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新任的车夫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72 2019.06.26 21:23

  “逐之你……果然又引起了风波!”

  少女的背影,才刚刚远去。

  一旁的谢苏扬,却是表情愈发离奇的,再度开了口。

  片刻之前,他谢三公子还在调侃……不知道杨子牧,究竟能引发多少风波?

  但谁也没想到,此话竟是一语成谶。

  瞬息之间,已是风波再起。

  不过,此时的杨子牧,却也根本不想理他。

  只见杨子牧,只简单的抱拳告退,便已经带着小婵儿,直接踏上了自家马车,从众人惊异的视线中逃离。

  一开始,杨子牧以为:

  “这姑娘乃是丘桓近友,所以才会针对于自己。”

  再后来,他也曾经猜测:

  “她或许受了锦衣卫挑拨,这才于此案后立刻出现。”

  然而,杨子牧也想不到的是:

  这骄横少女,竟是苏染的闺中密友……甚至,她之所以不满杨子牧,还弄出此等风波,却正是因为那份婚约。

  因为那份……杨子牧也万分头疼的婚约!

  简直是见了鬼了!

  ……

  “公子……我们这就回去了?”

  小丫头此时,正一面帮杨子牧重新盘发,一面也有些恍惚的问道。

  显然,杨子牧先前的行为,就连小丫头也惊异万分。

  令她既惊讶于,自家公子的身手,竟然这般了得。也同样惊讶于,自家公子的胆气,也是那般的粗豪。

  竟然……

  然而,也就在此时,就在小丫头,才刚刚发问的瞬间。

  如今的杨子牧,却是猛然察觉到:

  “你知道她是谁?”

  毫无疑问,既然连小丫头,也能感受出疯狂……这也就是说,对于苏染的这名闺蜜,其实就连小婵儿都认识。

  果然,随着杨子牧发问,小丫头反而诧异道:

  “公子不认识她?”

  这话,就问得杨子牧有些心虚了。

  毕竟,这个朝代、这座京师,对于杨子牧而言,其实皆乃异乡……杨子牧所了解的,也只是最笼统的梗概。

  所幸,对于这一点,小丫头却也并不深究。

  话音刚落,便已叽喳补充着:

  “那姑娘可有名了。”

  “甚至,比公子将来的娘子,都要更加有名。”

  “毕竟,敢在京城里骑马的人,其实本来就不多……而这其中,还身为女子的,更只有她一个。”

  “听其他人说,这姑娘似乎姓张、名轺,通常唤做张轺儿……至于她家里,好像兄长是个大将军,父亲还是开朝功臣,姐姐更是宫里的娘娘。”

  说到这里,小丫头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有些遗憾于,她并没记下更多。

  “总之,那些七七八八的,我也听过就忘了……反正就是,那姑娘的家世,好像特别的了不得。”

  “不过,公子敢当街训斥她……公子的胆子、倒也是真大!”

  小丫头有些崇拜的,看向了自家公子。

  有些得意于,公子的胆气。

  ……

  然而,小丫头所不知道的却是:

  如果说,此前的杨子牧,早就知晓了女子身份……恐怕,他刚才的那番训斥,也就没那么胆气十足了。

  家父是功勋?

  兄长乃将军?

  姐姐为嫔妃?

  虽然说,小婵儿这丫头,也根本记不住那么许多。

  关于对方家世,也说得含含混混。

  但是,哪怕单凭这几点,此时的杨子牧,却依然确定了对方家世……毕竟,整个永乐一朝,这等家世也根本无二!

  此时此刻,一个及其辉煌的家族,已然浮现于杨子牧脑海:

  张玉,靖难名将之一。

  永乐帝靖难登基,追封其为荣国公,而永乐一朝终了,更被追赠为河间王,并附祭于成祖庙廷。

  而此等人物,也才仅仅是张氏一族,真正崛起的开始。

  因为,于张玉的膝下,共有子女五人。

  但其中四人,都曾名留青史。

  张玉长子张辅,因其数度平定安南,并生生将安南一国,给收归大明一省……从而获封英国公,并添为右国柱。

  而张玉长女,则是永乐帝贵妃,也既是昭懿贵妃。

  至于说,张玉的其余二子,张輗、张軏。

  虽然于永乐一朝,二人好似并无太大作为,但也曾分别就任了……神策营指挥使、锦衣卫指挥佥事。

  端是一个满门功勋、举族显赫。

  而先前那女子,却正是以上四人的幼妹。

  这份家世……

  就算某开挂少年,回想起先前的肆意……也终究是有些后怕!

  ……

  不过,也就在某人的后怕间。

  徐徐而归的马车,却已然到了杨宅门外。

  而刚一下车,小婵儿那丫头,便已经手脚麻利的,帮杨子牧整理着长衫。

  杨子牧……他终究是回来了!

  然而,也就在此时。

  就在杨子牧,还尚未踏入家门之前。

  来到宅前迎接的马管家,此时此刻,却故意清了清嗓子,引得众人注意……这才用清晰的言辞,沉声说道:

  “公子,家里前些日子,有个家仆无故失踪,至今也不见踪影……但家里的活计,却总是需要有人来做。”

  “所以,老朽已重新雇了名车夫。一面是代替那人,照料家里的车马,一面也能替换下老陈,不用再出门赶车……并且,此人也是由苏小姐介绍,他驾车的手艺,无疑比老陈也好上许多。”

  “老白,你先过来见见东家……”

  马管家一面说着,一面已从他的身后,唤出了一名男子。

  只见,男子大约四十多岁,正值壮年。

  但观其面容,却满是一股惫怠之感,让人一看到他,便想到“无精打采”一词。

  并且,若仅仅是这样。

  杨子牧虽心有疑虑,但也不至于感到惊惶。

  然而、事实却是:

  杨子牧在看到他的瞬间,就连心跳都漏掉了一拍。

  脑海深处,更是下意识回想起了……此次读档前、最后的画面:

  当时的杨子牧,悍然拔出绣春刀,并迅利的劈向对方……而这满脸疲敝的男人,却只是一斜、一晃,便让过了刀锋。

  接下来,更仿若是下意识般,随手捏住刀镡一扯。

  杨子牧的鲜血,便也立时迸溅。

  而直到那一刻,对方也这才略有茫然的,开始疑惑于杨子牧的举动。

  似乎无法想明白……他为何要自寻死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