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所谓赊刀客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01 2019.07.02 09:00

  吱吱嘎嘎的车轴声,在杨子牧耳畔环绕。

  天色渐晚,琴会自然也散。

  如今,正在归家途中。

  然而,不得不说的是,这个时代上好的马车,也不及后世的汽车舒服。

  并且,杨子牧更并非工科生。

  别说是改造马车,就算是更基础的东西,他也束手无策。

  在穿越之始,他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去弄些玻璃啊、肥皂啊什么的。毕竟,在网文作品中,以上这些东西,似乎毫无难度,更能够大肆的敛财。

  但惨烈的事实,却是清晰的回答着他:

  想象太美,现实太残酷。

  他一个文科生,就连个化学式,也都背得颠三倒四……所有的试验,自然均未获得满意结果,也只能宣布放弃。

  甚至于,在被老白殴打的日子里。

  杨子牧甚至想过,不如搞出些火药,直接崩了这厮。

  然而事实却是,这个时代早就有了火药,并且火药这东西,因为燧发枪尚未传入,也并不能发挥威力。

  至于说燧发枪……

  这他喵的……杨子牧还是不会造啊!

  ……

  不过,也就在杨子牧自嘲间。

  当杨宅的马车,渐渐离开了众人视线,已从秦淮水畔消失。

  驾车的老白,却是兀然停下了马车。

  杨子牧见状,微微一愣,而内心深处,更是略略的一紧。难道说……今日的举动,依然将被责问?

  所幸下一刻,杨子牧担忧,便也落回了心底。

  甚至,他更颇有欣慰。

  因为,随着马车停滞,车帘外却有一个声音,轻轻对杨子牧邀请道:

  “杨公子,小姐邀你去车上一叙。”

  “关于县衙一事,小姐还有些东西,需要当面告知。”

  杨子牧的赌博,终究是赌赢了。

  他今日的举动,不但诈出了对方底线,也更让对方,终究做出了那决定……决定向杨子牧,坦诚一些东西!

  故而杨子牧闻声,吩咐小丫头稍安后,便已经随同而往。

  片刻间,便已然登上了袁府马车。

  袁家的马车,无疑更要豪阔一些,车厢的空间,也不是那么逼仄。

  至于说,等待于此的苏染。

  此时的她,亦是面带笑容,盯着杨子牧的双眼。

  愈发亲昵道:“相公做事,总是出乎妾身意料……看来,若是妾身我,不把前事给讲明,相公便将一直愚弄于我。”

  所谓“愚弄”,自然便是今日的出行。

  以学琴,引得一番风云。

  杨子牧闻声,当然也不作解释,只是等待着对方继续。

  而苏染见状,叹了口气、又道:

  “其实,关于那暗千户,本就是给相公准备的台阶。相公的使命,本就要向上攀爬,直至能影响那件事。”

  “而此身份,正是相公的利器,能够令相公,最快的到达那个程度。”苏染说到这儿,更是话锋一转,“并且,关于此前的刺杀,也确属意外。”

  “在那份意外后,立春阁下更决定,令老白暂且跟随于你……只要老白在,于当下的京师,便没人能动得了相公。”

  ……

  杨子牧闻言,无疑是心中再惊。

  他虽然料到了,自己作为所谓“芒种”,必然有着惊人使命。

  然而,他却终究没能想到……那锦衣卫官身,这暗千户司职,也都仅仅只是台阶,并非是最终手段。

  甚至,在此基础上:

  那刀客老白,更是当今天下,武力最为顶尖的存在。

  并且,他之所以来到杨宅,也并非是单纯的监视,同时更兼具着,对杨子牧的保护。

  只不过……

  一想到那厮,在殴打自己的时候,却是半点儿也不手软。

  此时的杨子牧,却还是有些愕然:“就那施虐狂,他真的就不会,自己一个不小心,便亲手将我弄死?”

  不过,也无论杨子牧心中,是如何的吐槽汹涌。

  但此刻,他却故作严肃道:

  “这些事情,其实并不重要……老白也好、你也好,你们究竟在想什么,我其实也并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那一件事!”

  杨子牧说到这儿,故意顿了一顿。

  以目光,紧锁住对方神情。

  这才道:“关于那件事,我只希望尽快开始,而不是一直等待……有些东西,若等待得太久,心中的炽烈便没了!”

  ……

  杨子牧的话音,低沉的从口中落下。

  而街角的斜风,也刚好裹着雨幕,将马车门帘给掀起。

  露出了……老白那张面孔!

  事实上,杨子牧知道他就在车外,也知道他必然会听到对话。

  因为此话,本就是对他所说。

  果然,随着帘幕的掀起,老白那张终日怠惰的脸,此时已写满了尖锐,更是刻尽了冷毅……哪里还有,半分的懒散之意!

  杨子牧他,终究猜到了赊刀人的本质。

  更是看穿了,老白的实质。

  被称作逆党的组织,隐没于京师的成员,武力冠绝的刀客……以及那一份,需要踏着锦衣卫官身,才能攀爬的道路!

  一切的一切,其实已经足够明显。

  赊刀人,确乃逆党。

  他们的目的,也必然是要动摇大明根基。

  而其中的成员,更是各自抱有着,某种极其决绝的意志。

  “所谓赊刀客……”

  杨子牧目光凛冽的,盯着苏染的面容。

  既不再回首,还等在远处的小丫头;也不再侧目,正伫立雨中的刀客老白。

  只是静静的,等待着一份答案。

  等待着,一份能够揭开赊刀人真相的……最终的答案!

  下一刻,苏染终究开了口。

  轻声承诺道:“此事,不会等得太久。”

  “这份仇恨,并非你一人的仇恨,所有人的赊刀人,都背负着血仇……没有人不愿意,更早的达成目的。”

  “如今,我们只是在等待着,一份即将到来的时机。”

  苏染言及于此,目光更加的幽深。

  口中,亦愈发笃定着:

  “关于那个时机,不会迟于半月之间。”

  “你需要做的,只是整理好决心,也坚定下意志。当那一天到来,我们所有的谋划,都将狰狞于这份盛世。”

  “就算是盛世,也需要为它的过往……偿还代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