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幼定之婚约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20 2019.06.14 09:00

  事实上,更多的时候,杨子牧都是个看客。

  心情漠然的,神情淡然着。

  其实从一开始,从杨子牧他,被迫参宴的那一刻开始……今日的一切,此时的种种,他便早有预料。

  也无论,是丘桓的针对;

  又或者,应如是的鸣曲;

  再或者,是谢苏扬的讥诱。

  甚至也包括……此时此刻,苏染的兀然乱入!

  所有这一切,都并不让他意外。

  虽然,在此前的那一刻,在棍棒将落下的当时,杨子牧也的确是心情激愤,并有过瞬间的冲动。

  但谢三公子,却是拉住了他。

  而那袁家小姐,亦是如此适时的出现。

  所以,这一刻,杨子牧看向谢苏扬的眼神,也究变得凛然。

  而同样在这一刻,杨子牧望向苏小姐的目光,也一点点变得玩味。

  至于角落中,早已退避到人群外,再不引人注目的应如是……如今的她,更是神色微妙的,看向依旧咄咄的丘桓。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杨子牧他,终究确定了一件事……

  这一幕,便是他必须赴宴的理由;这一幕,其实谢苏扬也早就料到;而同样是这一幕,其实才是今日的最高潮!

  ……

  “苏小姐,你当我丘桓……是傻子么?”

  丘桓的目光,愈发凌厉。

  一次次的抛下厉言,却又一次次的受到阻拦。

  丘桓眼中怒意,已然愈发翻涌。

  “你苏小姐,乃是柳庄公义女,是京师最负盛名的大家闺秀……而那杨家竖子,不过是陋巷宵小,只是一介破落平民。”

  “此事与你苏小姐,与你袁氏一门……究竟有何干系?”

  袁家一脉,乃是京中名门。

  纵然未曾封侯授爵,但也依旧是高门大户。

  甚至,比起一众靖难功勋,袁家在底蕴传承上,其实也要更加浓厚。

  所以,丘桓才根本不信:

  作为名门望族的袁家,与那默默无闻的少年,真有某种相干。

  “苏小姐,你若是心善,丘某也能理解,你要是不忍,丘某亦能放过旁人……但你若以此谬论,试图令我宽恕那竖子,却休怪我丘桓翻脸。”

  丘桓说着,已然是大手一挥。

  向家仆们吩咐道:“代我送苏小姐离开,接下来的状况,或许有些血腥残酷……尔等名门闺秀,还是优先离开为好。”

  ……

  丘桓的态度,无疑已格外分明。

  事实上,关于杨子牧和袁家,究竟有无丝缕关联……他丘桓,其实根本不会在乎,也更加不想知道。

  因为,那不重要。

  就算他杨子牧,有过一星半点儿奇遇,得了袁家半分恩情。

  但那又怎样?

  比起他丘桓的怒意,袁家又能如何?

  只要那杨子牧,终究是一介平民,只要他丘桓,依旧是怒火炽烈。

  谁又能……真正阻挡于他?

  除非……

  面对丘桓他,如此嚣张的表达。

  如今的苏染,却是第三次叹了口气。

  不但没有,随丘氏家仆而离开,反而是,依旧伫立在原地,也依旧是轻身一福,更依旧固执的,再度说道:

  “丘公子……真的误会了。”

  “小女我,之所以现身此间,又之所以,用上了袁家的名头……确非因我心善,也更非是我垂怜。”

  “这杨家少年,他与小女的家门,甚至与小女自身,都有极深的渊源。”

  “还请丘公子……看在袁家颜面、作罢此事!”

  ……

  如果说,苏染的第一次阻拦,丘桓还只是微有不满。

  那这反复阻碍,却早已令其厌烦。

  至于说,在丘桓已扬言送客,让那苏小姐休要干涉后……对方却依旧这般固执,更依然坚称那谎言。

  此刻的丘桓,眼神已一点点冰冷了下去。

  “给我个理由?”

  “给我一个……足够合理的理由?”

  事已至此,丘桓已不再权衡利弊,反而是直白的问着。

  但苏染的回答,却依然是毫无二致:

  “杨公子,乃是袁家故人。”

  “这不能说服我……袁氏长兴不衰,故旧遍布朝野……随便什么破落子,随便什么丝缕恩,难道都要本公子忍让?”

  丘桓他,显然不接受这个回答。

  苏染无奈,轻叹再道:

  “这杨家公子,自小便同小女相识,更一直受家父……”

  然而,苏染话至一半,却已然被粗暴打断:

  “苏小姐,我最后说一次,我要一个合理的理由……你若继续搪塞,那我丘桓今日,便只能当着小姐之面,强行出手。”

  无疑,丘桓的耐心,早已消耗殆尽。

  而此刻,哪怕是她苏染,哪怕是其身后的袁家,也再不能成为阻力。

  除非……

  “杨公子……与小女有媒妁婚约!”

  ……

  一道微含羞涩,颇有无奈,但又不得不说的理由。

  轻描淡写间,重重的砸落于此。

  “小女被家父收养,时年七岁,正值龆龀。”

  “然而,也同样便在当年,杨公子一门入京,并与家父结下善缘……而小女同杨公子,也由此定下亲约。”

  “此事,杨公子自然知晓,他从不说破,却是顾及小女颜面。”

  “所以……这个理由,公子能否接受?”

  谁也没想到,杨子牧同苏染间,竟有那幼定的婚约。而谁也没料到,作为苏染的婚约者,那杨家少年,却是从来未曾吐露。

  并且,也无论这婚约,究竟是由谁揭破。

  但想必,以她苏染苏小姐,却不至于用己身清誉,来诉诸一场谎言。

  一时之间,气氛再凝。

  正如丘桓自己所说,若杨子牧同袁家,只是寻常交集……则就算丘桓悍然出手,亦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但反过来说,如果这杨子牧,他真是苏染的未婚夫婿。

  此人……便也同样不能妄动!

  丘桓眼中,炽腾的怒焰,已然愈发难抑。

  但他脑海里,最后的丝丝理智,却又时刻提醒着他……柳庄公的义婿,便是他这国公之子,也不能轻易辱压。

  并且,也就在此时。

  就在丘桓心中,正纠结权衡之时。

  一列手持哨棍的衙役,却也终究收到了风讯,潮水般涌入谢园……立刻将场间的众人,牢牢的分隔两端。

  此怒,已然没法再宣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