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插手的理由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46 2019.06.13 21:37

  不得不说,丘桓纵使在极怒之下,也仍旧留着半分清明。

  打砸谢园,倾覆席宴。

  终究都是小事。

  也只是为了,要折辱谢苏扬的颜面。

  以谢氏的豪阔,无疑根本不会在乎,这园中损失。而以丘家的权势,只要谢苏扬尚且安然,便也无人指责。

  不过,如此一来,丘桓心中盛怒,却是依然得不到舒展。

  所以,他才看向了杨子牧。

  所以,笑容狰狞间,他也说出了以上那宣言。

  纵使谢苏扬本身,他丘桓也不能妄动……但眼前的杨子牧,却恰好是一介平民。

  杀鸡儆猴,斯为泄愤。

  而杨子牧,便正是那待宰的飞禽。

  “来人,把这竖子的双臂……直接给我折断!”

  “曲惊秦淮?名动京师?”

  “你们既称其为曲家,更盛赞其乐才……那本公子,便也成人之美,就让他今日此曲,成为其此生的绝弦。”

  ……

  丘桓此举,虽是极度嚣张。

  但旁观的公子们,惊惶的小姐们,却也是无力阻拦。

  毕竟,那是丘桓。

  毕竟,那是淇国公幼子。

  此间旁人,虽也都是官宦子弟,但比起真正的贵族功勋,较之顶尖的世族门阀……他们,依旧是人微言轻。

  要说此间,谁还能说得上话的……

  “去请……”

  某位官家小姐,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正急切的想说些什么。

  然而,出人意料的一幕,却打断了她的话语。

  此时此刻,在丘桓的喝命下……一众丘氏家仆,无疑已停止了打砸,更纷纷抄起棍棒,向杨子牧所逼去。

  眼看着……悲剧便将发生!

  但也就在此时,就在众人皆惧之时。

  一个形如枯槁的身影,却是赫然跪伏于地,并牢牢挡在了,那一众家仆的眼前。

  此人,竟是那前朝乐宦。

  并且,随着老者突兀跪地,他喑哑的喉咙间,更是低微的恳求着:

  “恳请丘公子高义。”

  “这杨氏少年,其乐法、其情操、其才气,皆属当世一流……还请公子容情,不要毁去他的光彩,更不要抹煞他的将来。”

  “公子若能容恕,老朽我……愿代其献上两臂!”

  老者话音一落,却是举座皆惊。

  求情讨饶,自是不难。

  但以血肉肢体相抵,来换取杨子牧的未来,这样的狠厉决心,这般的侠士气韵……却是让场间众人,已纷纷为之惊叹。

  谁都没想到,那枯瘦的老者,竟是这般决绝。

  而谁也没料到,在那老者的心中,杨子牧更是如此卓越。

  旁人当然不知,那数十年的压抑。

  所以,他们也自然不懂,在无尽的苦楚下,终于被人读懂的感激。

  士为知己者死。

  哪怕这名老者,曾经只是一名乐宦。

  然而这一刻,他的确站了出来,更说出了那份恳言。

  虽然……

  “你来求我?”

  “你凭什么来求我??”

  “你一介前朝阉宦,有什么资格……求情于我?”

  “把这肮脏玩意儿,一样给我打断双手,本公子要做何事,何时轮得到……这等秽物来说三道四?”

  ……

  老者的挺身,出乎着所有人预料。

  但丘桓的粗暴,以及他口中,那毫不犹豫的狠厉……却连促成此况的谢苏扬,似乎也同样没能料到。

  下一刻,高高举起的棍棒,已然是势不可挡。

  而围观的众人,却只能凛眉叹息。

  就算是心情激荡下,将欲愤起的杨子牧……亦被身后的谢苏扬,牢牢给拉住,阻止了他正面相抗。

  所有人,如今唯一能做的,似乎,也只有闭上双眼。

  不亲眼看见……这血腥的飞扬!

  直到……

  “我家小姐,让尔等住手……”

  一道略显尖锐的女声,从谢园的角落里传出。

  肆意无比的,喝止着丘家众人。

  今日谢园聚宴,于园中一角,专为女子们独设亭阁……而此时这声喝止,便也正是来自那方亭阁。

  虽然说,先前斗乐之时,诸多的官家小姐,也早已掀帷而出。

  然而,却唯有一人,至今也不曾出现。

  并且,更巧的是,这唯一不曾现身,亦敢遣婢女喝止之人……却也是今日聚宴中,丘桓唯需敬畏的对象。

  故而一时间,竟是气氛微凛。

  丘家的一众家仆,显然知晓那喝止者的身份,只能是暂且停手。

  而丘桓自己,更是深深的看向亭阁。

  沉吟间、直白道:

  “苏小姐……也要帮他们求情?”

  ……

  显然,那仍未现身之人,便正是柳庄公义女,苏染、苏小姐。

  袁珙的影响力,无疑并不限于权贵官僚。

  就连当朝圣上,亦对其崇敬有加。

  所以,面对苏染的制止,丘桓也无法漠视,只能正面质问于……此事,她苏小姐与袁家,是否同样要插手?

  不过,面对丘桓的质疑,亭阁间的纱帷后,却是人影斑驳。

  接着,先前出声的小婢,便也掀开了帐幔。

  而苏染自己,也终究现身人前。

  并且,于现身之后,苏染也并未立刻回应。反而是依旧从容的,踩着那满地污泥,来到了人群的中央。

  继而,才微微一福,轻声道:

  “丘公子……”

  “你若不满这聚宴,旁人也任你砸了,你要不喜这谢园,大家也由你毁了……但你还要当在座之面,让血光溅起……未免,却是有些过了!”

  苏染此言,倒也没错。

  凡事,皆有度。

  既然他丘桓,也并不能将谢苏扬怎样,继续闹腾下去,其实也并无意义。

  至于那前朝旧宦……是否打折了他,又有何区别?

  丘桓闻言,略有沉吟,却也并未反驳。

  无疑,算是承认这一点。

  不过,在承认了老者的无关紧要后,丘桓那炽灼的目光,却是再度穿过人群,又一次锁定于某个少年。

  这前朝旧宦,同丘桓并无深怨,自然是无关紧要。

  但这杨子牧……

  丘桓的嘴角,再度挂起一丝狰狞。

  “旁人,我可以不管,闹腾,我亦能尽收……但唯有此人,我却一定要折其双臂!”

  丘桓此言,笃定无比,阴狠万分。

  但苏染闻声,却再度幽幽一叹,无奈道:“丘公子,你难道便不曾想过……此事若与我袁家无关,我又为何要插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