马管家,早已是恭身跪拜。

  而杨子牧自己,更是赶紧有样学样。

  虽然说,因为明太祖的出身,他并不崇尚跪礼。然而,事涉皇权威严,却也含糊不得,就算是他朱老板,也是需要高高在上的。

  并且,作为杨子牧而言。

  他的内心,倒也并不如何排斥。

  毕竟,眼前的这些人,包括所谓的宦官,也皆是六百年前的古人……全都是,共同缔造了辉煌的先辈。

  向文明先祖低头,杨子牧自然是毫无芥蒂。

  ……

  此刻,见杨子牧恭敬低头,一应态度礼仪,亦是毫不含糊。

  胖宦官他,语气也是愈发的温和。

  颔首间,已昂声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今夏雨水连绵,运河堤坝无故决毁,更有言官呈举,乃是污吏作祟。故以,遣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杨子牧,特旨查办此事。

  此案甚重,速速详查,期至夏末,不得有误。

  钦此。”

  胖宦官宣读完圣旨,已经再度将其收好,双手递送给了杨子牧。

  而他口中,更是愈发柔和道:

  “杨千户承蒙圣恩,得陛下亲旨查办,此乃圣上的无上信任……咱家云奇,这便恭喜千户大人。”

  名为云奇的旁宦官,用无比期许的语气,说着无关痒痛的道贺。

  却不知……

  杨子牧的心中,已然再度涌起惊涛。

  云奇是谁,或许并不重要。

  但名为“云奇告变”的历史疑云,却是一众明史爱好者,最津津乐道的话题。

  传闻说,在洪武朝胡惟庸案前,正是名为云奇的太监,告发了胡惟庸欲意谋反。这也才有了,此后那惊天大案。

  而此时,名为云奇的太监,却又带着永乐帝圣旨,兀然降临杨宅。

  并且,这还是一份,暗中颁予的密旨。

  那么,他的身份……

  ……

  杨子牧此时,恭敬的接过圣旨。

  又无比小意的,交予一旁的马管家捧着。

  但下一刻,却从马管家手中,轻飘飘的取过某件事物。继而,更是毫无烟火气的,放到了云奇袖边。

  递过去的东西,赫然却是……如今的官印宝钞!

  当今世道,宝钞还尚未过度贬值,依然是最主流的购买手段。

  “千户大人,这是何意?”

  云奇眼神更柔。

  “公公办差劳顿,只是些茶水钱罢了。”

  杨子牧口中应道。

  云奇此时,无疑更加满意于,这名暗地里的千户,竟是如此的上道。

  微微沉吟间,已回赠了一份讯息:

  “千户大人,陛下对此的态度,就是要查、更要毫无顾忌的查……就算整个京师,都站在你的对面,也一定要死查下去。”

  “毕竟,我等最大的依仗,便是陛下的圣恩!”

  云奇说完,已不再多言。

  已然领着随侍,辞别离开了杨宅。

  只留下杨子牧自己,心中更加凛冽的,看着其离去的方向。

  或者说,其实是看向……京师皇城的方向!

  ……

  大明永乐七年,永乐帝北巡筹备迁都。

  而这一年,运河也再度疏浚。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间点上……刚刚疏通的运河,却于今年的第一次汛期,赫然发生了堤坝垮塌。

  至于他杨子牧,则“刚好”被永乐帝选中,秘旨查办此事。

  甚至,更是自北巡之中,兀然秘旨回京。

  杨子牧他,虽不敢说熟读历史。

  然而,作为一名文科生,又身为各大论坛常客。

  最严肃的历史,他虽或许不算通晓……但是,对于历史缝隙中,那种种奇闻野论,他却比谁都要了解。

  至少,杨子牧知晓:

  永乐帝此生,似乎从不喜欢太子。

  并且,杨子牧也明白:

  当下的大明京师,却正是太子朱高炽,在代行监国之权。

  甚至,杨子牧更确信着:

  所谓赊刀人,又之所以将他,给安插于此事。其真正的目的,自然不会是查案……反而是,欲挑起父子相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