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簌雨出门去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7 2019.06.29 11:50

  “公子,你干嘛站着吃饭?”

  依然不会盘发的杨子牧,自然又去了小丫头门前。

  顺便,也领了小丫头,一同前来用餐。

  只不过,今日的杨子牧,却是连坐下都不愿意……接过小丫头盛好的清粥,却只是立于桌旁,用筷尖挑着咸菜。

  小丫头见状,既有些迷惑,同时又有些好奇。

  竟同样端了碗清粥。

  也同样的,站在了杨子牧身旁。

  口中,更是微微疑惑道:“没变得更好吃吖?”

  杨子牧见状,差点儿没笑出声来。

  这小丫头,如今已愈发放飞自我……任何的事情,竟都能联想到“吃”字上,不愧为吃货的典范。

  虽然,此时的杨子牧,心中所想却是另一桩:

  “丫头,你去备些雨具。”

  “待会儿告诉马管家,午后我和老白将出门。”

  “顺便知会一下门房,若是谢三公子来访,就让他去画舫找我。”

  三道吩咐,接连落下。

  但小丫头此时,却唯独纠结于:“公子,你又要去画舫?可是公子,你不是有了婚约,更已经将要成婚?”

  放在六百年后,十五六岁的少年,还只能算是早恋。

  然而在当下,却早到了该成婚的年纪。

  再加上,苏染她前前后后,亦是以“相公”相称,更将自家的车夫,也都遣到了杨宅来做事儿。

  也无怪于,小丫头有了这般误解。

  “想什么呢。”

  杨子牧放下碗筷,戳了戳小丫头鼻尖。

  接着又道:“小爷去那边,是要见一位故人,顺便再讨教些东西……谁青天白日的,便会留宿画舫?”

  小丫头闻声,心下稍安。

  且转念再一想,更是忽然一喜道:

  “公子,你是要去见应家姐姐,同应家姐姐聊些曲谱?”

  “能不能带我也去啊?”

  小丫头睁大了双眼,满脸的期待。

  ……

  “公子要带上她?”

  今日将出门,其实在破晓前的挨打中,杨子牧便已经说过。

  刀客老白,虽并不赞同,但也不曾拒绝。

  然而,他显然没料到,杨子牧竟自作主张的……要将这贴身丫鬟,也一并带着出门,并去往那个地方。

  不过,也还不待对方,继续的提出质疑。

  杨子牧此时,却也飞快道:

  “今日之事,只是一份确认,并不涉及更多。”

  “并且,既然有你跟着,自然也不怕走错路……你毕竟乃是初至,自然也需要时间,令我习惯于你。”

  杨子牧此话,其实已经足够明白。

  今天,他根本不会妄动。

  今日出门,也只是为了确认……如今是否已经安妥!

  毕竟,那群无功而返的锦衣卫,依然还盯着杨子牧。杨子牧他,就算是谨慎一些,也并无不对。

  见状,老白终究是闭了嘴。

  不再继续相问。

  而随着杨子牧与小丫头,分别进了车厢。

  杨宅的马车,便也在阴郁的天空下,缓缓从背街里驶出。

  滴滴答答的,向着秦淮河畔而去。

  ……

  如今,春日已逝,夏日来临。

  虽然那梅雨时节,还尚未降临于京师。

  但京师的天空,却已然氲着层层凝云……只待一阵骤风,拨开云层的平静,便会化作漫天簌雨。

  而不多时,马车便已经停在了,那一众归港的画舫之前。

  事实上,舫间的女子们,也并非从不离舫。

  毕竟,沐浴更衣、采买衣物、休闲玩娱,这种种的事情,船上都不太方便。

  自然是,也需要下船来做的。

  故而此时此刻,当恩客们纷纷归家,一应伶倌和粉娘,也早就下了舫船,纷纷聚集到河岸一带。

  身家丰裕的,已然买了方小院儿,用来白日里歇息。而活泼好动的,则三三两两聚集,在河岸茶坊间,随意的说着闲趣。

  虽然在夜里,这些绿肥红瘦的姑娘,正是大明繁华的点缀。

  但到了白日间,却又无人愿接近她们。

  毕竟,大多数的恩宾,大多数的豪客,其实全都自持清高……并不愿意,真正亲近于这些女子。

  除了……

  ……

  一场簌雨,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杨子牧刚出马车,便被骤雨给撵着,暂且躲身于某间茶坊。

  茶坊中,自然是一应姑娘。

  而其中一人,此时更高昂着声音,颇为得意道:

  “你们可知晓,沸沸扬扬的谢园一事,其实却是源自……富家公子们,皆鄙夷于音律,更轻贱于乐师。”

  “甚至,就连应大家,也同样被他们不屑。”

  “但就算如此,在他们的不屑间,应大家却以一曲《千本樱》,震得众人哑口无言,重扬了乐法的美妙。”

  说到这儿,此人更是忽然压低声音。

  颇为神秘道:“甚至,我还听说……丘家少爷怒极当场,也正是与此事有关,更与谱曲的杨公子有关……毕竟,杨公子此曲,却正是为我等正名,又令那些富家公子们,尽数折了颜面。”

  无疑,说话者,也是一名伶倌。

  而在她的视角里,杨子牧早已被无限美化。

  就连杨子牧自己,在听闻此言后,也是微微有些脸红。

  一曲抄来的《千本樱》,竟得她们如此尊崇。

  这般待遇,的确令其汗颜。

  不过,比起杨子牧的羞愧,一旁的丫鬟小婵儿,以及驻车归来的老白……此时,却是纷纷面有异色。

  小婵儿眼中,无疑全是雀跃。

  自家公子受人赞扬,她也是与有荣焉。

  而刀客老白,则是颇感诧异。

  他显然没有想到,代号“芒种”的对方,还有这样一张面孔。

  并且,也就在杨子牧三人,正各有所思之时。

  茶坊间的女子,也终于注意到了他们……注意到了,于屋檐下避雨的,这名翩翩公子、这个娇俏丫鬟、这位家仆车夫。

  不得不说,白日至此的公子,的确极为的少见。

  一时间,所有的姑娘,也纷纷下意识的,向这边看上了一眼。

  然而,也就是这一眼。

  就是这……瞬息间的匆匆一瞥!

  另一名琴伶,却是愕然张大了嘴,满脸的目瞪口呆。

  接着,才有一句微颤的声音,不敢相信的问道:“那边那位公子,你可正是……杨公子、杨曲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