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繁花杨门外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06 2019.06.09 21:00

  不过,也就在杨宅正厅中,某人正窘迫异常的时候。

  杨氏家宅外,却也并不平静。

  一名身着翠裙、头戴角冠、怀抱琴匣的女子,似乎终于鼓起了勇气,大胆的来到杨宅角门处,轻轻扣响了房门。

  绿色非正色,不能以花草直接染制,故而却是贱籍衣色。

  而明时的角冠,更是乐妓的一番标志。

  至于琴匣,当然也装着木筝。

  这名女子,显然便是风流场间的伶倌,因听了《千本樱》的传闻,这才寻到了这里,试图求得那份曲谱。

  片刻后,角门稍稍被推开。

  一名杨家的门仆,隔着门缝露出半张脸来。

  但奇怪的是,对方在看见女子后,却是半点儿不觉奇怪。甚至于,都没等人说明来意,便已经一口回绝道:

  “公子不见客,姑娘若是不甘,便去正门那边看看。”

  说完,门仆便不再多言。

  而微微开启的角门,亦随之再度紧闭。

  女子见状,心中当然不解。

  但角门已闭,门后的仆人也已离开,女子却是再无办法。也只能按照门仆所言,向杨宅正门而去。

  而随着女子她,茫然的绕过后巷,来到了杨宅的正门外。

  眼前的景象,却是十足令她心惊。

  同时,她也瞬间明白了……为何杨氏家中的门仆,对于她的到访,却是一丝一毫的惊讶都没有。

  杨子牧的家宅,虽也算小有门脸,但并不如何豪阔。

  正门所向,亦只是一条短街。

  然而此时此刻,这条并不宽阔的短街中,竟是密密的立着无数姑娘。

  有的姑娘,刻意精心的打扮过,并抱着一方琴匣;

  有的姑娘,专门凸显出稚嫩气,也抱着一方琴匣;

  还有的姑娘,偏偏不走寻常路,穿了身男儿打扮,掩去了周身的脂香……但毫无疑问,她同样抱着一方琴匣。

  此街中、此门外、此时刻。

  竟然全是画舫琴伶。

  看这模样……大家心中都怀有那份希冀!

  ……

  “你们说这杨公子,究竟会不会见我们吖,如今太阳都要爬上天顶了,我们难道就一直等下去?”

  有个年幼的小倌人,仗着自己懵懂,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很快,便有旁人自励道:

  “求谱一事,本就要示之以诚、展之以坚……没看那些话本里,只有坚持到最后的,才能令主人感动?”

  此言一出,说话者便后了悔。

  显然,如果大家都不离开,便谁也成不了最后那人。

  而旁人闻言,无疑也认同了这般说法。各个都于心底合计着,其余的一众伶倌,究竟何时才会放弃。

  “你们说……那应大家、会不会真的倾心于他?”

  “毕竟,传说在奏曲的当夜,应大家便已经有所暗示。只是这少年曲家,似乎不太识得风情,白白浪费了良机。”

  有人微微担忧的,转移着话题。

  而最开始的小倌人,则默默盘算了一会儿,忽然道:

  “算了算了、不想了,反正我今日便杵在这儿了,我就不相信……这杨家公子,便是那么狠心,就能任由我们吃苦。”

  小倌人说完,狠狠的一咬牙,不再关注旁人言语。

  而其余的女子,则在相互对视后,同样是谁也未曾离去……依然渴望着、依然等待着、也依然无果着!

  ……

  而事实上,小倌人猜对了,杨子牧真的不算狠心。

  特别是对女孩子,更狠不下心。

  但遗憾的是,对于自家门外的盛况,他却根本不曾知晓。

  此刻,窥见正堂门外,某个偷偷听曲的小脑袋。杨子牧却是兀然起身,一面逃离应如是的温媚,一面向小丫头说道:

  “要听曲,那便进来听,别鬼鬼祟祟的。”

  小婵儿闻言,自然是蹦跳着入内。利落的为二人,再度续上了茶汤,也异常可爱的,蹲在了两面木筝旁。

  显然,她是痴迷于那翻飞的指法。

  杨子牧见状,也再道:

  “应姑娘,你所娴熟的指法,其实并无问题。但此曲颇为颠覆,若要将弦色逼至极致,却需要一些新的技法。”

  轻弹慢揉,无疑才是这个时代的特色。

  而《千本樱》一曲,却是基于二十世纪的创新,并以大师王昌元所创的刮奏、扣摇等手法,作为令其增色的根本。

  杨子牧说着,却是有意避开了应如是。

  反而是绕到了对方木筝前。

  然后,才一边展示着诸般创新,一边时时注意着对方动向。

  明目张胆的,躲着不让近身。

  这般状况,终究令应如是,也感到有些好笑。

  她既没有想到,杨子牧竟是如此怕她;也同样没有想到,对方更是这般的有趣。

  接着,也就更想欺负他了。

  “逐之你……便这般害怕女子?”

  “但妾身没有猜错的话,今时今日的你家门外,却不知有多少女孩,正默默的守着、静静的候着。”

  “却不知逐之……又究竟该作何处理?”

  ……

  吱嘎一声轻响,杨宅的大门缓缓打开。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小心翼翼的、朝门外看了一眼。

  但就这一眼,便吓得他赶紧缩了回去。

  而终于见着希望的众伶倌,则已然涌了过来,犹如那脂粉浪潮般,拍打于惊惶紧闭的木门上。

  片刻后,待杨子牧回过了神。

  且一众抱琴伶倌,也相约着退后数步,留下了主人的空间。

  杨宅的大门,这才再次一点点的开启。

  “杨公子……”

  “杨少爷……”

  “杨曲家……”

  叽喳之声,再度充盈于耳。

  每个姑娘,都想率先引得他的注意,但事实上,他却什么也没能听清。

  不过,这阵清脆的吵闹,也还并未被杨子牧所制止。但随着另一个身影的出现,门外所有的女子,却是都愕然闭了嘴。

  因为,紧随杨子牧身后的,却正是那位画舫传奇。

  秦淮第一乐家……应如是!

  甚至,随着应如是的出现,杨子牧更是叹了口气,无奈的说着:

  “诸位姑娘盛情,杨某无以为报,但这《千本樱》一曲,却本是我为应姑娘所作……还望诸位姑娘,别再徒劳挂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