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 历史

    类型
  • 2019.06.03上架
  • 15.20

    连载(字)

602位书友共同开启《死不掉的永乐年》的历史之旅

学徒书友20190704104857179 学徒江西胖哥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我杀我自己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234 2019.06.03 09:00

  杨子牧一把掀开被子,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丫鬟小婵儿,有些奇怪的打量着他,一边端来热水,一边问道:“公子做噩梦了么?怎地额心全是汗?”

  然而杨子牧闻言,却不答。

  反而是下意识般,预先将手伸到了某个位置,早早的等在那里。

  下一刻,端着铜盆的小丫鬟,便也刚好绊住了脚,忽地向床边倒来……更恰好被那预先伸出的手,给稳稳的接住。

  “公子……你怎么知道我会摔跤?”

  小丫鬟放下铜盆,满脸都是惊奇。

  但杨子牧却依旧不答,只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将要更衣。便把那叽喳的小丫头,给撵出了卧房。

  ……

  今天,是杨子牧来到大明朝的第七天。

  毫无疑问,他穿越了。

  但同时,这又只是他穿越后的第一天……因为过去的六日,皆重复着同一个日子,杨子牧从未到达过明天。

  并且更令他痛苦的是,他之所以被困在这一天,更是因为:

  在过去的六天中,杨子牧总是被同样的人,杀死于同样的夜里,然后又在同样的清晨、同样的醒来。

  噩梦般的循环。

  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杨子牧不是没有尝试反抗,但相比那神出鬼没的杀手,曾经只是一名废宅的他,哪里能够以力胜之?

  至于取巧,杨子牧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更不明白对方为何要杀自己。

  此般状况,又如何取巧?

  “法克……”

  杨子牧有些恼怒的扯下上衣,望着铜镜中那半大少年。

  如今的他,倒仍叫杨子牧。

  但不同的是,这具身体最多十五六岁。

  并且听丫鬟小婵儿说,他家的家底亦是颇丰。不但在京城中,有着几处宅院,并且在京郊外,也还有不少田产。

  甚至这杨氏一脉,更是人丁凋零,就连杨子牧的直系亲属,也都纷纷离世。

  如今的杨子牧,便是所有财产的主人。

  如果不是那莫名的刺杀,以杨子牧的这份身家,老天对他倒也不错……几百年后的杨子牧,可无法在首都买房置地。

  可惜,没有如果!

  纵使不知为何,杨子牧竟能够无限读档。

  然而在当前的存档中,杨子牧却完全无法逃离死亡。

  “必须跳出这个循环。”

  望着镜中稚嫩的自己,杨子牧心中一狠。

  一个疯狂的想法,亦随之浮现:

  “如果在入夜后被杀死,便会回到今日清晨。那我若在入夜前死亡,则读档间隔相等的话,便有希望回溯至更早。”

  “甚至以此类推,只要重复这种操作,也完全能够操控存档点。”

  “唯一的问题只是……我大概得一次次的自杀!”

  ……

  “小婵儿,吩咐厨房开工,好酒好肉都做上,就按年节的标准置办。什么白麂子肉、酱狍子肉、腊肘子肉,都别省着。再去酒窖里,给我找两坛最老的酒……小爷我今天,就是要败败这家业。”

  狠下心归狠下心。

  但最后一餐断魂饭,杨子牧还是有要求的。

  反正早晚是个死,并且死了这些东西都将重置,杨子牧倒也全然不吝,干脆享受下纨绔子的爽快。

  倒是丫鬟小婵儿,满脸的吝惜:

  “公子,一个噩梦而已,至于把你吓成这样么?”

  “去去去,你懂什么。”杨子牧不理会她,转而再道,“后宅有什么长绢啊、绳索啊什么的,都帮我备上一些。”

  杨子牧说完,也不理会还要争辩的小婵儿。

  一转身,已从后宅溜了出去。

  ……

  杨子牧此举,当然也存着别的心思。

  前面六日,杀手都在夜间现身,继而便是一击必杀……以至于到了如今,杨子牧都仍未窥得其貌,更难以进行防备。

  但就算这样,经过无数次挣扎,杨子牧也多少有了发现。

  至少已明白,杀手其实就在附近。

  甚至,就在这宅院中。

  毕竟,在此前的六日中,无论杨子牧躲到何处,对方也一定能找到他,并干净利落的出手杀戮。

  这份熟稔,已经暴露了对方的距离。

  故而此时此刻,杨子牧也偏就不做掩饰,特地的游荡于宅中……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每一名家仆;也毫无顾忌的,审视着每一张面孔。

  不怕让对方知道,杨子牧就是在找他。

  更不怕对方,直接暴起出手。

  反正,在杨子牧心中,已经有了“读档”的准备。若能够将对方激得现身,反倒少了寻觅他的麻烦。

  ……

  遗憾的是,对方心志似乎颇坚。

  面对杨子牧的挑衅,也丝毫没有露出马脚。

  一晃神,小婵儿已经再度寻来,正一脸不舍的抱怨着,那败家的饭菜已经备好。

  杨子牧见状,飒然一笑。

  轻轻的弹了一下,小丫头微皱的眉头,揶揄了一句她没大没小。继而便负着手,走向了自己的断魂一餐。

  一切,似乎都是这般恬静。

  但也就在此时,就在杨子牧同小丫头,才刚刚绕过前院雨檐之时。

  当二人身影,堪堪隐没于家仆们的视线。

  一个冰冷的声音,却已然响起:

  “你怎么发现的我?”

  杨子牧闻声,瞬间汗毛倒立。

  而一柄锐利的短刀,亦轻轻搭在了他颈间。

  此情此景,杨子牧的身后,无疑该是那叽喳的小丫鬟。既然那话痨的丫头,至今都未曾出声,这也就是说……

  杨子牧根本不理那刀锋,猛然间转身回头,目光如炬的扫来。

  反倒是惊得杀手,也略微防备的一缩。

  果然,名为小婵儿的丫头,此时已斜斜的靠在墙垣。瞳孔中最后的光彩,还是被弹了脑门的委屈。

  至于杀死她的凶手,则已然再次递出利刃,将刀锋顶在了杨子牧心口。

  口中也再道:“你到底如何发现的我?”

  但杨子牧的回答,依然是没有回答。

  只有那无声无息的逼视,令空气都幻觉般的凝结。

  没有情绪,没有怒气。

  甚至……也没有人之将死的恐惧!

  唯一有的,只是要将其容貌刻画的郑重,只是要将其神情记录的沉凝,只是要将其身形存留的肃穆。

  而做完这一切后,杨子牧也才终于开了口。

  并且一面开口,更一面挺身逼去。

  “你不该让那蠢丫头,也同样经历这些,否则我或许会更温柔些。”杨子牧一动,刀锋撕裂开肌肤,渗出鲜红的液体。

  “你也不该让我回头,否则你大概会活得更久些。”杨子牧继续向前,刀锋深深没入心口,飞溅出绚烂的血虹。

  “但你最不该的,却是惹到我,因为我有得选、你却没得选!”

  杨子牧说完,已是软软的倒下,眼中锋芒亦迅速流逝……至于他心中,最后的那一缕执念,却依然还想着:

  “小爷的断魂饭……终究没吃上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