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影响力层面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9 2019.07.06 18:00

  昨日的后日,便是明日。

  这是一句废话。

  不过,对于杨子牧而言,却也不是那么废话。

  因为,杨子牧昨日扬言,他将于后日傍晚,宴请所有邀约者……也就是说,他在今日,就该将一切给安排好。

  只不过……

  “相公做事,还是这般没头没脑。”

  昨日镇抚司归来,虽然所有的关注者们,都纷纷表达出了态度。

  但毫无疑问,杨子牧更加在意的,却是苏染的态度。

  或者说,是赊刀人的态度。

  毕竟,若按照二十四节气排列……苏染的代号“惊蛰”,在排列顺序上,可是远前于“芒种”或“小暑”。

  如果说,序列在某种程度上,同样代表着重要性。

  则名为惊蛰的她,显然便极有特殊。

  故而,对于自己这便宜老婆,杨子牧的内心深处,其实也颇为的忌惮。

  只不过,连他也没想到的是:

  此时此刻,苏染主动登门,却并非是要表达态度,反而却是……责备着杨子牧,宴请安排的不妥。

  “相公如今,好歹也算是名满京师,难道相公设宴,真打算随意将就?”

  “这桃源居,倒也算名满京师,但它真正为人称道的,仅有其顶阁的席宴。至于其余,也不过尔尔罢了。”

  “相公难道不知……这顶阁席宴,却是需要预备的?”

  苏染这一串问话,显然,却是问蒙了某人。

  毕竟,曾经的杨子牧,不过是一名死宅。而哪怕穿越后,他拥有的身份,也仅仅是寻常小财主。

  这等权贵日常,他又哪里知道?

  所幸,苏染的责备,也并非其真正目的。

  见状之下,她已然再道:

  “妾身昨日,已经遣人去了那边,让那桃源居,把一应东西都备上了。关于这种事情,相公日后,还需交给妾身处理。”

  “相公自己安排……总是马马虎虎,容易出些岔子!”

  这话,无疑才是重点。

  虽然说,对于杨子牧的宴请,苏染似乎并无异议。然而,对于杨子牧,却并未提前告知,苏染亦是暗中敲打着。

  ……

  “随性而起,确实太过仓促,却是劳烦苏小姐了。”杨子牧坦然承认,态度顺和无比,丝毫不想招惹于她。

  苏染闻言,也不再过分纠缠。

  转而又道:“不过,相公既要设宴,并且还是扬名之后,第一次公开设宴……这席宴之上,却少不得颜面二字。”

  “墨韵我,已借着相公的名义,邀请了画舫的应姑娘,请她于席间奏乐。同时,也邀来了教坊司舞伎,以做伴娱。”

  这话,才真正令杨子牧一惊。

  他以为,设宴改善人际,乃是他个人的决定。

  然而如今看来,苏染对于宴席,却同样这般上心……恐怕,设宴这个步骤,一样在赊刀人的计划中。

  “但他们的目的是?”杨子牧心下微凛,“难道说……”

  不过,也就在此时,就在他正心下猜疑之时。

  却听苏染,已然再道:

  “谢苏扬和袁烨,相公都暂且不用理会。与他们交好也罢,同他们交恶也好,其实都无关大局。”

  “只是,薛侍郎家的薛川,以及淇国公家的丘桓,相公却不要太过亲近……薛家,注定将会倒台,而丘氏,也同样将会倾塌。”

  “相公请记得……一定不要同他们,扯上任何的关联!”

  ……

  苏染言罢,便已然离开了杨宅。

  并不再多说、多留。

  而杨子牧本身,却是在她离开后,惘然的陷入沉思:

  薛家将倒台?丘氏也将倾塌?

  前者,其实杨子牧他自己,此前也早已察觉。而后者,作为一名穿越者,杨子牧更是无比清楚。

  然而,关于以上这一切,苏染又为何能知晓?

  或者说,赊刀人为何会知晓?

  除非……

  这一切,全是他们所策划。

  一瞬间,杨子牧心中,愈发的凛然惊骇。

  事实上,苏染的举动,赊刀人的行为,越是出人意料……则作为杨子牧而言,他心头的压力便也越大。

  毕竟,如果无法知道,赊刀人真正的影响力,到底到了哪种层面?

  则杨子牧他,便也更加不敢妄动。

  ……

  不过,也无论杨子牧,心中究竟有多少压力。

  但明日,却依旧是如期而至。

  第二日清晨,京师最著名的桃源居,便已经挂出了谢客牌。

  弄得慕名而来的客商,只能茫然相对。

  “这桃源居,不做生意了?”

  一名徽州府的富商,显然也是小婵儿的同道,对于这桃源居谢客,他自然郁闷满满,嘟哝着抱怨道。

  不料,却有闻言的旁人,立刻讥笑道:“你们这些来京者,却哪里知晓……今日这桃源居,会发生什么大事!”

  富商闻言,心中微有恼怒,反问道:

  “就像你知道?”

  讥笑者此刻,也是微微一窒。

  他虽然的确知晓,是某位豪阔的客人,直接包下了此楼……但那人究竟是谁,他也正暗自猜忖着。

  不过,也就在此时。

  就在楼外的两人,正大眼瞪小眼的如今。

  一群娇俏的姑娘,却是兀然来到楼前,并小意的扣响了楼门。

  为首者,更是恭敬的说着:

  “我等,是教坊司的舞伎。杨家公子说,今日席间,需要我们来伴舞……我们提前到访,是来熟悉一下宴址。”

  其实,寻常的聘舞,也根本无需如此谨慎。

  但今日,却终究不同。

  先不说,杨子牧的曲名,就算在教坊司之内,也同样广为流传。并且,能给名伶应如是伴舞,也是提高身价的手段。

  店方闻言,也并没有拒绝,已经推开一扇侧门,放她们进了楼中。

  而门外斗嘴的两人,却是微楞道:

  “这京师杨氏,没什么豪阔人物啊……就是那杨学士、杨士奇,听说门风也极严,断做不出这等张扬之举。”

  “除非……”

  先前的讥诮者,猛地心头一惊,想到了那个可能。

  而一旁的富商,则慌忙问道:

  “到底是谁,你倒是说啊?”

  前者闻言,似乎大为受用于,对方的这份急迫。这才不紧不慢的,自矜说着:“可不就是……杨家公子、杨子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