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穿最厚的甲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09 2019.06.28 19:58

  “公子,你肿么来了?”

  丫鬟小婵儿,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含混的说着。

  此时,她刚刚睡眼惺忪的,从外院仆房中走出……却见到自家公子,早已等候于此,等候于她房门前。

  不过,刹那之间。

  小婵儿她,却也已经明白了始末。

  甚至,此时的小丫头,更有些好笑、又有些得意:“公子这是……还没学会盘发,需要奴婢帮你?”

  杨子牧曾经,不让小丫头称奴婢。

  但小丫头此时,却偏偏就是要自称奴婢。

  俨然……也是有些小脾气!

  不过,杨子牧见状,却也并不理会她,反而摆足了东家的模样。

  沉声说道:“就你最俏皮。”

  “都让你好好自省了,还是这般没大没小……你真就想,一直住在外院儿,再也不回小爷身边?”

  不得不说,杨子牧一旦拿出主人的架子。

  小丫头,也就立刻软了下去。

  所幸,杨子牧此举,倒也并非是要训斥于她,仅仅只是调侃罢了。

  见小丫头满脸委屈,更是泫然欲泣。

  杨子牧又道:

  “好了好了,不说你了……来帮我盘上头发,今天要试做的菜,叫做‘鱼香肉丝’……就是不知道,没有辣椒好不好吃!”

  杨子牧说着,已经端了张长凳,直接坐在了仆房门口。

  不过,也就在他坐下的瞬间。

  杨子牧的神情,却是骤然变得怪异又狰狞。

  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公子,你这又是怎么了,这张长凳,难道有什么问题?”小丫头满脸疑惑,略显担忧的问道。

  但这种问题,杨子牧却没法回答。

  毕竟,自从四更一点,夜色还弥漫正浓,直到五更三点,晨钟才终于想起……月影下,那足足三四个小时。

  杨子牧他,却是一直在被动挨打。

  此时此刻,别看他穿戴完毕后,与寻常也好似并无二致。

  但事实上,他长衫之下,几乎每一寸的肌肤。

  全都……在刺痛灼烧着!

  杨子牧甚至怀疑,名为老白的刀客,早已看穿了他的伎俩……这才用一通毒打,以惩戒杨子牧的消极。

  “这他喵……就是赤裸裸的报复!”

  ……

  不过,丫鬟小婵儿,自然并不知晓这些。

  如今,见杨子牧并不回答,已然一边打理着头发,一边也好奇道:“公子,你说的鱼香肉丝,可是要将鱼肉切丝?”

  “可是……这鱼肉该怎么切丝?”

  对于食物,小丫头可是深有执念。

  并且,事到如今,杨子牧变着花样做菜,也已经成了杨宅一景。

  别说是老白、马管家,他们这些赊刀人。

  就是寻常家仆、普通小婢。

  所有人,都万分费解于……杨子牧他,好好的公子爷不当,却偏喜欢下厨做菜……而做好菜后,还要和小丫鬟分享。

  只不过……

  今天的杨子牧,显然没心情详聊菜谱。

  此时的他,更是兀自问道:

  “丫头,家里有仆人的冬衣么?有的话,待会儿帮我拿两套过来……并且,把你的针线盒子,也一并给带来内宅。”

  这个时代的丫鬟,自然需精通针线手艺。

  并且,刀客老白虽扬言,让小丫头离杨子牧远些,不然便性命难保。

  但此话,终究是针对夜里。

  青天白日下,那厮必然是晒着太阳、打着盹儿!

  根本没空理会杨子牧。

  所以说,此时的杨子牧,却是必须趁此机会,将某些东西给备好。

  哪怕只是为了……不被殴打得更惨!

  ……

  “公子,你到底要干嘛?”

  小丫头的声音,在卧房中响起。

  “别问,快来帮帮小爷,把衣服给脱下来。”

  杨子牧有些恼火。

  “可是公子……这太紧了,我手都伸不过去……不然,我们换个位置,你这样我不方便使劲儿。”

  又是一阵哼哼唧唧……

  半晌之后,杨子牧终于坐回椅子上。

  而小婵儿那丫头,也拿着件棉衣,愈发茫然的站着。

  “公子,你干嘛非要穿上,这偏小的一件冬衣……别说穿上费劲儿,就是脱下来,也都得折腾半天。”

  无疑,刚才的动静,都是因为眼前的冬衣。

  眼前这……略紧的棉服!

  不过此时此刻,杨子牧却并未回答。

  反而是,极为细致的,回忆着他挨打最多的关节。

  继而又道:“这件衣服,其膝盖处、手肘处、腰腹处……都再缝上几层粗麻,今夜之前就要弄好。”

  小丫头见状,已然愈发茫然。

  好在,对于自家公子的吩咐,她倒是执行得极快。

  就连杨子牧自己,也都还在思考着:

  还有何处……需要再度改动!

  但小丫头此时,却已经坐到了窗边,利落的拿起针线,一层层的将粗麻布,给缝合在了冬衣之上。

  就像个小媳妇般,乖巧的干着活。

  倒真有些……

  ……

  杨子牧叹了口气,推开了卧房的房门。

  而他的目光,则是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内院一角……看向了,隐藏于柴柯之下的,那一抹冰锋。

  那是一柄雁翎刀。

  一柄……最寻常的雁翎刀!

  既是最普通的材质,也是最常规的制式,似乎从上到下、都毫无特别。

  然而,最令人恐惧的,却也正是这份寻常。

  毕竟,在这个时代,人们最熟悉、最常见的兵刃,其实也只有那一种……那便是官差们的标配、官制雁翎刀!

  杨子牧可没有忘记:

  刀客曾扬言……除杨子牧之外,所有见其出刀者,都必然会是死人!

  也就是说,这柄长刀的原主,其实已经死去。

  仅仅因为,杨子牧提出了要求,需要一柄练习长刀……然后,他便被漠然的抹去,永远的消失于世间!

  杨子牧不是个好人。

  甚至,也曾亲手杀死过别人。

  但就算这样,面对那怠惰的刀客,面对刀客他……这直白又存粹的冰冷!

  如今的杨子牧,却依然感到了彻寒入骨。

  杀人,不难,也并不恐怖。

  但漠视于杀人,却显然极难,也极为的恐怖。

  所以,此时的杨子牧,才必须穿上厚厚的绵甲……用最笨拙的温暖,来抵御无尽的殴打,以及无边的森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