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强既为纲理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63 2019.06.27 22:42

  有一种嚣张,叫做你打不过我。

  有一种肆意,叫做你奈何不了我。

  并且,更加令人绝望的是,以刀客老白的武力,杨子牧还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确有这份底气!

  如今的杨子牧,就好像是刚出新手村的萌新。

  而刀客老白,则是屹立巅峰的魔王。

  直接挑战魔王,固然勇气可嘉,但也愚蠢无比……杨子牧他,好歹是个聪明人……或者说,是个不那么悍勇的人。

  这种事情……他必然不会去尝试!

  除非……

  “真香。”

  丫鬟小婵儿,盯着杨子牧试制的盐焗鸡,满脸的幸福。

  而杨子牧此时,却是把玩着匕首,一面将鸡肉片下,一面也思考着……那三条“不许”,似乎并没想象中严苛?

  首先,不许独自外出,也就是说……依然可以外出?

  其次,不许再次妄动,也就是说……只要不弄出动静即可?

  而最后,不许将性命、给凌驾于筹谋。

  如今的杨子牧,就连筹谋究竟是什么,也还尚未知晓……就算他真想凌驾,也得知道该如何凌驾才是?

  想及此处,杨子牧心中,无疑已经有了答案:

  “也就是说,至少到目前为止,赊刀人方面,虽不满于我的举动……但在他们眼中,我仍旧服务于那份筹谋。”

  “如此说来的话……”

  ……

  “丫头,我大明朝,既然不禁刀剑……却是哪儿才能买到长刀?”

  小丫头嚼着鸡肉,腮帮子鼓鼓的。

  听杨子牧发问,却是极为艰难的,拼命将美味咽下。

  这才疑惑间、回答道:

  “公子……这又是在犯浑?”

  “刀剑什么的,官衙虽然不禁,但寻常人家,却也鲜少会购置。”

  “再说了,公子就算想学学兵刃,也得找人打上一口宝剑……长刀什么的,都是游侠官差所使,一点儿都不帅气。”

  在小丫头印象中,自家公子,可是个抚筝的雅客。

  手持长刀,这多煞风景。

  但杨子牧闻言,却是根本不理她,又道:“你待会儿,去吩咐下老白,让他帮我准备柄长刀,就说我想要习武。”

  “顺便告诉他……最近几日,我或许还将出门……让他将车马等事物,都提前备好,免得到时候仓促。”

  显然,杨子牧的两份吩咐,皆为试探。

  同时,也倶乃遮掩。

  既然赊刀人方面,还并未对杨子牧起疑,只是斥责于他的手段……那如今的杨子牧,便不能太过安静。

  毕竟,所谓的赊刀人,可是拥有着“逆贼”的名分。

  要不做点儿什么,简直对不起这称呼。

  ……

  不多时,随着那小丫头,陪着杨子牧吃罢午饭,并将吩咐给传达。

  刀客老白,便也再度无声无息出现。

  “你要出门?”

  关于求刀,对方半句未提。

  反而是对于出门,却如此的小心敏锐。

  果然,正如杨子牧所料……对方真正在意的,只有杨子牧的使命!

  至于其余行为,皆乃旁枝末节。

  所以,杨子牧的回答,亦是愈发的得寸进尺:

  “我不会立刻出门,但最近这段时间,却总是需要出门……并且,关于我扬言习武,也并非是在说笑。”

  “我不但要习武,还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至少能自保的武力……否则的话,我便依然不敢出门。”

  “毕竟……那柄刀、你们仍旧没给我!”

  杨子牧的回答,无疑里里外外,都透露着一股肆意。

  他竟扬言,要让负责监督的刀客,来亲自授予武技……甚至,也刻意提及了,那柄代表着官身的绣春刀。

  那一柄……曾被他所利用的绣春刀!

  杨子牧料定……

  “从明日开始,我会在天明前授刀。”

  “我将用最短的时间,令你熟悉长刀的用法,也明白搏杀的本质……顺便也弄懂,以短匕防身,是何等的可笑。”

  “不过,代价是……”

  言及于此,对方却微微一顿。

  然后,也才特地露出了,一份令人悚然的笑意。

  接着再道:“代价是……从明日开始,你最好让你那丫鬟,尽可能离你远些……否则,她将再也见不到朝阳!”

  ……

  “瓦特?”

  “纳尼?”

  “什么情况?”

  所谓学刀,当然只是一份借口。

  其目的,显然也是……一旦对方拒绝,杨子牧便能顺理成章的,以此作为契机……不但不再出门,更暂缓对使命的执行。

  但杨子牧没料到的是:

  对方的回答,竟是如此的干脆。

  而对方更自信于,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令杨子牧武力超群。

  甚至,在此基础上……对方也根本不讲道理!

  或者说……强才是唯一的道理!

  “明日四更一点,我会在前来内院授刀……在此之前,你最好已经醒来,并且内院之中,也再无旁人存在。”

  “除你以外……所有见我出刀的人,都必须是死人!”

  刀客说完,也不再理会杨子牧。

  更不再纠结于,杨子牧所谓的“出门”,究竟是指的哪一天。毕竟……接下来的数日,他必然无法出门!

  ……

  小婵儿那丫头,再次被撵出了内宅。

  再次,被扔到外院暂居。

  如今的杨子牧,甚至也都尚未编造出,一个相对合理的理由……却已经将小丫头,给残忍的撵了出去。

  甚至,为避免上次的意外。

  杨子牧在用词之上,更是愈发的严厉,一定得杜绝……小丫头任何的幻想!

  毕竟,眼下的状况,也容不得杨子牧,再有任何犹豫。

  时至今日,他终于彻底明白了:

  这刀客老白,俨然是真正的疯子……一个隐藏于怠惰之下的,既不讲任何道理,又强得近乎变态的疯子!

  虽然说,学习上等武技,本就是杨子牧的心愿。

  然而,被一个疯子逼着学习。

  甚至,还被肆无忌惮的,威胁着周遭旁人性命。这种见鬼般的体验……绝对是噩梦一样的存在!

  更别说……

  “你醒得太晚了。”

  杨子牧他,还尚未从沉睡中醒来。

  但那淡漠的语气,以及那疲惰的声音,却已经悄然响起。

  响起于……杨子牧的床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